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京城之欢
  六月的天,晴空无云。

  京城的大街小巷,青石板路都像被雨水冲洗过干净的透亮,土石路都铺上了细细的黄土。

  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大人小孩穿着新衣,手里举着嫩绿的树枝鲜艳的花朵,大声说笑着走出家门,涌上街头。

  街上架起了彩楼,人声鼎沸,比过年比灯节比踏春都要热闹,据路都走不动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花白胡子老人说,当年大夏初立万国来朝的时候大概有这么热闹。

  所有人都向一个方向涌去载歌载舞,偶尔有人走错了,就会被路边站着看热闹的人推回去。

  “不知道城门在哪里了吗?”这个看热闹的男人说道,他脸上在笑但眼睛是瞪起来的,所以看上去很吓人,视线盯着这个走错路神情仓皇的男人从脚扫到脚从脚扫到头,“你是不是京城人?”

  男人被看的浑身发抖,颤声道我是我是:“我唱歌跳舞太开心忘了路。”

  看热闹的男人收回了扫视的视线:“那还不快点跳!”

  男人如蒙大赦手脚抽搐的跳进了人群中,看热闹的男人将腰里的彩带紧了紧,有些无趣的撇嘴,有人从旁边滑过来。

  “你怎么不跳舞唱歌?”他喊道,“是不是不为武帝登基欢悦?”

  看热闹的男人放在腰里的手瞬时抬起来,眼角的余光看到来人,他的手重新放回腰里呸了声。

  来人得意大笑:“老厚,吓到了你了。”

  留了浓密胡子,元吉现在见了也乍一看认不出来的中厚不屑与他说笑。

  “还是你混的好。”来人嘿嘿笑,摸了摸中厚腰里的彩带神情羡慕,“可以站在路边警戒,我就惨了要去人群里盯着,必须要跳舞唱歌,唱不好跳不好也会被打。”

  中厚得意一笑:“那你就跳呗,我记得你小子跳的不错呢。”他拍了拍来人的肩头,压低声,“好好跳,入了武帝陛下的眼,就能选入宫中常伴身边了,我们现在还真没有人混进宫里呢。”

  那岂不是当了太监,来人觉得下身凉凉,安康山虽然胖但有灵活的身躯和好歌喉,得到了先帝和贵妃的宠爱,万一安康山果然喜欢这个.....

  “也不一定要当太监吧,当个御前侍卫也不错。”来人认真思索,“而且太监,我们可以收买.....”

  中厚抬脚踹他:“快滚去做你的事,别还没进宫,先丢了命。”

  他的话刚说完,远处传来巨大的欢呼声,锣鼓笙箫,地面震动。

  “快去。”中厚肃容道,“安康山回来了。”

  来人知道事情轻重,不再说笑,跳入人群中举着手大声唱着喊着奔去。

  安康山是在皇陵称帝的,因为天下混乱,安康山无法平息,心力交瘁自责不已,去皇陵皇帝和太子棺椁前哭诉,自己也带了一口棺椁,披头散发解衣赤足不吃不喝躺在里面要追随皇帝和太子去。

  安康山昏昏睡去,梦到了皇帝贵妃穿着华丽的衣衫,从云霞中走下来,他抱住皇帝贵妃大哭,皇帝贵妃一人拉着他一只手带着他踩着云霞登上仙宫。

  他们在仙宫里喝琼浆美酒,皇帝奏乐,贵妃与安康山跳舞,四周仙子们飞舞撒着花瓣,就像曾经那样欢乐开心。

  安康山想一直这样开心,但皇帝和贵妃给他穿上华丽的衣衫带上冠冕,说他们将来会这样一起在天上开心,只是现在天下还在大乱民众还在受苦,他们在天上心里也难过,需要安康山帮他们,等到天下太平民众安居乐业,他们会来接安康山重回仙宫。

