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二十七章 我家的兵马
  剑南道送来了五千兵马,比送去太原府的一万兵马明显亲疏有别。

  李老夫人听到左氏伺候用饭时安慰说大小姐那边有一万兵马守护,老夫人不用担心后,叫来李奉常把李奉耀骂的狗血喷头。

  “我是他娘,有我才有他,有他才有他女儿,这个不忠不孝的狗东西。”李老夫人拍着桌子,又是哭又是骂,“给他女儿送了一万兵马,娘这里才五千,我生他养他这么大,还不如一个小丫头。”

  骂完李奉耀,又哭李奉安。

  “我的儿,你死得早,才让你兄弟作威作福。”

  在厅内跪着的李奉常听的有些糊涂,如果是李奉安在,太原府那边不知道要送多少兵马呢,亲疏有别是理所应当呢。

  他们谁又敢说什么?母亲难道会骂?早就习惯了.....

  “母亲母亲。”李奉常忙安抚,“小声小声。”

  李明琪代替大小姐的事是秘密啊。

  “大小姐身份不一般,所以三弟才多派兵马。”李奉常解释,“而且兵马派到那里,不仅是守护大小姐,还要守护项氏,太原府也少不得托付,毕竟大小姐是项家的媳妇了,要留在项家。”

  李老夫人哼了声。

  李奉常上前扶住母亲的膝头:“三弟是接我们去剑南道的,五千兵马足够了,等我们到了剑南道,那里何止有一万兵马,三万四万五万要多少有多少,都守护着母亲。”

  李老夫人道:“我不去剑南道,江陵府好好的,我不离开我的家,我在这里长大,我也要死在这里。”

  李老夫人什么时候这么英勇了?刚听到叛乱,叛军离着江陵府十万八千里时,她就吓的晚上不能睡,让家院时时刻刻巡逻守着。

  现在安康山占据了京城,叛军扩乱到半个东南,她反而不怕了?

  李奉常实在不太能理解女人的心思,只能不断的劝,还是左氏告诉他母亲不想去剑南道,是因为怕到那里不再当家做主。

  “怎么会这样想?母亲到了剑南道还是母亲。”李奉常皱眉,就像他到了剑南道还是李奉耀的兄长,剑南道的事就要他来做主,想到这个只会迫不及待前去啊。

  男人和女人怎么能一样,左氏笑了:“母亲在剑南道人生地不熟,三弟再孝顺,门一关,不想让她知道什么不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不了。”

  当母亲的还要做什么?李奉常皱眉,不得不说母亲的脾气越来越古怪,大概是没了大哥的压制......

  “还是让那边再多送些兵马过来吧。”左氏懒得解释,直接给建议。

  其实她也不想去,路途那么远,外边那么乱,尤其是剑南道附近,现在江陵府很安稳,四周都有卫军将叛军阻挡在外。

  再后来新帝在麟州登基,振武军武鸦儿率十万大军平叛势如破竹,想来用不了多久叛乱就结束了,何必千里迢迢冒着危险去剑南道。

  李奉常被妻子一番说服,最终也同意了,写信让李奉耀再送些兵马来。

  李奉耀不知道吃了什么药,气急败坏的写信说没有兵马了,让他们快来剑南道。

  李奉常顿时也生气了,这个三弟自以为掌管了剑南道,就以李奉安自居,不把他这个大哥放在眼里了,这要是去了剑南道,自己要在他手下讨生活吗?

  论辈分他才是剑南道该听命的人。

  李奉常便不再理会李奉耀,以母亲的名义给剑南道府衙写了信,给李明玉写了信,直接要兵马。

  李奉常写了两封信,收到了四封回信,除了被李奉耀掌控的道衙狗屁不通的回信,李奉耀捶胸顿足的回信,李明玉答应立刻让剑南道派兵的废话信,还有一封叫做韩旭的人写的信。

  韩旭说剑南道没有保护李家的兵马,只有保护大夏的兵马,立刻马上把兵马调回,如果他们想来剑南道,就随着兵马回来,如果不想来,就不管了。

  李奉常又是惊又是气,他当然知道韩旭,但韩旭怎么还没死?怎么还是跑到剑南道了?剑南道要被韩旭夺走了!

  他顾不得再骂李奉耀,急急忙忙的给李奉耀写信,告诫,提醒,又给项云写信,让他务必守好剑南道.....

