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三十五章 生生死死死而有生
  承庆站在翻滚的狼头旗下,眺望着江陵府城,因为距离远,高大的江陵府城在视线里变的很渺小。

  “这个城池并不高大也不坚固。”他说道,“那些城墙挡不住好男儿们。”

  身边拥簇的将官们神情惊恐纷纷垂头,不过没有承庆的大斧落下来。

  “坚固的是守城人。”承庆接着说道,“不知道支撑他们的是绝望还是希望。”

  能够得救是希望,而绝望是死路一条。

  为了能得救所以拼命的守城,而生路无望也就只能一心拼命。

  承庆哈哈一笑:“我会让他们是前者。”说罢将手中的长斧一挥,一手拍马,枣红马发出一声嘶鸣,扬蹄向前奔去。

  承庆亲自攻城了,将官们不敢迟疑纷纷嗷嗷叫着跟上,一时间恍若万马奔腾,正攻城的兵马如同被狠狠的抽了一鞭子,原本的疲惫顿消,再次拼命的向前。

  箭如雨,投石车的石弹,在城门上下交汇,每一次交汇,城墙下有一片人倒下,城墙上也有一片人消失。

  曾经坚固的城墙已经狼藉不堪,伴着轰隆一声响,墙头坍塌一片,其后的民众猝不及防有的跌下,有的被砖石砸中,惨叫一片。

  站在空中看江陵府城就像海浪和礁石,海浪已经冲刷了无数次的礁石,坚固的礁石已经松懈,随着每一此冲击都跌下石块,而现在又用一波更凶猛的海浪涌来。

  这海浪似乎掀起了整个海水,像巨大的手掌,又像是张开血盆大口的恶魔,这一击势在必得。

  知府站在城墙上闭上眼:“挂白旗。”

  身边的将官们眼中绝望含泪:“大人!就算挂了白旗,也是要被屠城的。”

  知府看着城门下站着的木和尚:“木大师会去劝阻承庆。”

  虽然他们对木和尚很钦佩,但作为官兵,尤其是现在这个世道,根本是不相信言语能制止刀枪的,言语只能抚慰没有刀枪的人。

  “承庆是个恶鬼。”一个将官喃喃,“佛祖也镇不住的恶鬼。”

  知府看着城门下,木和尚的身边已经跟随了无数的民众,有人在跪拜有人在哭都在请求他的挽救。

  先前他用木和尚是细作才勉强压下民众们的疑问,现在把木和尚放出来,江陵府大难难解的念头也再次被放出来。

  知府长叹一声:“气势已散,无力回天了。”

  他抬抬手,要发出投降开城门的号令,一个兵忽的发出叫声。

  “事情有变!”他喊道,或许因为太突然自己都不敢相信,声音都变了调。

  变调的声音被城头的惨叫掩盖,城门下的人听不到。

  站在城门下的木和尚抬起头,他听到了,一向平静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事情有变?有什么变?

  “援军!”知府喊道,“是援军!”

  他扑向城墙外,顾不得城外飞来的箭雨石头,竭力的看向远处。

  原本扑来的大手,张开的大口,像是被人从后按住......不,说按住是夸大了,确切的说就像被手指戳了下。

  戳的力度不大,但对于全神贯注向前的猫儿还是吓了一跳,它的动作略微停下,微微的回头。

  承庆没有回头,只是勒马让动作放慢。

  “援军?哪里来的?有多少?”他问。

  “剑南道,他们在这里护送李奉安亲族,前些日子已经离开了,应该是护送安全地方后来救援,现在攻击我们后方的有三千多。”副将道,神情有些不安,“只是彭城大营也被攻占了。”

  承庆哈哈一笑:“剑南道小儿果然有些胆子。”勒住的马匹没有掉头,而是再次催马向前,“不用理会他们,待拿下江陵府城再送他们去伺候他们的主子。”

  略一停顿的猫弓背跃起,来势比先前更加凶猛。

  但站在城墙上枯木一般的胡知府却腾腾燃烧起来:“守住城门!拼死也要守住城!所有人,守城!都守城!”

  “我们有援军了!”

  “援军来了!”

  其他的将官们也跟着大喊,冲破城头的惨叫厮杀传入上下每一个人耳内。

  原本惶惶无措的民众都梗起了脖子,援军啊,真的有援军来了?

  “是援军,是真的有援军。”知府将木和尚拉上城墙,指着远处,短短一刻,虽然城门下的攻城依旧凶猛,但远处已经可以看出对战的场面了,“和尚,江陵府城危难是可解的!”

  木和尚神情恢复了平静,没有羞恼也没有激动:“大人,连我都能看出这些援军是阻止不了承庆攻城的,这只是多死更多的人。”

  身边的将官们愤怒:“和尚,胡说什么。”

  好容易激起的士气,又要被这和尚三言两语毁掉吗?

  知府没有恼怒,反而笑了:“我看得出,援兵不多,跟承庆的凶军打的很艰难,但是!”他用手重重的拍打残破的墙头,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他们人不多,都要来救援我们江陵府城,他们不怕死,我们怕什么死。”

  他转过头,一双红眼盯着木和尚。

  “现在我要守城,不是因为有了希望活命,而是为了这些援军。”

  “如果让承庆攻下江陵府城,那些援军就孤立无援,赤裸荒野,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了。”

  四周的幸存的官兵民众也红了眼,攥紧了手,他们的精神和体力也已经耗尽了,其实适才说有援军,也没有燃起多少希望等候被救,但如果是救别人呢?

