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侯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旧人此时新
  在街上的时候,李明楼被吓了一跳,她怎么也没想到一眼看过去,竟然看到了姜亮和刘范。

  虽然他们比那一世认识时年轻几岁,姜亮也没有那么胖,刘范身子看起来也不怎么壮,但面貌没什么区别,甚至看起来更沧桑一些....

  她认识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是项家的门客。

  门客跟游侠儿一样,随着大夏安稳几百年,已经没有了生存之地,凋敝了。

  战乱开始后门客才再次出现并盛行,一来是很多武将掌权需要幕僚,二来是很多文人被乱世打破了安稳的生活,曾经学成只货与帝王家的路子没有了,不得不寻找新的生路依附。

  乱世也是很多人的机会,世乱显英雄,不管是文人还是武将骨子里都藏着雄心勃勃。

  到乱世四五年后,权重兵多的大将们门下聚集了最少十几个最多数百个的门客,而很多豪族世家也都多少养着十几个门客,用来分析天下大势大将们的起伏,以便家族能掌握时机。

  李明玉身边就有几十个门客,李明楼自嘲的一笑,那些门客都是项云找来的。

  也真是奇怪,这么简单**裸的侵吞当时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呢?怎么就真的当做一家人不分你我,真是应了那句话,只缘身在此山中。

  一声轻响打断了李明楼的出神,她看向厅内,见姜亮靠在桌子上,手肘装作无意的撞茶杯,但在要跌落的时候被刘范长手一探扶住。

  “你干什么?”刘范恼怒压低声,“你少来做泼妇状,摔杯子撞桌子扭打,我才不会与你一起丢人,我们没打架就是没打架,就是要让这位武少夫人明白这个。”

  姜亮倚着桌子手点着刘范:“你这个年轻人真是糊涂,你说是我们从外边打到里面,然后由武少夫人责罚调解然后和解皆大欢喜好,还是让这件事是个误会,武少夫人做错了,然后对我们道歉再把我们恭敬有礼的送出去好?”

  刘范立刻明白他的意思,面色板正:“武少夫人知错能改才是神仙之人。”

  姜亮摇头:“神仙也有三分烟火气,更何况也要考虑普罗大众的喜好,民众可不愿意看神仙犯错。”

  “我就看不惯你这种样子,你还是不是读书人?”刘范道,又皱眉,“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吧?”

  “神仙就是泥人啊。”姜亮嘀咕,轻咳一声站直身子,“我知道你这种读书的年轻人,一身骨头很硬气,但是不要拖累我,我老骨头最怕事,我不争闲气。”

  刘范看着比自己矮一头的老头:“你老骨头怕事?你不争闲气?那你还把我的桌子掀了?还跟我抢生意?”

  姜亮嘿嘿一笑,顺手拿起茶杯吹了吹热茶:“当然是因为我不怕你啊。”

  啧的一声喝了口茶。

  茶很好,而且这大茶杯捧着莫名的有种熨帖的感觉。

  “你少....”刘范气道。

  刚张口听的外边一声笑,然后有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门口,姜亮放下了茶杯,刘范身子站的更直,两人的视线都看着站在门口的女子,她穿着白色的衣裙,衣服上有淡黄色的绣花,恍若仙气萦绕又恍若春花盛开。

  她看着他们,嘴角含笑,下一刻笑便收起来,春花顿散。

  “武少夫人。”姜亮深深施礼,刘范浅浅一礼。

  李明楼迈进来越过他们坐到正中,在她身后跟着两个六七岁的女童,懵懵懂懂怯怯生生,努力的要做些什么,又生疏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最后小心的把李明楼坐下后的裙角整理整齐。

  “去找哥哥们玩吧。”李明楼待她们做完了这个才说道。

  两个女童应声是,因为屋子里有陌生人盯着看,更加紧张连走路都不会,干脆蹬蹬跑了出去。

  姜亮刘范混迹街头,知道这些童子侍从,武少夫人最近将身边的人都送去军营充盈兵力,需要找新的侍儿,但不要大人,说如今正需要人做事,长成的男女应该去做更有用的事,所以只要那些十岁左右的孩童,于是挑选了大约有十个孤儿带进了府衙后宅。

  可是这么小的孩子们能做什么?而且都是贫苦人家的孩子,没人教养没有规矩,别说伺候人,连自己的管不好。

  这是当侍儿吗?是当孩子养吧,姜亮和刘范用眼角的余光对视一眼。

  神仙慈悲?

  做样子给我们看?

