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奇迹的召唤师 > 1952 “祝愿你,早日赎罪。”
  此后,众人又针对一些细节上的问题进行了多番讨论,并一一作出决议。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罗真将自己想到的诸多战术和对策都吩咐了下去,让众人去执行而已。

  迦勒底亦是没有闲下来,得知这边准备出征,进攻圣都以后,他们已经准备连夜奋战,为罗真等人制定最高的进攻路线,还会对圣都周遭进行扫描及观测,及时通知罗真等人,告诉他们圣都方面的动向。

  一切就在这场商议中逐渐被定了下来。

  最后,罗真才以一句话作为总结。

  “明天一早,我们就正式出征。”

  所以,这一夜,或许就是众人在这个特异点里的最后一夜了。

  众人便带着这种觉悟,就地解散。

  贝德维尔是准备去向山之民的士兵队下达命令。

  静谧想和山岳之城中的山之民做最后的告别。

  玛修想在离开前再去见兰斯洛特一面,似乎是想将刻印在自己灵基中的加拉哈德的一些情感叙述给兰斯洛特听,让这对父子的关系可以做到一定程度的缓和。

  至于阿尔托莉雅〔Alter〕以及贞德〔Alter〕则是不知跑到哪里去,不见了踪影。

  转眼间,罗真身边就不剩下任何一个人。

  于是,罗真也离开了宫殿,到街上去散步去了。

  说是散步,其实罗真正在有意的寻找一个人。

  谁呢?

  不是玛修,亦不是静谧,甚至不是阿尔托莉雅〔Alter〕以及贞德〔Alter〕的其中一人,而是在见面的那一天开始,对方就一直被阿尔托莉雅〔Alter〕变相的禁锢在这里,不让其上战场,乃至是不让其出现在山岳之城以外的任何一个人面前的那名骑士。

  罗真知道他在哪里。

  “果然,你在这里呢。”

  在山头的位置上,罗真找到了那名正眺望着远方,宛如能够看到那座圣都一样的骑士。

  “嗯?”

  贝德维尔转过身来,看向罗真。

  “原来是你啊,罗真殿。”贝德维尔露出彬彬有礼的笑容,这般道:“不好意思,明明明天要出征了,我还在这里偷懒。”

  听到贝德维尔的话,罗真回以淡淡的一笑。

  “我听士兵队的人说了,你已经将工作都吩咐完毕,可以回去休息了,但我知道,你肯定在这里,不会回去休息的。”

  罗真这么说着,并来到贝德维尔的身边。

  “......我只是想最后再看一眼而已。”

  贝德维尔沉默了半响,随即重新眺望向了圣都的方向。

  罗真也没有看向贝德维尔。

  因为,罗真知道,此时此刻的贝德维尔的心情有多复杂,多悲伤。

  “明天就能看到了。”

  罗真不知道是不是意有所指般的如此出声。

  “是啊。”

  贝德维尔神色复杂的点下头。

  “你在害怕吗?”

  罗真有如看穿了贝德维尔的内心一样,揭穿了他。

  “我很想说不是。”贝德维尔苦笑道:“但那只是无意义的逞强。”

  换言之,贝德维尔的确怕了。

  而且,还是怕得不得了的那种。

  他怕什么呢?

  怕失败。

  怕和狮子王见面。

  怕自己会接受不了。

  更怕自己无法完成最后的使命。

  这些,贝德维尔就都在害怕。

  罗真就看穿了这样的贝德维尔,证明了一件事。

  “果然,罗真殿,你是知道我的状况的吗?”

  贝德维尔低声询问。

  “是的。”罗真不带任何感情色彩般的回道:“早在第一天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身上的魔术。”

  没错。

  魔术。

  贝德维尔的身上有魔术。

  那是用来遮掩贝德维尔的真实状况的伪装魔术。

  “恐怕,那是一个境界相当高的魔术师为你施下的吧?”

  罗真就这么说着。

  贝德维尔身上的伪装魔术便相当的高超,以罗真的魔术造诣,当初见到贝德维尔时,一时半会都没有察觉到异常,直到使用〈灵视〉及〈心眼〉进行了观察,罗真才发现了贝德维尔的状况。

  有鉴于此,罗真认为,自己必须到这里来。

  他就有一个问题。

  “你的旅途是那么的艰辛,但终于是快迎来终点了。”

  罗真终于转过头,看向贝德维尔。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我想问你,你后悔吗?”

  后悔吗?

  这个问题,令得贝德维尔的面色一滞。

  罗真便想这么说。

  “我想知道你所有的想法。”罗真颇为真挚的道:“毕竟,过了今天晚上,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此言此语,让贝德维尔也是受到了触动。

  于是,贝德维尔露出了笑容。

  一个比哭还难看,让人觉得无比悲伤和痛苦的笑容。

  罗真敢肯定,自己一辈子都没有见过比这更让人心痛的笑容。

  偏偏,这个笑容,代表了贝德维尔的一切。

  因为...

  “我当然后悔,后悔得不得了。”

  贝德维尔像是在发自内心的哭泣一样,一字一句的开口。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再做出那样的错事。”

  “就因为我的一己私心,王变了,变成了那副模样。”

  “我等最公正无私且正义的王,明明可以享尽一切名誉,带着圆满的使命离去。”

  “但就因为我,因为我一个人,王成为了圣都里的亡灵,更做出有违人伦道理,天怒人怨的错事。”

  “所以,我很后悔,真的很后悔。”

  贝德维尔说着唯独罗真能够明白的话,声音在颤抖,面容在扭曲。

  然后,这位圆桌骑士的眼泪,开始放肆的流淌。

  这一幕,如果被其他人见到,一定会觉得震惊吧?

  堂堂一介圆桌骑士,享尽盛名,既然像这样痛哭着,谁愿意相信呢?

  可罗真很清楚,贝德维尔就是有这么痛苦。

  “我的旅途就是在赎罪,是我应得的惩罚,没什么好后悔的。”

  “我后悔的仅是一件事,那便是当年愚昧无知的选择。”

  贝德维尔便一边流着眼泪,一边以高声哭泣似的声音宣言。

  “因此,这一次,我一定要杀死吾王。”

  “一定。”

  做出这样的宣言,贝德维尔抱住了肩膀。

  恸哭声,响彻山野。

  罗真没有再说话,更没有离去,只是静静的看着贝德维尔。

  仿佛,想见证这一切。

  当然,见证这一切的不仅仅只有罗真。

  还有一道身影,悄然无声的待在远方,见证着这场景。

  除了阿尔托莉雅〔Alter〕以外还能是谁呢?

  阿尔托莉雅〔Alter〕便看着放声痛哭的贝德维尔,眼中流露出来的却是如释重负的情感。

  “卿总算愿意袒露心声。”

  阿尔托莉雅〔Alter〕就这么喃喃着。

  “放心,你的忠诚,你的忠心,即使他人不明白,我也至始至终都是知道的。”

  “你,贝德维尔,永远都是亚瑟王最忠心的骑士。”

  “祝愿你,早日赎罪。”

  留下这样的话,阿尔托莉雅〔Alter〕才静静的离开。

  不带走一丝的留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