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麟州之喜
  今年麟州的雨格外多,淅淅沥沥的雨连续下了三天了,城里城外变得泥泞不堪一片混乱。

  来上朝的品阶低的官员官袍上沾了不少泥点子,他们住处简陋,又没有多余的官袍替换,洗了干不了,只能凑合穿。

  今日皇帝看到了这一幕,没有流泪心疼爱卿们如此苦难,而是难得的大笑。

  当然不是笑爱卿们如此狼狈,皇帝指着舆图:“澄州啊,当初令询的贼兵就抢了这里,堵住了河东山西山南的卫军,让我们灵州走投无路。”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澄州收复,我们麟州与东南北三面就通畅了。”

  “直向京城有望!”

  百官们齐齐的道贺,欢喜真切,衣服上洗不净的污泥也不算煎熬了,很快就能跳出这片泥泞之地,重回京城人间。

  虽然具体的情况还不清楚,立功的将军们还没归来,但并不妨碍皇帝和朝臣们迫不及待的商议出了赏赐。

  一直等到三天后,项云才风尘仆仆归来。

  “项都督。”皇帝亲自走下龙椅迎接走进殿内的将军们,“没想到你说去追捕刺客,竟然拿下了一座城池。”

  项云谨守臣子本分不接皇帝的相迎停下脚步就地大礼参拜:“刺客来自叛军,追捕一个刺客不是解决的办法,只有清楚叛军才是,臣没有君命而攻城,贸然行事,请陛下恕罪。”

  皇帝扶起他,道:“这是征战,战场形势瞬息万变,而且还要保密,怎能事事请命?项都督不要过谦。”说着哈哈笑,“朕原本是不懂的,但叛贼把朕围困,朕不得不带兵打仗,对这些也是有亲身体会。”

  是了,人人皆知,叛贼围攻麟州,鲁王亲率军民抗敌,死守城池,坚持到援军到来,并且亲手斩杀了一员叛军悍将。

  陛下不是长在深宫不知战事的人。

  项云再次施礼:“陛下圣明。”

  崔征道:“陛下请入座,听将军们讲一讲事情的经过。”

  将军们三字提醒了皇帝,跟随项云进来的还有张安王林,他们两人虽然没有跟着项云一起去追捕刺客,但麟州的大军也是由他们掌控调派的.....项云不可能一个人去打仗。

  皇帝忙道:“三位将军快与朕细细讲来,澄州那么远,盘踞的叛军数量也不少,朕听说并没有调动太多的兵马?”

  虽然皇帝不知道项云去攻打澄州,但麟州兵马大批调动还是掌控在皇帝手中。

  要攻下澄州,怎么也要麟州一多半的兵马出动,路途的时间要耗费十日,这太冒险了,所以麟州从来没有想过去攻打澄州,时机未到啊。

  项云只带了一军去搜捕刺客,张安王林也带着各自的兵马巡查四周,因为戒备叛军刺客,多调动了一批兵马,但远远不到麟州全部兵马的半数。

  张安王林先前被皇帝忽略也并不在意,云淡风轻含笑看项云被看重,听到皇帝问三位将军才抢着开口。

  “陛下,我们此次带出去的是剑南道山南道跟来的兵马,项都督身边更是陇右兵马,都是以一敌百的勇士......”他们云淡风轻一副此战不算什么的姿态说道。

  但这一次,他们的话没说完,一向温和有礼的项云开口打断了。

  “陛下,这一次能攻下澄州,其实不是我的功劳。”

  此言一出,满殿惊讶,崔征也看向项云,更认真的看项云。

  皇帝已经询问:“不是你是谁?”问完了觉得问的太快,忙补充一句,“项都督不要自谦。”

  项云道:“臣不自谦,此战是臣的谋划布局,但能取得成功却是因为东南道齐都督相助。”

  齐山?东南道?张安王林没顾上想齐山是怎么冒出来的,满耳嗡嗡是这次澄州战功跟剑南道没关系了,也跟他们没关系了......