  两人眼角余光交汇便分开了。

  “少夫人,惊扰了。”刘范干脆利索先开口,看着端坐的女子,“这是个误会。”

  姜亮上前要说话又似乎想起来手里还端着茶杯忙又退回去放,这一耽搁李明楼先开口了。

  “你们说的我刚才都听到了。”她说道。

  姜亮放下茶杯转过身道:“少夫人,既然你听到了,那么你认为这件事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们错了,你就罚,你错了,我们就谢。”

  刘范没有说话,神情有些复杂,他是有一腔热血,但不是傻子,先前两人那样说话,就是说给外边人听的。

  在人家家里,怎么可能隔墙无耳。

  李明楼看着姜亮再次笑了笑,姜亮真是将虚假表达的干脆利索又坦荡直白,她甚至可以想象出那一世他们两个是怎么被安排来给自己当幕僚的。

  “项老太爷,你是让我们给她讲故事还是当幕僚?你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我要你们给她既讲故事又当幕僚。”

  所以他们给做了一件事发生之后才讲如何的幕僚。

  “你们是哪里人?怎么到这里来了?”李明楼问。

  她不打算开门见山吗?姜亮刘范对视一眼,没有隐瞒各自讲了来历,刘范在京城求学,姜亮在京城做私塾先生,他们互不相识。

  官宦之变时他们逃出了京城,一个家乡在易州一个在恒州,皆是范阳兵所过之处,当安康山举兵后有家去不得,一路漫无目的的奔逃,原本是要往西边太原府去避战乱求生路,听到说光州府有振武军护佑民众可得生路,这里更近所以就投奔来了。

  力气活做不了,天天吃粥又觉得有辱斯文惭愧,便在街上摆个位子写信挣钱糊口,也算是自力更生。

  “这乱世离散的人多,但按道理没有人写信,要写信也没办法送啊。”姜亮脸上笑呵呵,“这多亏了武少夫人开商路,商人们大生意做小生意也做,捎信打听亲人消息都变得容易了。”

  这个老骨头十分滑头的谄媚,刘范不想看他,接过话道:“所以生意还不错,不错的生意当然不可能一人想到,天下同行是冤家,我们两个难免纠纷争执,惊扰了少夫人,是我们失礼了。”

  只是失礼,但不是他们有错。

  谄媚和不卑不亢李明楼都没有在意,为什么打架也不在意,她其实只是问他们的来历。

  看来这一世因为自己这个异变,让原本该流落到太原府的两人来到了光州府,前世他们是不是也在太原府摆摊子写信,这个细节就再也无法得知了。

  “我知道了。”她点点头,看着二人,“我不用想这件事怎么做,不如你们想想能做些什么。”

  什么意思?刘范姜亮对视一眼,这个武少夫人自从出现就说话奇奇怪怪,总是跟不上....

  “来人。”李明楼没有再跟他们多说唤道。

  有两个**岁的男童从外边跑进来。

  “带这个两个先生去他们的住处。”李明楼道。

  刘范还想说什么,姜亮对他使个眼色,两人便文雅施然不惊不慌的跟着男童们离开了。

  途中刘范想从两个男童口中打听些什么,结果白费功夫,这两个男童什么都不知道。

  “饭菜我们会送来的。”

  “要什么也告诉我们。”

  他们只会说这个,然后便蹬蹬跑了。

  “用这样什么都不懂的小童当使唤人,其实也很高明。”姜亮站在床边,摸着软绵绵的被褥,“什么都不懂就不会被人套去话。”

  刘范没心思考虑这些,坐下来看着书架,这间屋子里还有书架,书架上还摆满了书,书桌笔墨纸砚更是齐全。

  “她想干什么?”他问,“她让我们想什么?”

  姜亮坐在床上感受许久没有体会的软暖,眉飞色舞:“先不说这个,你有没有发现这个武少夫人有些奇怪?”

  “她当然奇怪了,无名无姓突然出现大手大笔神仙慈悲,处处都是奇怪。”刘范道。

  姜亮摆手:“那与我们无关,我是说她对我们,你有没有发现,她对我们....”

  他斟酌着用词,似乎不知道怎么说,似乎要说的词他自己也不相信。

  “很熟悉。”

  刘范皱眉:“什么熟悉?”

  “就是她在我们面前没有丝毫的好奇,生疏,拘谨,坦然也不是那种坦然....”姜亮脸上沟壑皱巴巴的都在思索,“总之她坐在这里,就好像一直跟我们坐在一起,对话不是开始,而是一直在进行。”

  这老头子说的话跟写的信一样干巴巴,刘范嗤鼻,但他想了想,这样的感觉嘛,倒还真的有一点......

  有些人有高明的手段让人觉得自来熟,但陌生人就是陌生人,第一次见面肯定跟熟人相见不一样。

  “她早就盯着我们了?”刘范只能这样认为。

  “我觉得也是。”姜亮点头,伸手捻须,“不过她为什么盯着我们呢?难道是因为我有仙人之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