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一百零九章 众目睽睽之下
  扬州城繁华如同盛世。

  先前马江占据,作为守城叛军虽然残虐,但没有自毁城内,后楚国夫人围城,攻城守城惨烈没有持续太久,马江就跑了。

  扬州城的城池和民众基本上是完整的保存了。

  楚国夫人来了之后,引来无数人涌入,富商豪族流民乞丐形形色色,但道衙管理严苛,秩序有定,有钱的不能为所欲为,没钱的也能找到活路,扬州城更加繁盛。

  冬日的街上人来人往,带着虎头帽的小儿被家人顶在肩头免得被挤到,也能看清街边商铺新换上的彩绢花棚。

  雅致的酒楼和街边叫买的小贩相映成趣,两条街道相汇的宽敞地带还有一群人在杂耍。

  人的跟头翻的风车一般,顶着大红花的猴子在一旁敲着锣转圈,大人孩子齐齐叫好。

  围观的两个商人拍手叫好扔下几个钱,下一刻继续说话。

  “天越来越冷,我需要备货,到底什么时候能运来?”

  “不要急,山东那边太抢手,我还有别的门路,漠北那边多得是。”

  “漠北太远了,一路上好多叛军之地呢。”

  “想办法呗。”

  他们看着玩乐,想着生意,或者大笑,或者眉头皱起,口中说到的叛军,似乎也变成了不算什么的大事。

  他们这里有楚国夫人,神仙临世仁善爱民,万事无忧。

  街上每个人都各有热闹,乐趣,喊声叫声笑声此起彼伏,直到有一处的声响超过了其他地方。

  “打人了,打人了。”

  打人?打架吗?

  扬州城人多繁华,各种玩乐都常见,但打架斗殴不常见,官府对打架斗殴惩罚极其严重,轻则去做苦役,重则赶出楚国夫人治下.....

  楚国夫人治下可不是只一个扬州城,整个淮南道,宣武道也有一部分,沂州那边也不行,江南道那边也有楚军,山南道那边有夫人的情夫把持.....

  这四面是没路可走了。

  敢当街打架,不是莽夫就是傻子,众人立刻涌涌去看。

  挤过去才明白为什么喊的是打人不是打架。

  一个男人跪在地上,赤裸的背上一道道血痕,站在他身后的一人啪的甩鞭子,鞭子抽在跪着的男人背上,顿时又添一道血痕,男人被打的向前趴去,以头撞地......

  “老奴有罪!”以头撞地的男人大喊一声,撑起身子,向前跪行一步,然后再拱起血淋淋的后背.....

  啪的一声,又一鞭子打下来。

  四周的民众发出尖叫,孩子们被抱在怀里掩住眼睛,太吓人了,勾起了大家竭力遗忘的叛军占据时的暴行。

  现在不是叛军占领城池的时候了,这种暴行立刻被四周的人质问。

  “惩罚罪奴吗?主人私自打罚奴仆,可是要问罪的!”

  “如果他犯了错,送官府,有官府定罪,私人不可打杀!”

  更有义愤的人涌上来要夺下打人者手里的鞭子。

  “诸位息怒!”打人的男人举起马鞭大声喊道,“这不是惩罚罪奴,他不是奴仆,他是官,他是沂州太守!”

  官?

  激愤的众人停下脚步拳头,打量这个跪在地上的人,官员太多了,淮南道的官员他们都还认不清记不全,更不要说沂州。

  然后也才看到除了手握马鞭的人,旁边还站着一人,手里捧着叠放整齐的官袍官帽。

  太守,是个很大的官呢,沂州大家也都知道。

  沂州其实跟淮南道不挨边,离得还有些远,属于兖海道。

  只不过沂州非说自己也是隶属淮南道,因为这是昭王遗言。

  当初沂州危急,楚国夫人带兵驰援相助,虽然昭王遭了难,但保住了沂州万民,昭王感怀楚国夫人仁善,别人都靠不上,只能把他的属地属民托付给楚国夫人。

  兖海道被指桑骂槐的骂了也只能捏着鼻子忍了,也并不在意,沂州位置上是属于他们,但作为昭王封地,从来跟他们没有来往的,给楚国夫人就给了吧,兖海道兵马不多,自身难保,这么多人这么多张嘴也是拖累。

  “沂州那边的兵马是夫人留下的振武军。”

  “那这个太守,也是夫人任命的?”

