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奇迹的召唤师 > 2079 等着退场就行了
  其实,镜伶路自己是再清楚不过的。

  之前就说过了,镜伶路比外表看上去更加的聪明和冷静,同时也很擅长思考,怎么会不明白,就算自己解开了封印,依旧不是罗真的对手呢?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自己就算解开封印,充其量也就是宫地盘夫那一个级别的存在,甚至还有所不如。

  因为宫地盘夫的灵力是源源不绝的,就算镜伶路的灵力可以比拟宫地盘夫,他的灵力也还是有限的,会被消耗殆尽,不像宫地盘夫那般能够无限制的获得补充。

  所以,镜伶路若是对上宫地盘夫,一时半会之间的确不会输,可最后一定还是会输的。

  要不是这样,宫地盘夫也不会被曾经的罗真认为是怪物,连芦屋道满都在一定程度上认可了他的力量,承认他是当代最强。

  可就是这样的宫地盘夫,却不仅一次的败在罗真的手中,连罗真的一个式神都没有能够击败,在守着祓魔局的本部的时候就倒在了酒吞童子的脚下。

  虽说那是酒吞童子,三大妖怪之一,不但是龙神之子,而且还在千年前的平安时代里都掀起过巨大的灾厄,令得朝廷以及安倍晴明都无法无视,最终派出了源赖光以及其麾下的四天王这样的神秘杀手来讨伐,如此古老且强大的灵性存在,就算是宫地盘夫,拿不下,那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这样的式神,罗真却不仅仅只有一个。

  百鬼之中,诸如酒吞童子这样的大妖怪就还有很多,哪怕不到十指之数,依旧有着复数的数名存在。

  甚至,比酒吞童子更强的鬼神都是存在的。

  罗真就支配了这样的妖魔鬼怪们,让他们俯首称臣不说,麾下还有着两名神祇,本身的实力更是非同凡响,结果单凭一人就占领了整个东京,将阴阳厅给逼上绝路,哪怕是〈十二神将〉聚齐都沦落到了这般田地了。

  既然如此,单凭自己一人,又能对其造成什么威胁呢?

  综上所述,镜伶路其实很有自知之明。

  但有自知之明是一回事,能不能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

  “在绝境里挣扎,再在死境里攀爬,这才是我最该挑战的极限!”

  镜伶路咧开嘴,癫狂般的笑了起来。

  “难得连百鬼夜行都出现了,传说中的神更是接二连三的出现,那不让我好好享受一下,实在说不过去啊,土御门!”

  镜伶路身上的灵力就开始暴动,让他手中握着的灵刀不断的震颤起来。

  显然,想吓走镜伶路,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镜!”

  仓桥源司立即低声呵斥。

  既然罗真那边没有阻止降神仪式的想法,那仓桥源司自然不想刺激罗真,更不想和罗真开战。

  可惜,仓桥源司现在已经阻止不了镜伶路了。

  过去,镜伶路之所以会服从仓桥源司的指示,很大概率上的原因就是被仓桥源司施加了封印。

  现在...

  “给我闭嘴!”镜伶路看都不看仓桥源司一眼,狞笑道:“难得都解开了封印,还把楔拔都取了回来,现在的本大爷可是有生以来的最佳状态,对手又那么带劲,怎么可以不打...!?”

  镜伶路便失控了。

  这里的失控指的不是镜伶路失去理智或者暴走了,而是不受仓桥源司指挥。

  “住手!镜!”

  宫地盘夫也出声了,却同样阻止不了镜伶路。

  “我们就先来玩玩吧!”

  说着,镜伶路举起手中的灵刀,对着罗真的方向,狠狠的斩下。

  这一斩,空气顿时炸裂。

  因为,名为〈髭切〉的灵刀以极快的速度汲取了镜伶路那庞大的灵力,让刀身闪耀起刺眼的光芒,形成了咒力的斩击,脱离了刀刃,像一轮弯月一样,一边切开大气,一边犁开大地,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斩痕的同时,切向了罗真的方向。

  对此,罗真连动都没有动一下,身上的大衣便无风自动,下摆化作黑幕,浑然暴起。

  “嘭!”

  闷击声中,咒力的斩击就被金乌的下摆给轰散。

  “好!”

  看着罗真轻描淡写的就化解了自己的攻击,镜伶路不惊反喜的叫了出来,竟是将手中的灵刀给扔了出去。

  “嗡!”

  灵刀立即绽放出光辉,让一名高挑纤瘦的男子出现,将其握在了手中。

  正是以〈髭切〉为形代的式神————楔拔。

  “把茨木童子给我叫出来!”

  楔拔似已经忍了很久一样,一边大叫,一边疯狂的冲向了罗真,速度快得惊人,简直就像是人型的炮弹一般,一边掀起狂风,一边窜至罗真的面前,高高的举起灵刀,一斩而下。

  “铛!”

  清脆的交击声中,携带着莫大的灵力的斩鬼灵刀刚劈开了空气,还没来得及触及罗真的脑袋,立即被一把燃烧着太阳之炎的圣剑给挡下。

  罗真便不知何时抬起一只手,手中火焰环绕,让太阳的圣剑显现。

  “不好意思。”罗真眯了眯眼睛,微微一笑,道:“我家的独臂鬼大概对你没什么兴趣,你还是去找另外一个茨木童子吧。”

  话落,罗真身上的大衣便又一次的暴起,下摆化作长矛,狠狠的轰在了楔拔的身上。

  “磅!”

  像是击发了大炮似的,落在楔拔腹部上的长矛携带着无与伦比的威力,将楔拔给重重的轰飞,令其一边全身闪烁着裂核的杂讯,一边痛叫着倒飞出去。

  而这个时候,罗真已经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了镜伶路的方向。

  在上面,浓郁的咒力在盘旋。

  “......!”

  镜伶路顿时感觉到了一阵难以言喻的危机感。

  危机感在告诉他,罗真准备对他发动攻击。

  而且,还是让他再也爬不起来的攻击。

  不同于昨天的咒术战,现在的罗真就不想再陪镜伶路玩耍下去的样子,稍微认真了起来。

  镜伶路就完全抵抗不了他。

  因为...

  “「不要动,站在那里乖乖的等着退场就行了」。”

  罗真无比平静的吐出的话语,却是携带着惊人的咒力,瞬间支配了镜伶路。

  不是言灵的话,还能是什么?

  镜伶路就被那可怕的咒力给瞬间侵入,连反抗都反抗不得了。

  “居然连解开封印以后都不能挡下区区一个言灵吗...!?”

  镜伶路不甘心的大叫。

  但再不甘心,依旧改变不了目前的状况。

  罗真的手指尖端,浓郁到可以用肉眼来确认的咒力就成形了。

  “嚯?”

  就在罗真准备一举拿下镜伶路时,其眉头突然微微一挑,干脆利落的散开了手中准备的咒术,转为展开一个结界,护在自己的面前。

  “————曩莫·萨缚·怛他孽帝毗药·萨缚·目契毗药·萨缚他·咀罗吒·赞拿·摩诃路洒拿·欠·佉呬佉呬·萨缚·尾觐南·唵怛罗吒·憾漫————”

  下一秒钟,庄严的咒文被吟诵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