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六十七章 沉默的韩旭
  韩旭走进厅内,站在舆图前看着淮南道久久未动。

  张安王林主动打破沉默。

  “大人,淮南道大捷真是太好了。”

  “淮南道安稳了,江南道也就安稳了。”

  “这次如果不是淮南道的援兵,江陵府不会这么容易解了危急啊。”

  “江陵府如果失守,江南道也就完了,那我们山南也就危险了。”

  他们一唱一和赞叹,韩旭明白他们的意思,但依旧不说话,只沉沉的看舆图。

  “大人。”一番眼神推让后,王林绕到舆图前,“在江南道的兵马不能撤回啊。”

  江陵府危急解除,江南道四卫兵马再次集结,淮南道又收复,一个个好消息传来时,韩旭突然要剑南道收兵。

  这可不行啊,江南道的安危关系山南道,而且用的还不是他们山南道的兵马,这种好事可不常有,张安王林立刻寻来了。

  “我知道,江南道还有很多援军。”张安也绕过来道,“东南道,淮南道,都声名赫赫。”

  “但东南道正和安德忠对战,淮南道也刚刚击退叛军。”王林道,“他们自身艰难,能分兵援助已经是极其难得,不能把这件事丢给他们。”

  “如今战事不是一城一府的事,关系大夏全局啊。”张安诚恳的说道,“我知道大人是担心剑南道兵马不足,请大人放心,我们山南西一定守好剑南道。”

  这种道理韩旭岂能不懂?韩旭看着舆图还是没有说话,他其实根本就没有听这两人说话,现在他心里只想着楚国夫人。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

  咒骂的话纵然在心里也不忍说,这个女人毕竟做的是英勇的利国利民的事。

  虽然她的动机不纯!韩旭又愤怒又无奈。

  愤怒的是那女人毫不掩饰到处宣扬自己是为了韩旭才出兵,无奈的是这出兵他无法拒绝。

  这种手段他并不陌生,当初在京城他住处前有一条水沟,长年不清理淤泥,腥臭又危险,每年都有孩童溺死在这里,然后那个寡妇出了一大笔钱将水沟清理了,整条街都轰动了,人人都在感谢他......

  他能怎么办?阻止吗?看着民众和小孩子的笑脸,他连脾气都发不出来,只能闭门不出。

  但那时候那个寡妇可没有到处宣扬是为了他,虽然人人都知道是为了他。

  这个武少夫人!武妇狂妄吗?

  韩旭在舆图前深吸一口气,转过身。

  你一言我一语的张安王林被打断,二人并不气馁,跟着转过来。

  “.....我知道李三老爷给小都督写信了,催着要兵马快些回来。”

  “他要兵马回去有什么理由?为了保护家人?李氏故土在江陵府,要保护也是保护江陵府。”

  “大人您放心,李老夫人住在我们山南道,我们照顾的宾至如归让她们不思乡。”

  “待江南道江陵府安稳了,李老夫人回家去就好了,何必长途跋涉去剑南道。”

  “江陵府有剑南道的兵马,四周又有淮南道山南东南齐都督,比剑南道还安稳呢。”

  声音从韩旭的左耳进右耳出去,李三老爷?李三老爷从来不在他的眼里,吵闹写信更是无须理会。

  韩旭眉头拧紧。

  这个武少夫人还是夫人呢,她就这么肆无忌惮,不怕武都督.....不过韩旭也明白,但凡敢这样做的女人根本就不怕丈夫。

  当初京城那些敢对他动手动脚的女人们,要么坐拥能买下十个丈夫的身家,要么出身豪族父母势大,当丈夫的只要有这个妻子就够了,其他的不计较。

  武少夫人不就是这样?

  乱世来临,有钱有家世的女人泯然众人矣,但有兵马的女人冒出来了!

