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九十七章 关心的你来我往
  怀春的少女辗转反侧,吃饭的时候会突然笑,在官衙看文书的时候会突然笑,会看着风吹落叶含笑,会对着越来越冷的北风含笑......

  一直到第三天,李明华才坐下来,提笔准备写信。

  “小姐是要给楚国夫人写信了吗?”侍女们拥簇铺纸研墨,有人拿来了晒好的桂花,“小姐夹在信里,会很香。”

  李明华接过桂花笑了:“不是给楚国夫人写信,是给明玉,不过花也可以用。”

  侍女们很意外,辗转反侧这么久竟然不是给楚国夫人写信啊。

  李明华道:“又没有什么事写信做什么,楚国夫人那么忙,怎能打扰她。”

  要成为可以与楚国夫人作伴的人,只要看楚国夫人怎么做事就能学到很多。

  当然,遇到不懂的还是要给楚国夫人写信,每个月也要写一封信,说一说自己做的事,就像闺中密友那样.....

  想到这里李明华再次一笑。

  以前她都懒得交闺中密友,像李明琪那样,朋友一大堆,聚会比的是吃穿,写信说的也都是无聊的日常。

  她还以为这一辈子她都没有朋友了。

  没想到在这乱世中有了一个朋友。

  侍女们对视一眼,了然又无奈一笑,虽然小姐说不给楚国夫人写信,但心里想着的还是她。

  ......

  ......

  李明玉收到的公文更多,都是先送到他这里,然后他假装随意的看几个就推给韩旭。

  但现在没那么“轻松”了,韩旭会让他多看一些,有意的教他学习处理公务。

  如今张安王林入麟州,韩旭干脆将山南三道合为一道,三地衙门为一,再加上还有剑南道的事务,每天忙的脚不沾地。

  “都督又要大一岁了,该学些东西了。”他说道。

  山南道衙认了新主的文吏提醒韩旭:“都督学的东西越多,对大人越不利。”

  当个乐呵呵的什么都不懂的小都督不好吗?剑南道的这些人明显就是这个主意,所以也不见专门派人教导他。

  韩旭摇头:“不懂并不是有利,不懂更容易受人蛊惑。我把他教会,让他清楚道衙流程,公文上下来往,事情轻重缓急,将来我要做事,就更容易说服他,免得他什么都不懂被剑南道的人蒙蔽。”

  原来如此,文吏赞叹:“还是大人厉害。”

  韩旭看他一眼:“这不是我厉害,这是天下正道厉害。”

  正气凌然不惧魑魅魍魉。

  看到他这般,心虚的剑南道小人们怕李明玉被他笼络俘获,也开始教李明玉练兵了。

  剑南道山南道都建立了兵营,招收兵马,虽然不情不愿,韩旭还是学着淮南道楚国夫人那样,立下了厚待兵士以及家人的规矩,以此聚集新丁。

  李明玉中断的学武再次开始了,每日要去军营,跟随新招收的兵丁们一起训练。

  但训练并不是练习武技,而是熟悉排兵布阵,学习行军打仗是怎么回事。

  尽管如此,豆娘拉起李明玉的衣袖看胳膊,小嘴吹了吹,道:“都变黑了。”

  李明玉将胳膊举起,衣袖滑落到肩头:“还结实了,我现在能挥动大刀。”又有些遗憾,“只可惜不能画下来让姐姐看。”

  他也很久没有见到姐姐了,这次遇险不知道姐姐受伤没有。

  随着楚国夫人名声日盛,剑南道与李明楼的来往更加小心谨慎。

  豆娘也一脸遗憾,手拄着头看桌面,看到其上摊开的信,鼻头煽动嗅了嗅:“这是谁写的?好香啊。”

  李明玉道:“明华姐写的,说姐姐给她写信了呢,她高兴坏了。”

  豆娘想到什么坐直了身子:“韩大人给大小姐写信了吗?”