  信来信往,兵马纷乱,时间就过去了,一切乱糟糟的时候,江陵府突然就危急了。

  安康山坐稳京城,安德忠一心立功,免得被几个留在父亲身边的兄弟们抢了父亲的宠爱,一改谨小慎微,率七万大军抢攻东南诸道,短短数日十几州府失守。

  江陵府顿时暴露在叛军铁蹄刀枪之下,甚至有人已经见到叛军,万幸只是叛军先锋,逃得一命。

  江陵府驻兵不多,这些日子李奉常跟剑南道李奉耀书信拉扯,剑南道来的五千兵马便一直在江陵府的兵营,江陵府兵营很大方,富饶之地不缺粮草,又敬仰剑南道李都督。

  “李都督是我们江陵府人,江陵府和剑南道就是一家人。”江陵知府热情的说道,负担了这五千兵马的粮草吃喝用度。

  有官府出面安置李奉常很高兴,也认为理所应当。

  不过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剑南道的兵马主动帮忙在江陵府境内巡逻护卫,叛军的动向就是他们最早发现的。

  得知叛军就要打过来了,李老夫人再也不怕背井离乡了,立刻要去剑南道,但五千兵马和江陵府的驻兵去戒备迎战叛军了。

  李奉常让人去唤,兵马听到召唤很快就回来了。

  李奉常拿出家中金银置办了粮草,李老夫人也不讲究车马是否舒适,只要求方便赶路,但想走却没那么容易走。

  家中奴仆众多,带谁不带谁,带走的欢喜,被留下的惊恐,奴仆间又父子母女亲戚关系复杂,三个媳妇都想多带自己的亲信,小姐们身边的丫头都有父母难舍,公子们难挡红袖添香侍儿的眼泪,家中乱作一团。

  李家也不仅仅只有他们一家,李氏族人还有姻亲友朋纷纷找来,祈求能带着一起去剑南道。

  除了家人亲朋,江陵府的民众也围住了李家大宅。

  看着数千精兵列在城门,民众心生欢喜和期盼,当得知这些精兵要走,纷纷跑到李家大宅外跪求随行。

  李家顿时恍若被暴风雨包围的孤岛,大门根本就不敢开。

  “怎么不敢开。”李明冉说道,“兵马进来开路,谁能挡得住?”

  她坐在李老夫人屋子的里间,身后的床上摆着高高的加了锁的箱子,透过窗户紧张的看着外边,怀里紧紧抱着两个泥娃娃。

  这是她最喜欢的泥娃娃,原本有一套五个,日常都是当真娃娃伺候,吃饭喂水陪玩,结果那些丫头为了去剑南道的机会,争抢做抱娃娃的丫头,摔了三个。

  为了防止一个娃娃都留不住,李明冉干脆自己日夜都抱着。

  李明华笑了:“那我们这辈子都别想再回江陵府了。”

  用大夏的卫兵驱赶阻挡江陵府的民众,说不定还要动刀枪威胁,说不定还会有激动的民众冲上来被无眼的刀枪伤到。

  李家一众人这样离开江陵府,将来府志上肯定会跟叛军记录在一起,有李氏纵兵马驱赶民众弃城而去。

  如此行径,他们会被所有人唾弃。

  李明冉抱着娃娃不解:“这怎么啦?城里有钱人进山上香还用家仆驱赶路人呢,被马踩被棍子打的多得是,惊动官府的也不少,也没见江陵府就容不下他们。”

  李明华从她的话里挑出两个字:“家仆。”

  家仆行事,是主人有小恶,但现在李家指挥的不是家仆,是卫军,那就是大恶了。

  “其实人都自私的,现在的卫军本来就是掌兵的人所有。”李明华将手里的小匣子放下。

  里面装着她最值钱的首饰,母亲叮嘱不要交给任何人,生死大难临头,贴身丫头婆子也不敢太信任了。

  “如果一开始我们就走,也不会有麻烦。”

  “现在大难临头,我们想要自己逃生去,就怪不得被人怨恨咒骂。”

  李明冉有点听懂了,哼了声:“谁让他们没有大伯父,不对,堂弟当节度使,这应该怪他们自己。”

  李明华笑道:“你说的也对,也不对,总之,现在我们李家,要么当好人,要么当恶人。”

  “怎么当好人怎么当恶人?”李明冉好奇问。

  李明华道:“恶人就是我们用兵马开路,谁都不带,只我们一家人决然而去,好人嘛,就是我们留下来,跟大家所有人同生共死。”

  李明冉瞪眼喊道:“什么好人坏人啊,这分明是当活人还是死人呢!”

  明明能活,非要寻死,傻子也不会这样。

  李奉常此时就这样想,他看着站在面前的江陵知府,心想自己长的很像傻子吗?

  “胡大人。”他叹口气,“你这不是让我们为难吗?”