  乱世颠沛流离是人的噩梦,但也是个别人的机会,武鸦儿就是一个例子,此人漠北小兵异军突起,而他的妻子也是如此。

  武少夫人可不是靠着丈夫,而是自己拉起了兵马,一路厮杀建功立业直到如今坐拥了淮南道。

  朝廷不敢小瞧她,丈夫也不能小瞧她。

  更何况她也没有做什么,只是大夏卫军有难,她遣卫军相助,就算是遣兵的时候说为了他,韩旭一咬牙,武少夫人不仅仅是武少夫人,她还是朝廷敕封的楚国夫人,有品阶有俸禄,将来上朝也是能与他韩旭同殿并立的.....同僚。

  同僚相助同僚合情合理。

  韩旭吐出一口气打断了耳边的嘈杂:“你们不用说了。”

  张安王林停下看着他,有些紧张忐忑,说服他了吗?

  “剑南道的兵马不会撤回来。”韩旭道,“还要再派些去,让淮南道的兵马回去,他们那里也需要人手,不用.....”

  他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张安王林已经抚掌赞叹,余下的话不用听了。

  “大人明智!”

  赞叹之后,二人又施礼道谢。

  “大人此举是造福山南道,造福江南道。”

  虽然已经习惯了这两人的作态,但这次说的越发多,韩旭皱眉看他们一眼,道:“平叛人人有责,这是为了大夏。”

  张安王林肃容应声是。

  张安主动道:“大人您放心,别的我们帮不上忙。”比如山南道的兵马是绝对不能去帮忙的,“我们一定照顾好李老夫人。”

  王林补充:“李三老爷是李小都督的叔父,也是李老夫人的儿子。”

  李三老爷想对李小都督指手画脚,李老夫人也可以管教儿子。

  他们会说服李老夫人出面,让李三老爷闭嘴,让韩旭可以顺利的调动剑南道的兵马。

  兵马朝廷事,哪里用得着这种内宅妇人手段,李三老爷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个内宅妇人,这两个家伙也值得当回事?

  他们也不是真把李三老爷当回事,只不过做一些热热闹闹但并没有什么用的事来表达自己的诚意。

  这种官员韩旭也见得多了。

  他们想要利用他,他也要用他们。

  韩旭点点头:“那就有劳你们了。”

  张安王林连连说着我们没做什么都是大人辛苦云云之类的话,韩旭与他们勉强客套一番,便以要处理一些信件为理由赶走了二人。

  张安王林一直走到回廊外才停下回头,从敞开的门窗可以看到韩旭坐在书案前提笔......

  张安神情肃重,低声问:“韩大人要给谁写信?”

  王林眼神恭敬,沉声答:“当然是楚国夫人。”

  说罢二人对视一眼,恭敬肃重顿消,无声的大笑,笑的眉毛乱飞,又互相撞了撞胳膊示意对方不要再笑。

  “我们也真是用心良苦了。”张安道,“讲道理说大义,劝说韩大人忍辱负重为国为民,好让韩大人合情合理的与楚国夫人往来。”

  王林绷着笑故作肃重:“维护韩大人的清白是我们应该做的。”

  二人再次碰头低笑,还是张安机警四周,看到有人走过来,忙拉扯王林,二人端正了神情,来人也走进了。

  “二位大人。”来人施礼。

  张安认得他是李明玉身边的侍从,问:“都督找韩大人?”

  侍从应声是:“都督让我来看看大人是否有空,要商议一些事。”

  王林肃容道:“还是稍等一会儿吧,韩大人正在忙。”

  忙吗?能有什么可忙的,跟都督的事相比,都是小事,侍从有些迟疑向内张望了下.....

  张安挡住他的视线:“此时战事正紧,事关江南道安危,朝廷也急着听消息呢。”

  是朝廷的事啊,侍从便不再坚持,应声是退开了。

  张安王林对视一眼,互相赞赏,再次一起笑了。

  .....

  .....

  韩旭透过窗户看到了张安王林鸡鸭一般在院门口互啄,不用猜也知道他们在唧唧咯咯什么。

  他的脸色再次沉沉,低头看桌上要写的信。

  信,是写给楚国夫人的......

  他能怎么办?拒绝援兵?叱骂楚国夫人?这岂不是置江南道不顾?置大夏战局不顾?

  韩旭闭上眼将手中的笔攥紧。

  为了大夏,为了战局稳定,为了黎民苍生,他忍受些流言蜚语妇人轻薄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