  李明玉点头:“写了。”

  李明楼遇险后的第一时间消息就送来了,避免他担心,李明楼亲笔写信告诉他,征战就是这么无情,人人都会有危险,没人知道危险什么时候到来,让他不要冲动的跑来看她。

  这封信是借着给山南道官方文书掩盖一起来的,然后韩旭也让山南道官方写了封信。

  豆娘摆手:“不是,不是,我是说韩大人自己给小姐写的信。”指了指桌上李明华的信,“就像明华小姐给小姐写信那样,私人的,不是官府的名义。”

  李明玉摇头:“不知道,不过最近没有姐姐的信送到这里来。”

  豆娘叉腰:“那肯定是没有写,要不然小姐那么喜欢韩大人,一定会立刻回信。”

  有道理,李明玉点头。

  豆娘眉头凝皱:“那可不行,出了这么大的事,他怎么能不关心小姐,小姐该多不开心。”

  没错,李明玉再次点头,喜欢的人不关心自己,是很让人伤心的事。

  豆娘扒着他的肩头低声道:“我们可以让韩旭画个画像,送给大小姐,公子站在韩旭身后,也就能被大小姐看到了。”

  好主意!李明玉的眼顿时亮了,他喊一个随从的名字,随从跑进来,眼睛亮亮,瘦小而机敏。

  “都督,有什么吩咐。”他问。

  李明玉小脸沉静,声音沉稳:“我要韩旭知道我们很在意楚国夫人为什么不给他回信,他是不是被楚国夫人抛弃了。”

  随从俯身应声是。

  ......

  ......

  韩旭最近过得不错,张安王林顺利的到了麟州,被崔征推荐给陛下,现在已经开始领兵了。

  楚国夫人遇险但又化险为夷,且斩杀了安守忠,淮南道继续安稳了,山南道江南道剑南道都能因此少些麻烦。

  韩旭这几日看文书,脸上都难得的放松,直到察觉有人在厅外探头探脑,他抬起头看,那几人又嗖的不见了。

  “这些人鬼鬼祟祟的干什么?”韩旭皱眉问。

  中里端着餐食进来,哦了声:“好像是打听楚国夫人给大人的回信。”

  韩旭的眉头皱的成了结:“楚国夫人为什么要给我回信?打听这个做什么?”

  中里摇头:“我不知道。”

  中里是游侠儿,性情未变,现在跟着韩旭也只是负责他的安危,或者做一些军事动向的刺探,对于官衙里的闲言碎语人事来往从不在意,也不去理会。

  所以韩旭极其相信他的话,相信他说有人在打探,也相信他说不知道为什么。

  更详细的事要询问更擅长的人,韩旭叫来一个文吏。

  “啊呀大人,我刚要跟你说,有人把您的书房翻了。”文吏进来大呼小叫。

  在这山南道敢这么做的除了剑南道的人也没别人了。

  “太过分了。”文吏压低声音,“他们说是要找楚国夫人给你的回信,真是莫名其妙,这种信岂是能随意看的?”

  韩旭看着他道:“楚国夫人与我的信,都是有关淮南道江南道的事,并非见不得人。”

  文吏心里呸了声,口中应声是:“我是说,他们也太不尊重大人您了,竟然还说什么,楚国夫人又立了大功,看不上大人您了......简直胡说八道,不是,我是说,您是朝廷命官,哪里需要楚国夫人看上你。”

  韩旭忍着这文吏的粗俗言语,心里是明白的,他是朝廷命官没错,他现在看起来掌控山南道剑南道也没错,但是这都是表象,剑南道的这些兵马与他不过是合作,合作的基础是利益以及势均力敌......

  他赶走了张安王林,山南道可以说落在剑南道手中,利益已经到手了,剑南道的人就想把他踹走了。

  而这个时候,剑南道唯一畏惧的就是他和楚国夫人的关系。

  韩旭看着桌案,楚国夫人以前给他的信都被他贴身藏着,他也提防着剑南道呢,不会让他们翻找到,至于最近的回信,他们也翻找不到,因为楚国夫人没有给他回信。

  他没有给楚国夫人写信,何来回信?

  他没兴趣也不想给楚国夫人写信,以山南道的名义问候过就足够了,他可不想招惹这个疯狂的女人......想到上一次那女人的信,他的胸口就火辣辣。

  那封信就在他胸口藏着呢。

  他可不想再藏一封。

  剑南道的人竟然会起了疑心,疑心他跟楚国夫人之间并非传言的那般......