  街边的人开始议论,原本的激愤平缓了一些,不是奴仆不是平民,是官的话.....

  大家询问:“这位大人是犯了什么错吗?”

  随从没有回答,只拿着鞭子再次抽打,伴着鞭打声,痛苦的喊声,人扑倒以头撞地。

  “老奴有罪!”未了趴在地上喊道。

  他清醇的声音已经变得沙哑,疼痛让他整个人不住的发抖,但依旧撑着抖动的身子向前跪行,然后等待再一次的鞭打。

  “啊呀太惨了。”

  “这是向哪里去?”

  “这好像是向楚国夫人宅邸.....”

  是楚国夫人封的官,有罪,所以这是楚国夫人在惩罚吧?要不然哪有人无缘无故自己鞭打自己。

  既然是楚国夫人的决定,大家就不敢阻拦了,甚至不敢质问,楚国夫人肯定是没错的嘛.....

  只是.....

  鞭打声,扑倒声,痛呼声,男人白皙的后背皮开肉绽,膝头手掌额头也都磨破了,随着跪行路上留下一片片血迹.....

  扬州城上一次见血还是叛军占据的时候。

  街上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惊惧不安咬牙噤声的看着这个被抽打跪行的血人。

  他犯了什么错?受到这么可怕的惩罚,最关键的是,楚国夫人,竟然也打人。

  打的好凶啊.....

  .....

  .....

  “这个未了跑到大街上被鞭打?”

  “怎么没人管他?巡城差役呢?”

  “巡城知道他是沂州太守,没敢轻举妄动。”

  “说是沂州防线失误,让安守忠突袭夫人,他罪该万死。”

  听到这里,宋观察使停下脚步:“这不是早就说过了?他和周献见夫人,夫人已经亲口说了与他们无关,说句不好听的,沂州的防线哪有这么长,他们跑来认错真是高看自己了。”

  身边的官员们点头,又不解。

  “是啊。”

  “这未了怎么回事?”

  “沂州跟夫人遇袭毫无关系,他们就是找借口过来看看的。”

  “周献已经走了,未大人说在这里访友停留几天,怎么跑去大街上自残了?”

  大家议论纷纷,这件事莫名其妙。

  “难道真是夫人罚他?”有人迟疑一下问。

  不会的,夫人从不罚人,宽宏大量,连那些投了叛军的知府太守官员们都能收纳不计过错。

  “那就是未了疯了。”有人断言。

  那个未了可不像是会发疯的人,他们多数都跟这个未了打过交道,进退有度,是个太监,但毫不让人生厌。

  “那可说不准,本就是不全之人,又受了昭王之死的刺激,说不定心里早就不正常了。”

  大家七嘴八舌越说越乱,宋观察使一挥手打断。

  “不管是夫人真生他的气要惩罚他,还是他失心疯了。”他沉声喝道,“都不能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自残。”

  他走出衙门,看向通往衙门的大街上人群聚集,黑压压恍若乌云密布,原本明媚的扬州城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是毁夫人的名声啊!”

  楚国夫人是神仙般的人物,她仁善慈爱宽宏,她舍千金赠人,她从无私利,她亦无私愤。

  她怎么可能因为一个不算罪过的罪过,如此暴虐的惩罚一人!

  神仙不做这种事,善良明智的人也不会做这种事,做着这种事的往往是残暴昏庸之徒。

  官吏们面色微白。

  “快把他带回来!”

  ......

  ......

  道衙这边还是慢了一步,未了已经被楚国夫人派来的官兵带走了。

  此时他跪趴地上,鞭子扔在他身边,血不断的从身上流下来,光洁的地面上绽开了花。

  纤弱的太监趴伏在血花中,像日光下正在融化的雪人,下一刻就要消失了。

  李明楼的视线没有半点怜惜:“未了,你为什么要败坏我的名声?”

  血花中的雪人慢慢的抬起头,纯净双眼看着上方端坐的女子。

  “夫人,因为你的名声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