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十章 韩旭的条件
  “韩大人,您辛苦了。”

  裹着白斗篷粉雕玉琢的李明玉踏进府衙,拱手以同级见礼。

  韩旭抱手还礼,视线落在李明玉身后的妇人身上。

  妇人相貌平平像个粗使娘子,她待二人见完礼伸手解下李明玉的斗篷,随着李明玉入座安静的站在其身后。

  张安王林说了李明玉有一个奶妈,事无巨细的照看,在无人之处娇惯宠溺,这么大了还喂饭。

  这分明是把这孩子故意娇养变成一个纨绔不能自理的废物,可见剑南道人的险恶用心。

  剑南道已经乱了,充斥着乱七八糟的人,李奉安的弟弟在内耀武扬威,曾经倚重的左膀右臂项云离心,对剑南道的求援视而不见,剑南道的兵马四分五裂,被不同的人随意的调遣,外嫁大小姐,江陵府的祖宅......

  乱成一团,这样下去李奉安留下的重兵之地就要荒废了,甚至极有可能变成叛军,危害大夏。

  “韩大人,我可担心你了。”

  孩童清甜的声音打断了韩旭的凝神。

  韩旭看向他,坐在椅子上的李明玉露出孩子的关心,又双眼闪闪亮。

  “韩大人你真是太厉害了。”他抓着椅子扶手,满是孩子的崇拜。

  韩旭笑了笑,他不会把他当作孩子的。

  中里端了茶过来放到李明玉桌上。

  “李都督请用茶。”韩旭道。

  李明玉双手捧起喝了一大口,露出舒服的笑。

  虽然锦衣暖车,但正月里行路还是辛苦,大人都受不了,更何况孩子,谁看了不可怜。

  韩旭没有可怜,他甚至没有看李明玉,而是看了眼站在后边的妇人。

  张安王林说那妇人将李明玉把控的密不透风,穿的衣服吃的东西都经过她手,李明玉在山南道,出了自己的院子,别人端来的水都不喝。

  可见剑南道对别人的戒备,这戒备也可见剑南道与其他人的离心,大家都是大夏卫兵,同心协力同甘共苦平叛,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但现在看那妇人没有阻止李明玉喝茶,嗯,这是为了表现对他韩旭的放心贴心以及同心。

  “韩大人的茶好甜。”李明玉捧着茶杯甜甜笑道。

  韩旭道:“天冷,喝点甜的好。”

  李明玉在椅子高兴的扭了扭:“韩大人特意给我准备的,谢谢韩大人。”

  韩旭笑了笑端起茶喝了口,静等这个小孩子说来意。

  小孩子没有多大耐性,喝完一杯茶李明玉道:“韩大人这里已经安稳了,您快些回剑南道吧。”

  他一脸激动崇拜和期盼。

  “你这么厉害,有你在剑南道,剑南道无忧,不对,剑南道会更好!”

  有时候说动一个人需要很多理由,韩旭想着张安王林说的那些,他们偷听到剑南道的几个将官在商议,怎么借口为了安稳山南东再派些兵马来,怎么说剑南道不安稳,李三老爷怎么碌碌无为又贪财霸权跋扈,要不要让人装扮叛军假做混乱,于情于理韩旭就应该去剑南道了等等。

  但其实有时候说动一个人崇拜和信任就足够了,尤其是一个小孩子的崇拜和信任。

  韩旭真有些心动了,他沉吟一刻:“不过目前有件事我要先解决一下。”

  李明玉看他的眉头,惊讶:“这里还有什么麻烦吗?”又欢喜,“大人尽管说,剑南道任凭大人调遣。”

  韩旭道:“不是这里,是我一个....旧识遇到了麻烦,请我帮忙。”

  这个对话显然不在预料之中,李明玉忍不住回头看站在身后的妇人,然后才看韩旭,好奇问:“哪里的旧识?什么麻烦?”