  安康山苦苦的哀求说自己做不好,但皇帝和贵妃狠心的将他推下来。

  安康山哭着从棺材里坐起来,赫然发现身上真的穿着皇帝和贵妃给他在仙宫里穿上的华丽衣袍冠冕,棺椁前跪着一地的文武百官世家大族长老,齐齐的叩拜山呼万岁。

  原来大家都梦到了先帝,接到了先帝的嘱托,辅助安康山平定大夏。

  先帝在梦里给安康山赐新名字为武。

  安康山坐着从天上飞来皇陵的长着角的神兽拉的车,车前有恍若仙子的宫女们拎着花篮撒下花瓣,兵马护卫四周,众臣环绕跟随,回到京城。

  沿途所有的民众都载歌载舞捧着美酒鲜花来跪拜迎接,大家也都得到了先帝的托梦。

  皇宫里的盛宴一直持续到深夜,京城家家户户都放焰火,璀璨如银河。

  一条巷子里围了好多人,但放焰火的只有一个人,挤在大人脚边的一个小孩子不知人间悲喜,看焰火开心的拍手,忍不住跑过去想抓起焰火自己玩,印象里记得曾经什么时候他就是这样玩......但下一刻就被面色苍白的大人抱住,点焰火的穿着普通衣衫的男人看过来,眼神阴翳。

  “你想点焰火吗?”他喝问,“你想怎么点焰火?往哪里放?”

  小孩子哪里听得懂被吓哭了,大人抱着他瑟瑟发抖:“差爷,他还小,他什么都不懂,他不会作恶的。”

  阴翳的男人低声喝道:“别叫我差爷!都给我开心点!不许哭。”

  大人伸手捂住孩子的嘴,孩子立刻哭不出来憋的脸涨红。

  阴翳的男人这才移开视线,点燃一堆焰火,焰火在空中炸裂如珠花跌落。

  “笑啊!”他看四周的民众喊道。

  民众们被惊的回过神,忙咧开嘴发出大笑,仰头开心的看炸裂的焰火。

  热闹一直持续到天亮才散去。

  疲惫的民众昏昏睡去,中厚也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小院。

  “累死了。”回来的不止他一人,另外两个男人靠在廊柱上喘气,“早知道就不去衙门抢这个差事了,只盯防还不行,还要跟着唱和跳。”

  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个男人,打着哈欠:“你们累什么啊,我当役夫才累,唱跳一天一夜,现在还要去打扫大街,扫到晚上也扫不完。”

  廊柱下靠着的两个男人便嘎嘎笑了:“扫到晚上扫不完,这是给武帝添堵呢,你就回不来了。”

  中厚将门关上,打断他们的说笑,问:“找到送出消息的可靠路子了吗?”

  当役夫的男人点头:“我可以了,我替我们的头子挨了几鞭子,他对我很信任,他家负责倒夜香,我能跟着车出城。”

  中厚点头道声好:“你去继续跟他交好,务必万无一失。”

  当役夫的男人应声是,拿起扫帚箩筐出去了。

  中厚招呼其他人:“进来说一下各自的进展。”

  靠着廊柱坐的两个男人一扫疲惫爬起来。

  “我前几天在清查奸细的时候小露了一手,当时领军的都尉对我很感兴趣,问了我的名字,我打算找个机会跟人打一架,从衙门里离开,然后去投靠他。”一个男人道。

  中厚点头:“军中是一定要进的。”又皱眉,“我们还是人手太少。”

  另一个男人将茶杯放下擦了擦嘴角:“老厚,不用急,跟我一起当差的人已经有十个可以信任了,看什么时候把我们的身份告诉他们,让他们成为我们剑南道的兵。”

  中厚思索一刻道:“阿喜的役夫里也有不少人被他收服,差役以及军中多是安康山的老兵老将,不好攻破,大家还是先从民众中着手,打更的,清道的,小商贩,都不错,他们虽然没有刀枪也没有一身功夫,但人多能分散各处,到时候能让京城的防守拆开不少口子。”

  听到这里先前的男人忍不住问:“大小姐会来攻打京城吗?”

  中厚手抚摸着桌面,陈旧的木桌坑坑洼洼,但仔细看上面的沟壑勾勒出一副京城防御图。

  他的手在桌上用力的点了点,神情笃定。

  “京城,一定是大小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