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连小君路过
  麟州有刺客青天白日在城门刺杀大将军的消息也在向四面八方传开。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江陵府城门外有些忙乱,兵马跑来跑去,让民众们看的有些不安。

  开春的时候江陵府下三个县有富户大族和民众抢粮种发生了争执。

  因为都是民众,县里官府和稀泥,结果忽视了乱世里民众的绝望,反正没活路了,也就敢做从没做过的事了,他们拿起了铁铲粪叉,而世家大族也因为乱世蓄养了更多的护卫且配备了兵器,械斗一瞬间而起,旋即蔓延,多有死伤,震动江陵府以及整个江南道。

  李明华调动了兵马,几个卫军的将领也在,问如果双方不停怎么办?李明华说那就杀。

  为了对民众表明这不是兵马逞凶,是她的命令,她亲自来到这三县,亲自出面喝止,当喝止不停的时候,亲口下令动手,乱民以叛贼论杀无赦。

  铁蹄刀枪毫不留情的冲杀,留下一地尸首后,终于震慑了混战的双方。

  民乱械斗虽然制止了,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李明华没有给楚国夫人说这件事,但没多久她就收到了楚国夫人的信,信里问她杀了人害怕不害怕,担心她,还给她随信送来几片干花,说这是楚国夫人亲手晒的,让她放在枕头边,晚上睡觉不会噩梦。

  虽然已经过去好些时候了,想到这封信,李明华还是忍不住伸手按住心口,感受心的咚咚跳。

  她那么关心她呢,她也一直看着她呢。

  信上除了关怀还有建议,这件事不能制止了械斗就算了,必须分出个奖罚,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安抚人心。

  奖罚就是只问对错,不问身份。

  世族有错当处罚,田户平民有错也要罚。

  李明华按照这个建议,本已经收的兵马再次放出去,不过这一次由府衙出面,在那三个县严查批捕定罪,在被兵马杀死一批后,又定罪一批人,亦是世家大族平民百姓流民都有。

  江陵府上上下下都紧张了很久,但既然官府定了罪,这个世道还是有官府有律法有规矩道理的,大家也算是心安了。

  不过,到底还是有影响,看到一群兵马拥簇着李明华出来,民众们顿时紧张,这是哪里又出事了?李家的小姐又要去杀人了?

  江陵府的人对李小姐的态度从亲切喜爱,变成了敬畏和戒备,手握兵马的人总是让人害怕,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又一群人跟出来,为首的是胡知府,看到胡知府民众们稍微松口气,有官府出面的话就不随便打打杀杀

  “明华小姐,真的不用我来吗?”胡知府问,神情不安,“毕竟他拿着的是楚国夫人的名帖。”

  楚国夫人是诰命,还是比他们高一级的,作为江陵府的知府,他应该亲自接见的,要不然有些不尊重。

  李明华摇头:“不用了,毕竟不是楚国夫人来了,而且也不是公事,他只说路过借宿,这是私事,我与楚国夫人也有私下来往,就由我来接待吧。”

  “如此也好。”胡知府终于卸下这副重担,松口气,看向城外的大路,想到即将到来的这个人,还是愁上眉头,“这个人也是的,递上自己的名帖,我们也不是不知道,怎么就随随便便拿出楚国夫人的名帖到处送”

  他看了眼李明华,能与下属们说的话没有说出来,李明华到底是个未婚的姑娘家。

  未婚的姑娘李明华并非是什么都不知道,自己马上要接待的这个男人,是楚国夫人喜欢的一个美男子。

  极其喜欢,喜欢到给了一支兵马。

  如今这个世道,表达情义不是送金银珠宝,而是给兵马。

  招待闺中好友的情人,这种事李明华活了十七年从没想象过,但,带着兵马,离开家人杀入叛军中,不也是活了十七年的她从没想到过的事?