  韩旭道:“皇帝敕封淮南道主,朔方节度使武鸦儿之妻,楚国夫人。”

  李明玉瞪圆眼,站在身后的妇人也终于看向他,不再只是用眼角的余光偷窥。

  “你们应该知道了吧?淮南光州府有内贼世家勾结叛贼动乱,皇帝诏书武氏为楚国夫人掌管淮南道。”韩旭淡然道。

  如今各地都盯着各地,有风吹草动就传开了,李明玉显然也知道了,他点点头没有隐瞒,且道:“光州府的叛乱已经被平息了,楚国夫人好厉害。”

  韩旭看了眼这孩子闪闪亮的眼,他说的认为楚国夫人很厉害是真话。

  真话就好。

  “光州府的动乱虽然已经平息,但问题没有解决。”韩旭肃容道,“这也是引起动乱的最根本原因,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光州府依旧难安。”

  李明玉和那妇人都看着他,神情也有些紧张凝重。

  韩旭看着他们:“我与楚国夫人在宣武道曾一起平叛,与楚国夫人临叛军阵中结下同生共死之谊,武少夫人倾慕信任我,她此时遇到困难,所以请我帮忙。”

  李明玉的眼眨啊眨,似震惊似激动似....没听懂。

  他听懂没听懂不重要,他背后的大人听懂就行,韩旭看了眼那妇人,那妇人原本木然的眼神满是惊讶,遇到他的视线忙垂下头.....

  “那,有什么难题?”李明玉问自己听懂的,“不知道我们有什么可以帮忙的?都是大夏卫军,淮南道安稳对我们剑南道也是关系重大。”

  韩旭长叹一口气,道:“民生,淮南道救护无数流民,钱粮艰难。”

  李明玉哦了声:“是钱啊,这个....”

  他的话没说完,突然停下来。

  韩旭凝思入神,眼角的余光依旧清晰的看到那个妇人在后戳了下李明玉的肩头。

  剑南道不缺钱,小孩子从来不觉得钱算大事,所以就要脱口而出给钱了,但对于大人来说,钱不仅是钱,还是条件是权利,要用它换取更多的利益。

  早在他的预料中。

  “.....韩大人稍安,同为大夏子民,民生有艰,我们应当共抗。”李明玉便接着道,“我去与大家商量一下,看能帮些什么。”

  韩旭没有客套:“那我先替楚国夫人多谢李都督了。”

  李明玉脸上绽开笑容摆手:“不用谢不用谢,应该的应该的。”

  他从椅子上一跳起身,对韩旭要施礼告辞。

  韩旭唤住他:“李都督,我暂时不应该去剑南道。”

  李明玉圆溜溜的眼看着他,神情难掩紧张戒备不安。

  “待你我共同平稳了山南道,剑南道再去也不迟。”韩旭看着他道。

  李明玉圆溜溜的眼迸发五光十色:“韩大人稍等,我这就去跟大家商议。”

  说完连礼都忘了施转身跑出去了,妇人急着追他,也没有对韩旭施礼便走了。

  韩旭并不在意这些虚礼,他只在意剑南道的人听懂他的意思。

  ......

  ......

  “桂娘,我没听错吧,韩大人这是选了我吗?”李明玉坐在车上激动的问桂花娘子,摇着她的手,“张安王林说了我的坏话,来劝韩大人与他们联手,桂娘,为什么不让我自辩,反而让我按照张安王林说的做?我按照他们说的表现出来了,韩大人竟然还选了我。”

  桂花娘子拍了拍他的手:“是的,不用怀疑了,韩旭是选了与公子你联手,没有选张安王林,你不用自辩,你做的这些都是别人教的,而不是自己想的,别人能教你,韩旭也能,你是个孩子,还是一张白纸,相比于张安王林难以掌控,韩旭当然更愿意选择你。”

  李明玉松口气拍了拍心口:“这下好了,我放心了。”

  “接下来正好顺应韩旭的要求,将钱通过他给大小姐送去。”桂花道,“这样韩旭也相信了公子的诚意,大小姐那边做事也方便了。”

  李明玉点点头满面高兴,但又有些不解,仰着头看桂花:“桂娘,韩旭说姐姐与他有同生共死之谊,信任倾慕他,同生共死我知道,姐姐说过,倾慕是什么意思.....”

  他的话没说完桂花娘子按住了他的头扭过去:“没什么意思,你听错了,他没说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