  遇到这么大的凶险,真关系匪浅的人,心中牵挂的人,是该写信去问候,甚至该亲自跑过去,只为了确定心爱的人是否平安......韩旭打个寒战,自己被自己恶心了一下。

  “韩大人,您在做什么啊?”

  有童声从外传来。

  韩旭平复神情看过去,手抓住旁边一只笔:“没什么,李都督怎么过来了?”

  李明玉走进来,身后跟着桂花,以及两个花白胡子的男人。

  “我来看看大人在做什么。”他说道,“是在写信吗?”

  翻不到就仗着年纪小直接来问了,韩旭神情淡然,没有否认也不承认:“都督今天的公文看完了吗?”

  李明玉吐吐舌头:“看完了。”挺直了脊背站到韩旭身后,对跟进来的人说话,“画我办公的场景。”

  画?韩旭不解,视线落在跟进来的人身上,李明玉对他介绍:“这是画师,我三叔担心我和祖母她们,说担心我们吃不好住不好,我就找个画师把我们画下来,让三叔看看,我们都好好的呢。”

  韩旭哦了声,看那两个画师盯着自己.....

  李明玉站在他身后摆出威严的姿态:“把韩大人一起画上。”

  韩旭道:“画我做什么。”

  画师们只听到李明玉的话,应声是,就在屋子里摆开了画纸。

  “我和韩大人一起处理公务怎么样?”

  “我坐在这里,韩大人你不用管我,你写你的信。”

  “在韩大人的教导下我做得很好,三叔看了就不用担心了。”

  听到最后一句,韩旭将要喝止的话收回去,倒不是怕李三老爷,但跟这种人撕扯耗费精力。

  这个孩子是个工具,还是用他最好。

  “学习可不是作画。”韩旭道。

  李明玉在韩旭身旁坐下,两个文吏搬来文书放下。

  “我不是做样子。”他认真说道,挺直脊背拿起一本文书看起来。

  画师们奋笔疾书。

  ......

  ......

  画中初冬的厅堂明亮温暖,桌案上摆满了文书笔墨,有一大一小并排而坐,小人儿眉头微皱,凝神在手中的文书上,大人身形微侧,伸手指点其上,严肃又耐心。

  大人身穿深色官袍,面容修长,风姿落落,小人儿身穿繁花礼袍,粉雕玉琢,落落大方。

  “真是美如画。”姜亮捻须感叹,视线在韩旭身上盘旋,果然美人啊。

  李明楼点点头:“是啊,真好看。”

  她的视线在李明玉身上,快要两年没见了,个子长高了,眉眼长开了,但并不陌生,越来越像那一世欢欢喜喜来送她出嫁的少年了。

  “韩大人送来这一幅教导剑南道小都督的画,说让夫人像这个孩子学习。”元吉看着信道,“孩子柔弱,但因此有警惕之心,且积极学习,大人自大往往忘记这两点。”

  刘范道:“他这是教训夫人此次遇险是轻敌吗?”

  “这事跟轻敌有什么关系,要轻敌也是梁振轻敌。”方二说道。

  他们说的都不对,姜亮在一旁捻须,什么教导小都督图,小都督在画上那么小,韩旭占据了那么大一片,还摆出这么端庄诱人的姿态......

  韩旭信里的说教都是表面,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在狂喊,楚国夫人,我在关心你,快给我回信吧。

  这一次遇险后,山南道也送来慰问,但是以官方的名义,楚国夫人便也以官方的名义回了,并没有单独给韩旭写信......生气了吧。

  男人,这个时候了竟然还不嘘寒问暖。

  看到没回信,韩旭又忍不住了吧。

  男人就是这贱毛病,就得对他们欲擒故纵,亲近又要疏离,让他们看得到抓的到又随时能失去......姜亮心身都火热起来,摩拳擦掌。

  “夫人,给韩大人写个回信吧。”他说道。

  李明楼看他一眼,道声好啊,又叫画师来:“我也画一幅认真谦逊学习的图,好让韩大人安心。”

  她的视线落在画上,甜甜一笑。

  姜亮将胡须揪下来,明白了!放心吧,他一定会让韩大人放心的!

  ......

  ......

  (继续转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