  他们就算死,死的也更有意义了。

  “我们没有能力出战,但只要守住城,这就是对叛军的两面夹击!”

  “前无进路,后无退路,就算是承庆他也要死伤惨重!”

  “我们江陵府不是好欺负的!没有援军的时候,我们还能守城二十天,有援军我们的城绝不会被攻破!”

  知府的声音在城头上嘶吼,不止对着城上的官兵民众,还对着城门下围着的老人孩子妇人和尚乞丐大夫伤者芸芸众生。

  他状若癫狂声音喊的嘶哑,挥动着手脚,一阵狂风吹来掀掉了他的官帽,本就散乱的头发顿时狂舞......

  大人不会是大悲大喜刺激之下疯了?四周的将官有些惊讶,没想到胡知府紧接着又说出一个让大家惊骇的话。

  “木大师。”知府双手抓着乱飞的头发,看着木和尚大声问,“此风是什么寓意啊?是吉还是凶啊?”

  上一次就是问吉凶,和尚一声凶差点毁了城,现在这么要紧的时候再问,要是和尚再说一句凶,那立刻马上江陵府城就守不住了。

  将官们伸手不知道该架住知府还是先将木和尚打晕。

  木和尚没有头发,他伸出手抓住风,道:“事情有变,此乃吉兆。”

  胡知府哈哈大笑,伸手向天:“大吉,大吉!守城!守城!”

  城门上下一片喧嚣,嘶喊声震天。

  “守城!”

  “守城!”

  ......

  ......

  壕沟里已经填满了血肉,前方厮杀声不断,后方的厮杀声也越来越逼近。

  承庆挥刀砍飞眼前一人,也不论是城上掉下来的江陵府兵,还是自己的兵,血在日光下如雨而落,近前的副将视线模糊,心神更加动荡,但还是咬着牙扑过来。

  “大人,又有援兵来了。”他喊道,“后方要被攻破了!”

  喊出这句话,眼前寒光一闪。

  副将只觉得腿一软跪倒在血水中,拼命又喊出一句话。

  “是淮南道楚国夫人的援兵到了!”

  长斧划过副将的头顶落在地上,溅起一片血污。

  “淮南道?”承庆声音有些惊讶,“那女人真的派兵来了?”

  而且这么快?那岂不是意味着马江不敌,所以那女人有余力援助江陵府?

  “是的,是的,从西面杀过来了,尘烟滚滚,目测数千人!旗帜林立淮南道楚字。”副将侥幸留得一命,知道是什么救了自己忙细细说来。

  “马江这个废物。”承庆骂道,但还是将长斧拔出,“那又如何?我岂会怕她!攻城!”

  副将忍不住跪向前一步:“大人,我们损失太大了,这城池攻不下,我们后方两面被夹击,大营也失守,情形极其不利,不能在这里久战......”

  他的话没说完疾风划过,砰的一声,头上的盔帽被长斧斜劈开,血顿时流了一脸,副将大叫一声栽倒,耳边嗡嗡乱想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他还能听到承庆的话。

  “就算被夹击,他们奈何不了我,只要我攻下江陵府城,他们就死定了。”

  “大人,大人。”又有一副将扑过来,丝毫没有被跪在血水里一脸血的同伴吓到,“东面也有援军来了,是东南齐山的旗号!”

  东南,那边可是安德忠,承庆的长斧收回没有砍在这个副将头上,齐山竟然也派援军过来了,难道安德忠那边也不顺利?

  被砍掉帽子血流满面的副将抬起头喊道:“大人,不是小的们贪生怕死,实在是情况危急,就算攻下江陵府城,外边有剑南道淮南道东南道卫军,必将大人围困。”

  另一个副将忙抢过生机:“我等自然不怕围困,只是小都督那边情况不明,如果不能及时支援,耽搁了大事,实在是得不偿失。”

  拿下江陵府,就算拿下江南道,如果安德忠出了事,他可算不上什么战功,而东南这边的叛军也会受到大创,承庆是个凶将,但也不是只知道冲杀......

  承庆眉头皱起,牙齿咬的咯吱响,然后猛地转身向近在咫尺的城墙上将长斧扔了过去,伴着一声嘶吼,长斧如箭飞跃竟然逼近城头,城墙上的顿时扔下木棍石头阻挡,长斧被干扰摇晃饶是如此依旧穿过这些石头木棍砰的一声插入城墙壁上,溅起一片碎石......

  “退兵!”

  ......

  .......

  伴着城墙上哄然欢呼声,承庆大大军如潮水般退去。

  尽管是退兵,也并没有溃散,少不得又与援军大战一场。

  不过既然是退兵,肯定不会久战,江陵府的官兵民众都能松口气了,危难可以说已经解除了。

  厚重的狼藉的城门被缓缓的推开,胡知府第一个冲出来,迎向奔来的兵马。

  “没想到啊。”他看着飞扬的剑南道旗帜,感慨,“李二老爷果然说话算话。”

  他自己都没有当真,李奉常是什么人他很清楚。

  没想到李二老爷真的把剑南道的兵马送回来了。

  是看走眼了还是乱世中人当刮目相看?

  只是,看不到李二老爷,一马当先的是个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