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说说当前的事
  知府不能也不敢阻止这些人出城。

  看到知府退步了,这些人也没有咄咄逼人,他们是风雅有礼的士人。

  “既然人多让官府为难,我们就按照大人你说的分批走吧。”他们和气的说道,“光州府是我们的家,我们不想让州府为难民众不安。”

  田家廖家说到做到,现在是田家的人在出城,廖家拥堵了街道的人立刻退回去。

  田家的人也不再都挤在城门,而是退了回去,每隔一段时间就走出来一群人,骑马坐车,赶着牲口拉着行李,虽然还是会引得街上拥挤,但比起先前好了很多,城门立刻不再拥堵,但是......

  “他们这样分批走,反而让恐慌惊惧更加蔓延。”长史站在城门上苦笑。

  纵然分批走这些世家大族出行也引人注目,街上的人奔走相告。

  先前拥堵城门街道的状况毕竟不是人人都看到,拥堵城门也不过拥堵一天一夜也就过去了,但现在分批而行,每天都有出城的,人人赶过来都能看到。

  “快来看,这是廖家的人。”

  “说得没错吧,他们是在搬家。”

  “天啊,他们要去哪里?”

  “他们为什么要走?”

  “难道还有比咱们这里更安全的地方?”

  “或者说咱们这里不安全了?”

  议论随着分批而行的人散开,街上变得更加拥堵,惊恐的民众上前拦着询问。

  田家廖家的人没有说是因为府衙苛政,被拦住的人或者推说不知是族长决定,或者说州府人口众多他们不想跟百姓抢生存机会,这是客气的,不客气的则都含蓄的说光州府不适宜他们生活。

  含糊从来都是引发猜忌之源,不说有时候比说还令人恐惧。

  知府的大厅里坐满了大大小小的官员,有的愁眉有的苦脸,有的愤怒有的悲愤。

  “什么听从大人的话,他们分明就是故意的。”

  “这么一来,城中什么流言都有了。”

  “少夫人和大人耗费了多少钱财,兵马前仆后继用了多少血肉,才安抚了民众,让光州府以及一半的淮南道平稳.....”

  “多少钱财吗?光州府到现在一共耗费了钱...”

  “余大人,余大人,这是个感叹,不是让你算数额,你快坐回去。”

  厅内议论纷纷,除了个别走神的,大家的话题都围绕田氏廖氏离开光州府。

  “不止是田氏廖氏。”一个官吏沉声说道。

  这话让嘈杂的大厅一阵凝滞。

  “城外的.....”一个官吏站在厅中的舆图前伸手要指点.....

  “怎么两张舆图?”一个声音插话问。

  大家便看向一个方向,厅中的后方角落,但那里可不是位卑的官吏所在,武少夫人坐在那边。

  以前武少夫人没有人忽略,现在更不能了,她不再遮盖头脸,穿着素锦衣裙,不施粉黛不带珠钗,她乌黑的发雪白的脸就是世间最华丽的,没有配饰能给她添光彩。

  武少夫人经常坐在这里,这一次她身后还多了两个人。

  一个年过半百一脸看透世事但眼神贼溜溜的老头,一个壮年神情桀骜但又难掩无根无基虚浮的男人,两个人都穿着青袍长衫。

  大家看他们好奇,他们看大家也是茫然,似乎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在这里在这里干什么。

  听着热闹看的走神了,姜亮就失神脱口说话了,问的问题还很蠢,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坐在一边的刘范恨的牙痒痒,觉得很丢人。

  武少夫人没有说话,那官员的眼神也没有半点瞧不起乡下人,认真的给他解释:“这张是大舆图,这张是我们淮南道。”说完这里的他还指了指另一架屏风,“那里还有一张舆图,是军中用的,光州府的舆图。”

  姜亮起身拱拱手道谢再坐下来,那官员便继续说话。

  “固元的蒋氏,良村的富氏,还有从外地来买下半个祁村的扬州焦氏。”他伸手指点着淮南道的舆图,“他们也都在准备启程,已经把消息放出去。”

  坐在正中的知府重重的叹口气:“现在已经清楚了,这些人是联合起来了。”

