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李明华的思索
  向虬髯知道这次刺杀他本来是要死的,然后有人救了他。

  他奔逃的时候并不知道救他的人是谁,猜测是楚国夫人安排的人。

  当他突然被抓住的时候,他又认为这一切是项云的阴谋,人前放走他,人后抓住他逼问诱惑。

  他那时候是决定要死的。

  这些人手段极其利索狠辣,不给他当场服毒自尽的机会,但他如果想死是没有人能阻止的。

  直到一盆花摆出来,那个男人走出来.......

  “你的意思是说,那个男人一直在追着你跟踪你。”李明华在湖边的石头上坐下,看着扯柳枝的向虬髯,“然后在你遇险的时候,救了你?”

  向虬髯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锐利,他当然没有跟李明华说自己为什么遇险,但他可以肯定,那个男人一定知道自己在刺杀项云。

  那个男人不是一般人,从他随随便便搬出那么多名贵的花,从他身边的壮童能行云流水的抓住他,从他穿着打扮,从他白嫩的脸,涂了脂粉的眼......

  这种人不是不问世事的贩夫走卒,他肯定知道项云,知道刺杀项云意味着什么。

  但他竟然没有声张,而且在最危急的时候,出手搅乱救了自己。

  “那我觉得他对你无害。”李明华道,“你应该跟他好好的谈一谈。”

  向虬髯嗤声:“你想错了,这种人可不是真为了救我。”

  李明华哦了声:“那他为了什么?”

  “当然是为了抓住我,然后当着我的面掐下很多花,让我心痛,以报复我。”向虬髯双手在身前做出摧花状,咬牙切齿冷笑:“这种人我最清楚了,就是有病,花痴病!”

  李明华看着他道:“我看你也是有病。”

  .......

  .......

  有病的向虬髯说对牛弹琴甩袖走了,李明华不管他,至于向虬髯去做什么遇的险是什么,他不说,她当然也不问,他们本来就不熟。

  他受了伤知道回这里来,就随他去。

  土蝗在这里已经很熟了,找大夫,遮掩向虬髯的身份,他们两个很熟的人自会做的很熟练。

  李明华在李奉安的院子外坐了半日,婢女们远远的不敢打扰,猜测明华小姐还沉浸在连小君的琴声里,谁能不沉浸呢?那么美的人.....

  那么美的人,要去剑南道做生意,所以才来拜访久仰的李奉安。

  连小君进门就说明了来意,他打算四处做生意,剑南道物产丰饶,他准备去试试运气,所以特意经过江陵府来拜访李氏。

  但他并没有说会去拜访李明玉。

  李明华决定将这件事告诉李明玉,一是因为楚国夫人的名帖,二是因为他姓连。

  连,李明华在纸上写下这个字,这个字在李家熟悉又陌生,存在又不存在.

  连是李奉安妻子、李明楼李明玉母亲、她大伯母的姓氏。

  那个美貌的女子因为深得李奉安喜爱而被李老太太不喜爱,李奉安不让妻子受委屈,所以不讲侍奉亲长的规矩,一直带在身边。

  连氏做为李家的长媳,对李家人来说远在天边,再后来美人人间留不住,连氏的家人又跟李奉安闹翻了,李奉安把连家合族赶出了巴蜀,可以说抄家灭族之举,曾经的姻亲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那时候她还小,这些都不知道,是零零碎碎听别人讲。

  李老夫人不许李家的其他人提及连氏。

  “那是个坏人,一家子一族都是坏人,想要害我大儿,害我们李氏。”她摆着手常常跟大家说,“我不想提他们,别让我听到你们提这个姓氏。”

  有十年李家没有姓连的人登门了吧。

  这个连小君自称是商周人,不知道跟大伯母的连氏有没有关系。

  当时在城门,车帘掀起,车内的人对她一笑......

  李明华握着笔出神,她当时就失神了,好像当初见到大伯母的感觉。

  她其实记不清大伯母的样子了,年纪小,大伯母也不常在家......

  认真想一想她其实连李明楼长什么样都记不得了。

  她们太美了,美到让人只记得美,记不住她们的样子,她们就是美本身。

  如果这个美人真是连氏一族的,那来意就不那么美了,李明华不是小孩子了,李奉安不在了,乱世征战,一个曾经的有仇的亲戚笑眯眯的出现,可不是为了一笑泯恩仇的。

  尤其是这个美人还攀上了楚国夫人。

  李明华捏了捏笔,这件事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只能告诉明玉,明玉虽然是个比她还小的孩子,但明玉身边有扶助他的大人。

  李明华深吸一口气,低头提笔写信。

  给李明玉的信送出去后,李明华思索一下,给楚国夫人也回了封信,先是感谢她对自己的建议,已经按照她说的做了,果然世族和农户流民都安定了很多,再写了见到了连小君,邀请他来家住一晚。

  “连公子说对我大伯父久仰,今日有幸拜访旧居。”李明华提笔写,“也是缘分,连公子的姓氏对我大伯父,对我们李家来说,也很亲切。”

  她写到这里便不再多说,点到为止,以楚国夫人的聪慧,自然会去查为什么亲切。

  如果楚国夫人已经查过了呢?李明华的握着笔停下来,如果这个连小君真的是连氏一族,如果楚国夫人真的知道这件事,她还是把连小君放出来......

  想到这些如果,李明华的心如秤砣一般掉下去,压的她喘不上去,她抬头看窗外,快要入夏了,满园凝翠花红美景......

  人间并不是如美景这么美啊。

  .......

  .......

  “我的天啊,我的天啊。”

  一大早姜亮就在李明楼的屋子里大喊,看着李明华的信,脸上的沟壑挤在一起。

  “失误啊失误,这个连小君竟然跟剑南道李氏有仇。”

  说到这里他又抱着一丝希望看李明楼。

  “夫人,连公子的连跟李氏说的连不是一个连吧?”

  李明楼正在梳头,用手指点胭脂在嘴上,带着初醒的慵懒点头:“是一个连呢。”

  姜亮看着娇美晨妆的女孩子,心里想的是那个同样美的连小君,美人果然都狠心啊。

  楚国夫人在救韩旭的时候就盯上了剑南道,连小君对夫人掏心挖肺,抱住了大腿,立刻转身去扑咬曾经动不得的仇人。

  赤裸裸的,甚至都不在李氏面前掩饰,还跑去李奉安旧宅和家人面前弹琴,无疑是在李奉安的坟头唱歌跳舞了。

  “明华小姐是很聪明的。”李明楼对姜亮一笑,“在试探警惕我了,你帮我哄哄她。”

  姜亮低头看信,心里轻叹,满纸都能看出这姑娘心里的沉甸甸,一手家人一手爱人的左右为难啊。

  他抬起头,神情振奋凝重:“夫人放心,我一定安抚好明华小姐。”

  那么多浪荡子能引诱女子们抛家舍业,难道他姜亮还不如一个浪荡子么!

  元吉站在门口看姜亮的背影,李明楼梳完头,插了两把发梳,披上一件白纱衣走出来,听院子里响起细碎的蝉鸣,天越来越热了。

  “元吉叔看什么?”李明楼问。

  元吉收回视线道:“我看姜亮左边脸狠狠的右边脸又荡漾,好奇怪,不知道他想什么呢。”

  想怎么引诱李明华抛弃李明玉跟她私奔呢,李明楼笑。

  元吉摇摇头,把胡闹还当正经事了。

  “小姐。”他凝重神情,说真正的正经事,“项云收复了澄州。”

  又立功了啊,李明楼看着院落,这个项云也太厉害了,她都有些不好指责老天偏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