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六十一章 神仙怪物
  胳膊上的剧痛让丁三醒过来,入目是一个白胡子老头盯着他的脸。

  “神仙!”丁三脱口喊道。

  小时候听大人讲的故事神仙都是白胡子老头,当然,现在他知道神仙也并不都是丑和老的。

  丑老头呵呵一笑:“不是,我是大夫。”将一瓶子药粉洒在丁三肩头。

  丁三顿时从仙境回人间,嗷的叫要弹起来,两边有人早做好了准备死死按住他,丑老头人老手快利索的将丁三的胳膊裹上伤布。

  “不要怕疼,你是个好汉,一人带领民众敢跟叛军对战。”老头夸赞。

  丁三也看清四周的人间,这里嘈杂混乱到处都是哭的喊的伤者,很多人在忙碌治伤,再远处还有兵不断的抬着背着搀扶着受伤的民众过来.....

  “叛军....”丁三茫然喃喃。

  “叛军已经打跑了。”丑老头虽然很忙但还是愿意给他多说两句,这个男人是个普通民众但受伤很重,极其的英勇,“楚国夫人已经进府衙了,扬州城安全了。”

  他的话说完这个英勇的男人哇的哭了。

  “我活下来了!我活下来了!”丁三哭完又大笑,“神仙没有骗我!神仙没有骗我!”

  丁三用受伤的手就去抓丑老头。

  “这世上真的有神仙。”

  丑老头大夫没有惊没有笑更没有解释,将他的手按下来点点头:“我知道,你说得对。”

  又疯了一个。

  这很正常,人大悲大喜之后常见的症状。

  这样的症状在城中有不少人都发生了。

  “他们都说见过神仙,神仙告诉他们,马江不见了,到时候只要告诉所有人,大家就能活命。”中五说道,看着坐下来的李明楼,“说是个特别好看的男神仙。”

  李明楼哦了声,白纱后的眼里有笑意。

  有人从外疾步进来:“夫人,连公子来了。”

  李明楼道:“有请神仙。”

  夫人难得开个玩笑,中五微微一笑,看向那位身穿青袍面如玉施施然走进来的年轻男人。

  连小君哈哈笑了,将楚国夫人的印双手捧到李明楼面前:“夫人,现在我们钱货两讫了。”

  李明楼道:“辛苦连公子了。”

  此时有个信兵疾步冲进来,到中五身边低语几句,中五的脸色顿时变了,也不管李明楼和连小君要说话,径直走过去对李明楼附耳,李明楼明亮的双眼瞬时幽暗。

  “连公子。”李明楼看着连小君,“马江呢?”

  连小君道:“送走了。”

  李明楼问:“用我的印吗?”

  连小君点点头:“是啊。”

  李明楼看着他:“连公子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连小君想了想,郑重道:“我在做,夫人想做但不能做的事。”

  厅内的气息有些凝滞。

  中五和信兵都没有退下,要开口呵斥,李明楼抬手制止了。

  李明楼道:“说来听听。”

  “对于夫人来说,扬州城的民众很重要。”连小君道,“如果能保住他们的性命,夫人连大印都能舍去,更何况一个马江。”

  李明楼纠正道:“我没有舍去大印,我随时能拿回来。”

  连小君笑了:“就算能随时拿回来,也是暂时不在你手边。”看李明楼还想说什么,忙截住,“我就是恭维夫人。”

  李明楼不说话了,坦然受之。

  “城池深厚兵马众多,马江等人又临死绝望,再强悍的攻城对他们也没有震慑,反而会让他们更加疯狂。”连小君道,“这时候能摧毁他们疯狂的只有群龙无首。”

  李明楼道:“怎么打仗我懂,你不用给我讲。”

  连小君便直接说结论:“所以为了几十万人口,夫人根本就不在乎马江的性命,在和杀死他相比,夫人更愿意劝他投降。”

  李明楼没有说话看着他。

  连小君也看着她,纵然她的脸遮挡在白纱之后,他的双眼也满是温柔。

  “但马江罪孽深重,又是叛军大贼之首,如果不杀他,难以对朝廷交代,也难以安抚民心,震慑叛军,这一点马江也知道,他根本不会相信夫人的劝降,这就是夫人想做但不能做的事。”

  李明楼没有沉醉他的温柔里,声音好听又冰冷:“连公子,我一直认为你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怎能以己度人呢?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想怎样?”

  连小君沉默了,如星辰般的眼一瞬间黯然,站在一旁的中五突然有些难过,意识到这一点心里又惊又羞,他竟然被一个男人诱惑了,小姐都没有.....中五忙转开了视线。

  “夫人你说得对,我这样做不是因为你做不到,而是因为我自己能做。”连小君说道,有些羞愧,“因为这是我的机会,所以我才想去做。”

  美人惶恐不安羞愧,就像一个刚踏足这个世界的孩子,他的确是被关在家中一直长这么大才出来的,谁忍心责怪他呢?

  李明楼不责怪也不在意,回到最初的问题:“那你是知道自己在做通叛这种事了?”

  通叛,这是定罪了,通叛死罪,中五准备好亲自动手,这个男人长的太美,以免普通卫兵受到诱惑给他可乘之机对民众嚷出不好的话。

  “我的确是一开始就要放走他。”连小君再次想了想,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因为只有这样,他才会相信我,我也才能把他请出来。”

  他抬起头看着李明楼,目光温柔又坚定。

  “夫人,我不能看他是谁,是卫军还是叛军,是善人还是恶人,我只能看生意,做生意要讲诚信,如果我心存欺骗,是瞒不过对方的,那这笔生意就做不成。”

  所以就算明知是通敌,他也要放走马江。

  李明楼默然。

  连小君将手中托着的李明楼一直未接过去的印放进她的手中。

  “而且,夫人,我们做的生意是你要几十万人口,不是马江的头颅。”

  他竟然还敢这样说?中五瞪眼看连小君,此子真是胆大狂妄!

  李明楼将印从连小君手心中捏起,看着贴近的如玉的面庞:“那好,我现在要买马江的头颅。”

  连小君道:“夫人出什么价?”

  不说不做,而是问价!

  李明楼伸手从中五的腰里拿下长刀,扔在地上。

  “你的命。”她说道,“这个价格怎么样?”

  连小君俯身捡地上的长刀,长腰如折柳,袖子如流水,折腰又抬头,在她的裙摆下仰面一笑。

  “能得夫人看重,小君的命就价值千金。”

  他捡起了长刀,袖子和衣袍都转动翻转如花,再旋转腰身,人如同春天的柳枝一般摇曳而去。

  中五这一次没有办法移开视线,信兵已经看呆了。

  真美。

  美是很美,李明楼想,但母亲肯定跟连小君不一样,这个人......是个怪物。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