  要走的世家不会只有这几家,他们在观望,等待火上浇油。

  “民众们反应怎么样?”知府问。

  厅内的官吏们逐一站起来回话,神情和话一样沉重。

  “昨日有一百三十人跟随廖家出城。”

  “进入光州府的民众,按照昨日送来的名册计数,以三百左右的数目递减。”

  “商人们也在离开了,而且把消息传出去,很多在路上的要过来的商人立刻拉着货物跑了。”

  这才是最令人头痛的,商人们行走四方,最能散播消息。

  负责管理商人的官吏起身对知府郑重施礼:“大人,再这样下去,光州府要内乱了。”

  有官吏也站起来施礼:“大人,应该跟这些世家谈谈了。”

  便有很多官吏跟着建议,但也有人站起来反对。

  “这正是他们的目的。”一个生的五大三粗的官吏说道,“他们就是要让光州府乱起来,逼迫让大人向他们低头,这些世家的把戏一贯如此。”

  在坐的官员都很熟悉这种把戏,说是官员掌管一地,但因为官员都是异地任职,真正能掌控一地的是当地世代延绵的大族,官员们新到一地最先要拜访的就是这些人家,得到他们的协助,才能安稳当政,大家各取所需你好我好。

  这也是一直以来官员和地方豪族的默认规矩。

  所以这一次官府向世家大族要钱要粮,世家大族给了,但当世家大族要用这些付出换的自己想要的利益时,知府拒绝了,规矩就被打破了,世家大族就不干了,要给官府一个教训。

  “这些手段在以前管用,但现在是乱世。”另一个官吏也站起来挥袖,因为在乱世征战他亲眼看过战斗沾染过鲜血,人也变的粗鲁了几分,“他们根本就不敢真的离开我们光州府。”

  所以现在就是比的看谁沉的住气,看谁先低头。

  厅内两方意见争论起来。

  知府看了眼坐在角落里的武少夫人,武少夫人始终没有发话,他便做出了决定。

  “那就不理他们,看他们能走多少。”他说道,“加强兵马巡逻,安抚民心。”

  把所有的兵马都展示出来,这一场戏就看谁最能演的深入人心吧。

  议事散了武少夫人回了内宅,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发表意见,只有最后涉及到兵马,元吉站起来表示一切谨遵大人安排。

  武少夫人回去了,姜亮刘范也跟着回去了。

  武少夫人和元吉边走边说话,他们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姜亮和刘范能听到但又不太好意思听,心神也不宁,各自胡思乱想。

  武少夫人忽地回头问:“你们是从京城那边过来的,一路所见比我多,你们说现在光州府的兵马,在大夏实力怎么样?”

  或许是世家大族们闹的乱让武少夫人不安了,姜亮这个那个的没有直接回话,刘范倒是不客气,很干脆的道:“目前暂时在大夏或者第三或者第二。”

  武少夫人有些好奇:“首位是谁?谁又可与之争二三?”

  刘范道:“安康山首位,剑南道现在是第三,但将来或可第二。”

  武少夫人道:“因为那个娃娃节度使吗?”

  一直没说话的姜亮此时抢了刘范的话:“少夫人莫要笑,正是有了这个娃娃节度使才有可能位列前二,如果娃娃没有拿到节度使,或者晚两个月拿到,别说第二,前三前四也没有它的位置。”

  武少夫人哦了声:“是吗?娃娃提前两个月拿到旌节这么重要啊。”

  刘范啪的一击掌:“正是如此,所谓一步早步步早,晚一步等三年。”

  姜亮不甘落后:“如果不是这么早拿到旌节,也不能为谢恩入京在叛乱前就调兵遣将,也不会恰好进入山南西道,得以排兵布阵阻断叛军涉足西南.....”

  他们的话才起,就见回头的武少夫人笑了,天地一瞬间冰雪晶莹,两个人的话戛然而止。

  有谁能看到这样的笑不失神?

  武少夫人一笑转过身翩然而去,留下两人站在原地。

  “周幽王烽火戏诸侯才能得美人一笑。”姜亮伸手捻须喃喃,“没想到我姜亮一语便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