  江陵知府穿着官袍,神情憔悴,声音有些沙哑:“我知道,我这要求委实无礼。”

  他俯身掩面,一府之首圣人子弟七尺男儿哭了起来。

  “只是万千子民的生死,本官不忍.....。”

  “李老爷,您也是江陵府人,大都督也是,这是你们的故土,这是你们的乡民。”

  李奉常伸手掩面:“大人啊,故土罹难也非我愿啊,背井离乡我们也苦啊。”

  他还没有发出哭声,门外先有哭声传来。

  “我的儿啊,你死的早。”李老夫人被一群妇人拥簇着冲进来,撞开低头掩面的江陵知府,坐在椅子上大哭,“你的娘就要被人逼死了,你纵然留下孝心让兵马护卫你娘,但你到底不在了,挡不住别人欺负你娘啊。”

  李奉常松口气,不用哭了,放下袖子扑过去:“娘,娘,不是这样的,你不要急。”

  李老夫人一手抓住他劈头盖脸就打:“你这个不孝子,你想干什么?我大儿来接我,你为什么不让我走?你要害死我?你为什么要害死我?”

  李奉常狼狈也不敢躲避,干脆跪下来任凭打骂,身边的妇人们又是哭又是喊。

  厅内乱成一团。

  江陵知府站在这里似乎存在又似乎不存在,他看着哭闹的妇人们最终叹口气。

  “是我自私了。”他说道,俯身施礼,“是我的错,老夫人请息怒。”

  李老夫人看也不看他,只骂李奉常。

  江陵知府整了整衣冠,道:“老夫人息怒,我这就去给你们开路,让大家散开。”

  他说罢转身出去了。

  李老夫人停下哭闹,将李奉常抓起来:“立刻马上走。”再看室内,“谁也别再胡思乱想,我的儿接的是我,是他的兄弟子侄,你们别再惦记你们那些乱七八糟的亲戚,你们要走就跟我们,舍不得亲戚就去他们那里。”

  这是说的媳妇们,媳妇们低下头垂泪。

  “家里的下人,除了每房跟车的十人,余下的想走就跟着走,没车没马自己想办法,不想走的看门护宅赏金十两。”

  这是下人们都可以带上了?纵然没车没马,有大批兵马在前,他们追着也是希望,顿时厅内响起欢喜的哭声。

  李老夫人快刀乱麻,有了希望的下人们动作利索,很快就将车马准备好,不想走的当场发放金银,想走的背起了早就收拾好的包袱,跑出去买车买马买驴,作为李家的下人,走出去都是自给自足的人家。

  主家不提供车马,他们自己也买得起。

  紧闭多日的李家大门打开了,并没有民众扑上来。

  “都让开了呢。”李明冉掀着车帘往外看,“还有兵马为我们开路呢。”

  门口是有很多人,但没有堵住路都站在两边,也没有吵闹哭喊,神情悲伤木然或者愤怒的,两边有兵丁手持兵器将他们格挡。

  这些兵马不是剑南道的,而是江陵府的。

  “快放下车帘。”坐在一辆车上的嫂嫂们忙说道,将李明冉的手拉下来。

  真无趣,她看着挤在车厢里,避开车窗的嫂嫂们,这是不敢看还是羞被看到?李明冉噘嘴,她长这么大还没这样过,坐马车也好,骑马也好,走路也好,都得意洋洋光明正大堂堂正正。

  李明华坐在窗边,没有掀车帘,视线看着窗外,听着有知府的声音从外传进来。

  “我们江陵府有五千兵马,会守护大家,守护城池。”

  “叛军距离我们还有很远,东南道齐大都督带着平远军,建州军数万兵马与叛军作战。”

  “我们紧邻淮南,淮南道楚国夫人正在收复淮南道,叛军节节败退,我已经派人向她请援。”

  “楚国夫人心慈仁善,救孤助贫,又英勇善战,奔助沂州,突袭安东,振武军威名赫赫。”

  “就算这些也挡不住叛军,我胡望江一定会把你们送去淮南道。”

  “只要你们进了淮南道,楚国夫人一定会让你们活命。”

  他的声音嘶哑,不知道喊了多少遍,一遍又一遍,喊开了恐惧的民众,喊开了一条让他们逃走的路。

  李明华垂头,微微抬手擦去莫名流下的一滴眼泪。

  不知道是胡知府的话,还是话里的楚国夫人,让街上的民众变的安静,安静的目送这长长的车队。

  李奉常就算坐在车里也受不了,下车对胡知府道:“大人,我已经让剑南道再派兵马来,很快就到了,我们如果到了平安的地方,马上就让这些兵马再回来,助大人守城。”

  如果,再,这种话胡知府只是听听,他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

  没有人捧场李奉常也说不下去了,对胡知府抱手一礼转身上了车。

  长长的车队驶出了城门,等候在城门外的五千兵马形成方阵。

  在李家车马后不断的有车马以及徒步的人群跟来。

  虽然李家只让下人跟随,但其他人跟随也不会驱赶吧,跟随在这些兵马后,也许比城池更安全。

  风掀车帘李明华看到大路上的喧闹,这喧闹再不是往日的喜庆安乐,只有惶惶悲戚,人群中还有个和尚.....

  他带着斗笠拿着木杖穿着破僧袍,在涌涌的向外跑的人群中逆行向城中而去。

  兵马围拢遮挡了视线,将江陵府城抛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