  就不要想楚国夫人身为有夫之妇养情人对不对,也不要想这个连小君的行为举止对不对,更不要想她要不要为了楚国夫人好进行劝诫

  虽然以私人身份招待,但她跟楚国夫人并没有真正的私人关系,她不是她的姐妹,更不是她的丈夫要记得楚国夫人是一道之主的身份,她只要看到她身为一道之主做的利国爱民的事就可以了。

  “人来了。”亲兵说道,指着前方。

  李明华和胡知府向前看去,大路上一队人马轰轰,前方兵马威武,队列中彩旗招展,彩旗中拥簇着一辆华丽的马车,马车后有长长的随从车马,马儿缀铜铃,车顶悬风铎,叮叮当当铮铮,如仙乐从云中来

  尚未见人,风姿已经让大路上的民众都看呆了。

  胡知府面红耳赤手足无措何止是随随便便递楚国夫人的名帖,楚字旗振武军旗烈烈的飘着呢。

  不知道的还以为楚国夫人或者武都督出行呢。

  “那,那我就先回去了。”他对李明华道,要立刻就跑,又不放心问,“你让他住哪里?官驿吗?我这就让人都回避不是,我这就让人收拾好。”

  李明华道:“我问问他再说,大人您先去忙。”

  应该客随主便的,还问他干什么,胡知府有心讲道理,但看连小君的马车越来越近,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只能匆匆先跑了。

  胡知府回到官衙来回踱步,不多时就听到了消息,李明华带着连小君住进了李家大宅。

  “哎呀。”胡知府伸手拍额头,“这,这怎么说!”

  来报信的亲随还沉浸在连小君的风姿中,晕晕乎乎兴奋道:“连公子说,久闻李都督大名,他特意从这里过,就是想要看看李都督出生长大的地方。”

  话都这样说了,李明华这个小姑娘怎能拒绝?胡知府有些懊恼,他真不该怕麻烦,就该等着,把连小君拉到府衙来

  李明华到底是个小姑娘,连小君可是个把楚国夫人都迷住的人!

  但现在再去把人拉出来,就会是不给楚国夫人面子了

  胡知府纠结了一个白天又一个黑夜,第二天要继续纠结时,连小君走了。

  竟然真是只借了一宿啊。

  “而且一宿没睡,坐在李奉安住过的院子外,抚琴,饮茶一个晚上。”亲随神情沉醉,“真是仙人风范。”

  好多人在李宅外听到了琴声,美妙的迈不动脚。

  弹琴一晚上啊,还有那么多人听,那就清誉无碍了,胡知府松口气。

  李明华没有送连小君,在他走后,也来到李奉安旧居这边,神情怔怔,直到有柳枝摇晃打在她的头上,一下,两下,三下

  无风不会柳动!李明华回过神抬头看去,看到了柳树上柳枝柳叶中蹲着一个人,神情顿时惊讶:“你”

  “你是被那家伙的琴声迷住了?还是被他的相貌迷住了?”向虬髯问,不用李明华回答,蹲在树上摸脸,“琴也就那样吧,脸嘛,你都看过我了,怎么会被他迷上?”

  李明华皱眉道:“不要说废话,你怎么回来了?你去哪里了?”

  向虬髯从树上跳下来:“我说我长的好看,怎么就是废话了?我嘶”

  跳下来还没继续理论,就吸了口凉气,身子微微歪了下,旋即他就恢复了神情站直了身子,但李明华还是发现了。

  “你受伤了?”她问,伸手去扯向虬髯的衣衫,“哪里受伤了?”

  向虬髯挥开她:“没什么,一点小伤而已。”

  李明华被推开也没有再上前,既然他不说,那她就不管了,问另一个问题:“谁伤的你?”

  “就是那个男人。”向虬髯说起这个也是一腔恼火,“摘了他一朵花,到现在还不放过我!”

  那件事啊,李明华想起来了,竟然还在追杀他啊:“可见人家的花的确很珍爱。”

  “珍爱什么啊。”向虬髯想到那一地的落花,气的瞪眼,“他是个辣手摧花的恶鬼!”

  摧花花指的是花还是人?李明华看了向虬髯一眼,问:“他要杀了你?不肯跟你和解吗?”

  向虬髯对她看自己一眼把自己当作花儿很满意,摸了摸下巴,道:“倒也不是,其实他还救了我。”

  救了他?那到底是有仇还是有恩?到底是跟他相爱还是相杀?李明华听不懂了。

  向虬髯干脆利索简单的一挥手:“不用想那么多,那个大叔就是脑子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