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三十六章 相迎入城去
  胡知府看着在兵马拥簇中走来的穿着兵袍的女孩子。

  江陵府的人对李家很熟悉,对李家的小姐也不陌生,尤其是李家大小姐。

  李家大小姐貌美如仙,李家大小姐远在天边,李家大小姐回家能拉一座房子。

  李家大小姐一人的名头盖过江陵府有史以来所有小姐,李家的其他小姐也变得乏乏。

  但现在大家都觉得这个小姐熟悉无比。

  “明华小姐!”

  “是李家二小姐!”

  “李二小姐带着兵马来救我们了!”

  喊声此起彼伏涌涌如潮,有不少人忍不住冲上去,兵马们戒备两边将人群与李明华隔开。

  开路的兵马无数拥护的民众,骑在马上穿着破旧兵袍灰头土脸的李明华,比以往锦衣华服豪车还气度不凡。

  胡知府等官将没有被阻拦,来到李明华身前,虽然是一府之首,见了李奉常也不过是点头抬手为礼,但此时此刻对这个晚辈女孩子诚心诚意俯身一礼:“李二小姐。”

  李明华跳下马还礼:“大人辛苦了,伯父护送家人近路去山南道,让我带兵回来,万幸赶得上。”

  近路去山南道?那看来是山南道有兵马迎接了,怪不得李奉常舍得让兵马来,胡知府解了疑惑,不过心里的感激没有减少。

  “李二老爷挂念故土,本官错怪他了。”胡知府表达歉意,又看着李明华,“早知道李氏声名赫赫,李家小姐们巾帼不让须眉,果然名不虚传,二小姐能领军迎击叛军多少男儿也不如。”

  其实他连这位李家小姐是谁都不知道,还是听到民众喊二小姐才知道。

  李明华虽然是第一次跟这种大人打交道,或者亲眼见了叛军的厮杀,这世上好像再没有什么事能让人无措紧张了。

  “也是你们守住城,才有我们不白跑一趟。”她亦是佩服,虽然还没进城,看着城门这里的惨烈,可以想象江陵府的官兵民众经历了什么。

  胡知府长叹一口气,先前一心厮杀不觉得如何,此时站在满地血肉里,身子也是阵阵发虚。

  “这里....”他看四周。

  站在李明华身边的将官主动道:“战场我们来处理。”

  胡知府再次叹口气道谢:“其实城中已经没有多少兵了。”

  “守城的都是民众?”这个将官有些惊讶,视线落在四周,四周的围拢的民众老老少少有男有女,一个个形容狼狈,身上都染着血几乎人人有伤。

  叛军凶猛,卫军守城都不容易,这些没有经过训练的民众怎么做到的?就算守城不需要特别的技艺,精神也很关键,一般人一咬牙能守一次,但见过血肉模糊后都是会被吓到,很难坚持两次三次。

  将官再次看四周,这战场至少进行了十几次攻城,可以是说没有停过,这些民众竟然坚持下来了,而且看他们虽然因为伤痛疲惫形容狼狈,但眼中精神都很好。

  “这要多亏了木大师。”胡知府说道,侧身让开回头,“确切说木大师才是我们守城的大功。”

  几个将官也让开,一个僧人便出现在大家眼前,身边都是兵将,很是显眼。

  虽然有大功,但想到这个木和尚也差点毁了江陵府城,在解围之后胡知府第一时间把他控制住,谁知道木和尚是不是叛军的细作,看到援军来了叛军打不赢才又反口说吉兆。

  李明华一行人有些惊讶的打量木和尚,木和尚也打量他们,视线最终落在李明华身上,这边知府已经简短的讲述了木大师的事迹,医术高超,佛法精深,再加上卜卦算命的神机,安抚了鼓舞了民众,诸人便也释然。

  高僧一向在民众中有威信,也因此能左右人心,有些人听了高僧的话把全部身家都捐赠的也常见,在这乱世性命就是全部身家,献给佛祖求一个来生,也是民众最后的希望了。

  李明华对木和尚施礼表达敬意。

  木和尚没有还礼视线依旧盯着李明华,一寸一寸的巡弋,就算身穿僧袍,也让人有些不悦了。

  “木大师?”胡知府带着几分戒备和提醒,“李二小姐带着援兵解救了,这就是你说的吉兆啊。”

  又转头对李明华等人说木和尚观天象能测吉凶。

  “当时我们快抵不住了,刮了一阵大风,木大师说这是吉兆,然后你们就来了。”

  胡知府哈哈笑,木和尚看到打雷说大凶的事就不用说了。

  测吉凶这种事也是可信可不信,也是一种安抚民心的手段,而且很有必要,李明华再次对木和尚施礼:“大师高明。”

  木和尚视线依旧看着她,没有客气也没有还礼,平静的眼神有些犀利:“你就是那个变数?”