  ......

  ......

  “项云说澄州他一直谋划,但轻易不敢动,因为单靠麟州打不下来,在他追击刺客的时候,因为常常回想刺客的一举一动,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

  元吉看着李明玉安插在麟州的线人写来的信,念给李明楼听。

  “那刺客刺杀他,是两边夹击,才让他措手不及,他也可以如此攻打澄州。”

  “但澄州对四周很戒备,动用哪里的兵马才能打它个措手不及呢?”

  “他想到了东南道。”

  项云给齐山写了密信,齐山派了一支精兵,轻装简行快速的潜入澄州境内。

  项云发起了进攻,澄州兵马迎击,项云步步退败引诱,澄州一心要震慑麟州兵马,不断的增兵追击,潜藏的东南道兵趁机从后方突袭破城,斩杀了澄州守城大将,叛军溃散,项云再率兵马杀回,双面合击,城池收复。

  李明楼听到这里问了句:“东南道兵马的动向,我们也没有察觉吗?”

  东南道的兵马到澄州,要穿过江南道山南道。

  元吉摇头:“他们应该是从黔中走的,直接进入陇右,然后绕道澄州。”

  黔中有一部分被项云送给了齐山,剑南道无法插手,而山南道太大了,又是掩藏行迹的兵马,山南道纵然基本已经在剑南道的掌控下,也不能及时察觉。

  “再神兵,也不可能这么快这么利索。”李明楼道,“项云才不会是由刺客得来的灵感,他和齐山早有谋划了。”

  从什么时候呢?从齐山的女儿不妻不妾的到太原府项家的时候吧。

  元吉默然,看着信继续念:“陛下大赞,说除了剑南道,东南道的兵马项都督也能调动啊。”

  项云俯首,不是他能调动东南道的兵马,是因为天下卫军皆有陛下调动,皇帝闻言在殿内大笑,声震隆隆。

  陛下还是第一次笑的这么欢悦。

  陛下收回了项云去宣武道的命令,人在麟州,可调动天下卫军,何必亲赴宣武道呢。

  宣武道由项南收整后,一起听命攻打京城就可以了。

  到时候,淮南道,相州的武鸦儿,江南道,山南道,河南道一声令下从者如云,叛贼安康山插翅难逃。

  这一世项云的名头都要盖过武鸦儿了,李明楼倚着凭几看院外,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啊。

  如果不是她,项云和齐山也不会合作,结果,她没有能阻止项云的崛起,反而要把武鸦儿的第一侯搞没了。

  李明楼抿抿嘴,项云还真是有本事啊,也不仅仅是靠老天厚待。

  “没想到他跟齐山关系这么好了。”元吉感叹,“齐山竟然舍得送给项云这么大功劳,陛下说要请齐山进京来,项云说齐都督待陛下进京才来恭贺,现在只愿为陛下卫东南,我还以为齐山这么做,是要借机入麟州取代项云。”

  李明楼道:“齐山也没那么好心,项云也没那么好相与,就看他们谁算计谁多一点吧。”

  至少项云不来算计剑南道了。

  “项都督气势汹汹,我们做好我们的事。”李明楼道,“守好我们的地盘,将来不要只做项云的从者就好。”

  攻打京城,拿下大功,只能项云是他们从者。

  元吉明白:“我这就给剑南道写信。”停顿一下,“唤姜亮来给韩旭明华小姐写信。”

  李明楼点点头,姜亮替她写信,怎么写要写什么写到什么程度,她还是要叮嘱把握的。

  姜亮还没有叫来,方二急急的进来了:“小姐,安康山登基了。”

  虽然安康山登基已经喊了好久了,但真的登基,还是让人震惊。

  李明楼惊讶过后再次轻叹,安康山还是登基了,也还是成元六年夏天,跟上一世一模一样啊。

  不,总归是不一样的,一定有不一样的。

  李明楼坐直身子:“京城的详细情况可有传来?”

  比如,她在京城也还是有人的,比安康山进京还要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