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奇迹的召唤师 > 1953 站在这里的理由
  罗真就这么一直待在了贝德维尔的身边,注视着他,为了自己的命运,宣泄内心所有的感情。

  而阿尔托莉雅〔Alter〕则是放心的离去,不为人知的走在了阴暗的小巷里,前往自己的寝宫。

  只是,在那之前,阿尔托莉雅〔Alter〕遇上了不是很想见到的人。

  就在小巷的拐角处,身穿黑衣的两人便同时相遇,闯入对方的视野。

  “......”

  阿尔托莉雅〔Alter〕顿时停下了脚步。

  “......”

  贞德〔Alter〕同样停下了脚步。

  两人互相对望着。

  旋即...

  ““啧...””

  就像是在嫌弃着什么一样,两个反转状态下的从者竟是同时咋舌。

  紧接着,阿尔托莉雅〔Alter〕率先出声。

  “像你这样的人出现在这种地方倒也算是情理之中啊,阴沉魔女。”

  阿尔托莉雅〔Alter〕像这样子毫不客气的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你不是也差不到哪去吗?阴冷骑士。”

  贞德〔Alter〕不甘示弱的反击了回去。

  “我这叫视察,身为王,总得好好照看一下领民才行,但领民看到王的身姿只会过于惶恐,所以我这也叫体恤,你懂吗?骑龙女?”

  阿尔托莉雅〔Alter〕以理所当然般的口吻说着这样的话。

  “真是巧了,我刚好照料了一下那些明天要派上用场的龙种,比起笨蛋王率领的笨蛋领民,果然还是龙看起来比较顺眼,你觉得呢?笨蛋王?”

  贞德〔Alter〕讥讽般的出声。

  “我倒也并不讨厌龙,但我讨厌一根筋,只懂得喷火的龙,你不觉得被你照料的那些龙就都跟你很像吗?喷火女?”

  阿尔托莉雅〔Alter〕睥睨似的对着面前的魔女这么说着。

  “这样才好啊,只要它们能够乖乖的喷火,把那些只会将荣耀和秩序挂在嘴上,实则却一点能耐都没有的笨蛋领民及笨蛋领主都给烧光,这就已经很不错了吧?嘴欠女?”

  贞德〔Alter〕的笑容便显得是那么的邪恶。

  阿尔托莉雅〔Alter〕终于忍不住了。

  “嘴欠的是你吧?突击女?”

  阿尔托莉雅〔Alter〕眼中出现了杀气。

  “难道你就不嘴欠吗?冷血女?”

  贞德〔Alter〕用同样充满杀气的眼神瞪了回去。

  “看来,你不是很想参加明天的战役了,要不要我给你报个缺席?”

  阿尔托莉雅〔Alter〕的手中不知何时握上了漆黑的圣剑。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真巧,我刚好也想这么说。”

  贞德〔Alter〕的手中同样握上了诅咒之旗。

  两人便互相瞪视,眼中流露着杀气,手中的武器则出现了魔力的波动,像火焰一样,徐徐燃烧。

  只是,除此之外,两人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啧...””

  没过多久,两人再次同时咋舌,收起了武器。

  显然,她们都很清楚,嘴上说说就算了,真的打起来,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说考虑到明天的战役以及互相残杀的问题,就说战斗时产生的魔力波动,一旦过于剧烈,那立刻就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至少,那个与两人缔结契约的御主一定会注意到。

  要是把他引过来,那就没有必要了。

  所以,两人只能在嘴上说说狠话,实际上根本不可能动手。

  “真是可惜,明明是个不错的机会。”

  阿尔托莉雅〔Alter〕一点都不气馁的说着这样的话。

  “是啊,差点就可以铲除碍眼的东西了。”

  贞德〔Alter〕还是那么的不客气。

  两人就像是一对冤家一样,每次遇上,如无意外,都会像这般吵上一架。

  原因无它,只是因为看不顺眼而已。

  不,是不是该称之为看不顺眼,其实也有待商榷。

  毕竟,对于对方,两人其实都没有太大的意见,仅是因为性格方面的水火不容,亦即不愿意向对方服输,方才这般势如水火。

  但有一些事情,两人都心知肚明。

  那就是...

  “明天可得好好表现,为我出力,火女。”

  阿尔托莉雅〔Alter〕居高临下似的开口。

  “谁要为你出力啊?剑女!”

  贞德〔Alter〕顿时颇为不爽的反驳。

  “那你究竟是为何而战的呢?”阿尔托莉雅〔Alter〕注视向了贞德〔Alter〕的眼睛,问道:“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向你抛出橄榄枝,你不但拒绝了,还恶语相向,现在站到了这边,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还用说吗?”贞德〔Alter〕顿时语塞,但随即便不屑似的道:“我只是单纯的看圣地骑士不顺眼,看狮子王不顺眼而已。”

  “是这样吗?”阿尔托莉雅〔Alter〕淡淡的道:“真的是这样吗?”

  “嘁...”贞德〔Alter〕的语气变得烦躁了起来,瞪向阿尔托莉雅〔Alter〕,道:“你想说什么就直说,不用挑衅我。”

  “那我就直说了。”阿尔托莉雅〔Alter〕抬起眼帘,这么说道:“因为失去了一切,或者说是本来就没有任何事物的你来说,无论是什么样的东西都是不值得关心的,所以你对这个特异点的一切都漠不关心,否则之前你不会只是在这片土地上流浪,却什么都不做。”

  “然后呢?”贞德〔Alter〕冷笑着道:“你想说,现在的我有了在意的事物,所以才会站在这里吗?”

  贞德〔Alter〕的神色便显得极为讽刺,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

  但阿尔托莉雅〔Alter〕却充耳不闻。

  “你真的什么都没有吗?”阿尔托莉雅〔Alter〕意有所指般的道:“应该不是吧?”

  身为一切都为泡影之梦的赝作,贞德〔Alter〕曾经还是拥有过一件事物的。

  “在第一特异点的最后,当你想对魔神柱报一箭之仇的时候,那个御主与你并肩作战了吧?”

  阿尔托莉雅〔Alter〕便提及了这件事。

  “对于当时深陷于虚假的憎恨中,烧尽了法兰西的一切,为非作歹的魔女,在最后的最后,提出想报一箭之仇的想法时,那个御主最终相信了你,选择与你一起并肩作战,让你成功复仇。”

  阿尔托莉雅〔Alter〕的声音缓缓的传入贞德〔Alter〕的心中。

  “也就是说,你这个赝作唯一获得的事物,就是那个御主的信赖。”

  “即使那只是局势所迫下的暂时信赖,在你虚假的人生的最后,他还是将这样的东西给了你。”

  “所以,在他提出要和你缔结契约,让你过来的时候,你才会伸出手,难道不是吗?”

  阿尔托莉雅〔Alter〕的一句句质问,便让贞德〔Alter〕哑口无言。

  这态度,正好说明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