  什么意思?李明华不解,木和尚伸手向她的脸....将官们涌身而上将他挡开,知府也站了过来。

  “那什么,有什么话咱们进城再说。”胡知府喊道,伸手做请,将木和尚推到一边,岔开话题,“说是楚国夫人和齐都督的援兵也到了?”

  他向后张望,这边旗帜烈烈兵马并不算太多.....

  这些李明华也不知道,她是领兵来的,但并不能真的上阵,一直在外围。

  “楚国夫人和齐都督的援兵都还在追击清理叛军。”一个将官道,“稍后会赶来,我们的兵马一部分在彭城大营。”

  胡知府大喜高声道:“辛苦各位了,叛军已逃,彭城大营收服,江陵府危难真的解除了。”

  四周的民众顿时再次欢呼,响起的更多的是哭声,直到此时此刻才可以放声宣泄悲痛。

  胡知府再迎着李明华:“李二小姐,进城详说吧。”

  李明华不再推辞向城内走去,胡知府又吩咐身边的将官们协助打扫战场,再看了木和尚一眼。

  “把他看好了。”

  身边的将官领会应声是。

  城内传来喊声“二小姐!是二小姐!”“二小姐回来了!”“老爷夫人没有扔下家里啊”“明华啊你可回家来了。”

  喊声夹杂着哭声,这是李家留在城内的下人以及一些亲朋。

  胡知府听到家字打个机灵,不再理会木和尚忙追上去:“明华小姐,请先去府衙,很多事要商议.....那个,守城的时候,需要木石,很多房屋都被拆了.....不知道李家大宅是不是也在其中,唉,拆的太多了......”

  “这是应该的,房子都是死物而已,大人不用介怀。”李明华说道,“拆了就拆了。”

  “明华小姐真是英雄。”胡知府称赞。

  事实上李家的大宅是第一个被拆的,当然是故意的,需要木石也是需要泄愤,谁想到李家真的会带着兵马回来啊。

  胡知府擦着汗紧跟着李明华进城去了。

  一番喧闹民众们都涌涌跟着进去了,城门前只剩下收拾战场的官兵,救治伤员的民夫大夫们。

  木和尚被两个将官一左一右夹着还站在原地,视线追随着李明华的方向,虽然已经看不到人了。

  “她是变数?”他点点头,“确是变数。”又摇头,“似又不似。”

  蒙尘的脸上浮现疑惑,眉头凝起,喃喃自语很是奇怪。

  旁边的将官道:“走吧,木大师,你对江陵府也居功甚伟,一起去府衙吧。”

  说罢推了木和尚一下,这个看起来干瘦单薄的年轻和尚竟然纹丝未动....

  将官的脸上浮现惊讶,是太累了没用力气?他伸出手用力.....刚挨到木和尚,木和尚已经抬脚迈步了。

  将官推了个空,自己脚下不稳踉跄一下,旁边有将官哈哈笑了。

  “你不行了,这才几天,撑不住了。”

  “你才不行了,走走,快去干活吧,事情还多着呢。”

  二人打趣笑骂,那将官追上木和尚,刚要穿过城门,上面传来哗啦的响动,将官不待抬头就忙向一边躲,再看木和尚也已经避开,一堆砖石落在地上。

  江陵府城门被打的残破,是自行跌落吗?将官还没抬头,就听到上面传开哈哈的大笑。

  “承庆的大斧,这是我的缴获了!”

  什么缴获?承庆的大斧明明是他扔到城墙上示威的,谁这么不要脸说是自己的缴获?

  将官抬起头,看到城墙上倒悬着一个年轻的男人,手中高举着拔下的长斧。

  斧头几乎跟他一般高,又极其的重,但被他拿在手里晃动,如同玩具。

  将官还没心里喊出好身手,城墙上围着一群人已经大喊大叫。

  “大哥威武!”

  “大哥杀了承庆!”

  “夸过了!承庆还没死呢!”

  “哦哦哦,大哥把承庆打跑了!大哥缴获了承庆的大斧!”

  将官只觉得牙缝钻风,那句好身手怎么也就说不出来了。

  这些什么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