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奇迹的召唤师 > 2552 人类,胜了
  化为战场的乌鲁克中,原本与人类以及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拼命的厮杀,一直都发出着令人厌恶的笑声的拉赫姆们,某一刻里,身形突然一僵。

  “怎么会...!?”

  “不可能...!”

  “母亲!”

  拉赫姆就像这样,先是难以置信般的叫出了声,随即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突然像是破裂的西瓜一般,原地化作飞灰,烟消云散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不知道啊...”

  所有与拉赫姆激战中的人类以及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们均都看着这一幕,前一秒脸上还满是不顾一切的决然和战意,这一秒却是通通都愣住了。

  只有一众从者们,看着这一幕,停下奋战,一一若有所悟。

  “成功了吗?”

  “成功了吗?”

  “成功了吧?”

  浑身浴血的阿尔托莉雅alter、贞德alter、静谧、伊什塔尔、魁札尔以及豹人等人便一边剧烈喘息,一边看向乌鲁克外,似乎是想看到那道遮天蔽日般的兽影。

  但这会,她们自然是什么都没有看见了。

  “前辈...”

  玛修同样在喘息着,看着乌鲁克外的方向,神情忐忑。

  至于信长和两仪式,她们的战斗,亦是停了下来。

  “怎...么...会...”

  浑身遍体鳞伤的冲田就架着刀,睁大着眼睛,似想继续死战,却再也做不到一样,带着不甘和怨恨,化作飞灰消失。

  “哈哈...捡回一条命啦...”

  信长单膝跪在地面上,身上的伤势重得离谱,真正意义上的浑身浴血,看着化作飞灰消失的冲田,脸上泛起一丝苦笑。

  与冲田的一战,信长可以说是全程落于下风。

  毕竟,冲田乃是近代的英灵,本身没有什么神秘性,更没有具备骑乘以及神性技能,对于专门克制古老神秘和骑兵的信长来说,可谓是相性极其之差的对手,会变成这样,实属无可奈何。

  幸好,冲田被黑化以后,本身也带上了提亚马特这位创世之神的特性,让信长有了一丝反抗之力,否则,信长还真有可能折在冲田的手中。

  “我就知道,平时笑的那么人畜无害的家伙才是最危险的,你个混蛋冲田。”

  信长就像这样子呢喃着,声音中多少带上了一丝缅怀。

  反倒是两仪式这边,形势完全是反转过来的。

  “看来你们注定是要输的啊。”

  两仪式一边喘息,一边将手中的匕首指向前方,这样子宣言。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啊...!”

  牛若丸手中还握着断刀,身上竟是受到了一道道不可治愈的重伤,还失去了一条手臂跟半边脸,最后带着这样极其怨愤的不甘及憎恶,化作飞灰消失。

  对两仪式的魔眼没有防备的牛若丸打从一开始就被两仪式重伤了,结果自然是像这样,被两仪式几乎单方面的碾压,一直撑到现在,方才灰飞烟灭了。

  至此,两位过去被吉尔伽美什召唤出来,守护了乌鲁克长达半年的时间的从者,就这么退场了。

  周围的人们只能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心中的感受如何,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乌鲁克里,所有从提亚马特的黑海中诞生的魔物就像这样,一一化作飞灰消失,让激烈的死战宣告了结束。

  “赢了吗...?”

  “赢了吗...?”

  “我们...赢了吗...?”

  乌鲁克的幸存士兵们茫然的看着这一切,一时之间,竟是完全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这时,一个声音才从神塔的顶端响起。

  “都安静!”

  伴随着这样的话语,神塔的顶端上,王出现在那里。

  “吉尔伽美什王!”

  “王!”

  众人就像是见到了主心骨一样,一个个的都看了过去。

  这一看,众人才看到,吉尔伽美什竟是也浑身伤痕累累,不但到处都有伤口,还有一只眼睛像是被刺穿了一样的闭着,从中流出鲜血,染红了吉尔伽美什的半边脸庞。

  但是,在吉尔伽美什的脚下,却是倒下了一个人。

  “母亲...不可能...”

  金固像这样在地面上挣扎着,想起身,却没能成功。

  仔细一看,金固比吉尔伽美什更惨,虽然没有那么多的伤口,可浑身都像被烧焦一样难看,腹部还被捅穿了似的,流了一大堆的血。

  显然,吉尔伽美什战胜了金固。

  “把圣杯交给提亚马特以后,你的性能就下降到通常的规格了,而本王虽封印了大部分的宝具,只以魔术师的姿态战斗,但乌鲁克的圣杯还在本王手中,加上本王对你这具身体的性能相当的熟悉,你输的不冤,提亚马特的人偶。”

  吉尔伽美什瞥了金固一眼,这么说着。

  在开战之前,罗真就将吉尔伽美什借给自己的圣杯还了回去了。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所以,吉尔伽美什才能战胜将圣杯还给提亚马特的金固。

  而金固也没有像其余提亚马特的孩子们那般,直接化作飞灰消失。

  因为金固并不是提亚马特用自己的生命之海创造出来的孩子,而是使用了恩奇都的遗骸作为材料,相当于制造出了第二个恩奇都,就算其余孩子都消失了,金固还是会留下来的。

  “除了你以外的其余家伙就全部都灰飞烟灭了呢。”

  吉尔伽美什眺望着远方,嘴角勾勒而起。

  “看来,那个家伙成功了啊。”

  这句话,才刚刚落下,遥远的乌鲁克外,一道身影就向着这边掠来。

  那身影,仿佛驱散黑夜的太阳般耀眼。

  那身影,仿佛划破天空的流星般璀璨。

  少年就没有再披着漆黑的羽织,只是像大功告成了一样,有些疲惫一般,缓缓的掠进了乌鲁克中。

  最后,落在了神塔的面前。

  “前辈!”

  玛修忍不住唤出声。

  “御主!”

  众多从者亦是禁不住看了过来。

  所有人就通通都注视着罗真,眼中既有期待,亦有忐忑。

  罗真便回到了乌鲁克,回到了神塔之前,看着这众多的熟人们,脸上渐渐的浮现出一个笑容。

  “铮...”

  随着耀眼的光辉闪起,罗真举起手。

  其手上,一个黄金之瓮在闪耀着。

  看着这一幕,众人哪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呢?

  这个时代的圣杯被回收了。

  他们,成功了。

  于是,所有人都涨红了脸。

  下一瞬间...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喜极而泣般的欢呼声,在整个乌鲁克内响了起来。

  所有人就都在互相拥抱着,互相欢呼着。

  以玛修为首,一众从者们也扑向了罗真的方向。

  罗真也笑了起来,通讯器里不断的传来迦勒底的众人同样的欢呼。

  这一战,人类胜了。

  第七个特异点,至今为止最为危险和困难的特异点,就此,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