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级雷神 >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琥珀岛
  吴踪在一旁介绍,这琥珀岛原来是一座无名岛屿,世外桃源,后来有人发现小岛上有大量的琥珀。

  被赵武的父亲知道了,带领一帮土匪,进入小岛,从此以后霸占这个小岛,进行开采,发财、迅速暴富起来……

  不一会功夫。

  阿来在望远镜里发现有一艘快艇,到了渡口,把赵明远接上了快艇……

  天太冷,悬崖峭壁上,寒风凛冽,吴踪赶紧把几个人带领到附近一个山洞里。

  阿金开始捣鼓接受信号设备。

  阿来迅速打开电脑。

  不一会功夫。

  信号接通了。

  电脑上,显示赵明远被几个彪形大汉接上了岛……

  岛上白雪皑皑。

  赵明远掉队了,掉到了雪窟窿里,用力挣扎着……

  一个叫钱坤家伙,赶忙停下脚步,回头营救他。

  走到了跟前,拉着他的衣服往上提,冷冷道。

  “出门,你一大帮人。”

  “回来,你孤身一人。”

  “看来,你这一次回家,是免不了要被老爷子骂得狗血淋头。”

  赵明远艰难地爬起来,拍了拍身上雪,试探问道。

  “钱坤,我的情况,老爷子都知道了吗?”

  这个家伙阴邪地笑了笑。

  “老爷子,人脉广。”

  “信息灵通,没有不知道的。”

  “你回去,好好回他的提问。”

  “我在旁边,见机行事给你提醒。”

  赵明远一路走着,一边继续试探问道。

  “涵涵,最近怎么样了?”

  钱坤哈哈大笑起来。

  “我三天两头教她武功。”

  “把她照顾得妥妥帖帖。”

  “你要是不反对,我愿意娶她。”

  赵明远心里咯噔一下,勃然大怒。

  “我警告你!”

  “你要是敢打她的鬼主意。”

  “你就死定了!”

  钱坤十分恼火。

  “我虽然文化不高,可头脑灵活,相貌堂堂。”

  “我深得老爷子的乾坤大挪移心法真传,是他的老人家的得意门生,我哪一点就配不上你家涵涵了?”

  赵明远不屑一顾。

  “别在我面前嘚瑟。”

  “我明确告诉你高攀不起!”

  “涵涵她不愿意,你就不能强求!”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钱坤满不在乎。

  “老爷子最近十分器重我。”

  “这要看老爷子的意思了。”

  “至于你,还不是要听老爷子的吗?”

  赵明远眼睛流露出惊恐神情,深深地意识到,这一次回家,被阿来这臭小子说中了,凶多吉少,思考着应对之策。

  ……

  赵明远来到琥珀山庄的客厅,见到早就在等候他的赵武。

  赵武询问了赵明远这一次外出,到底都发生了那一些情况?

  赵明远这一次留了一个心眼,并没有把去国外做亲子鉴定认祖归宗的事情说出来,而是把监控窃听的随行人员,被玉泉山庄的安保当成刺客击伤,以后被地方维持队逮捕的情况说了一遍。

  赵武不动声色狡猾地询问赵明远。

  他的老婆和母亲这一次为什么没有带回来?

  赵明远拿出夜听琴在祥和医院的治疗病历,搪塞这是专家的建议,认为母亲患有严重性的精神上的疾病,不能长期封闭在一个环境里,需要多旅游休闲散散心,在好的环境里进行调养。

  老婆叶明珠正在陪着她,所以没有回来。

  赵武接着询问他为什么一直没有和家里取得联系?

  赵明远解释,由于那一段时间,青云地区的基站严重损坏,正在维修,信号不通,所以无法联系上。

  赵武面对赵明远对答如流,滴水不漏的回答,没有拆穿。

  却承认是自己的过失,没有和他沟通,导至了整个事情的发生。

  自己主要是出于对赵明远的安全担心,才让手下人这么做的。

  到了晚餐。

  赵明远在餐桌上见了涵涵和在一旁侍候的吴影,还有钱坤。

  东拉西扯闲聊了一番。

  赵武喝着酒,兴高采烈和赵明远商量。

  他从众多的徒弟中挑选了钱坤,要将涵涵许配给他。

  涵涵不等赵明远表态,当场严词拒绝,宁死不从。

  赵武不由分说,立即吩咐手下人,将吴影和她拉下去。

  赵明远只能眼睁睁看着,忍声吞气,企图说服赵武。

  “涵涵这么大了,接受过现代化的高等教育。”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对于她的婚姻早已经过时了。”

  灵机一动,话锋一转。

  “涵涵在曼罗国留学的期间,和一个同班同学情投意合。”

  “这个事情,她早告诉我过,我想把她带出去曼罗国,见一见这个小伙子。”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赵武脸色阴沉,目露凶光。

  “明远,你是不是觉得我老糊涂了?”

  “在这个家庭里,是不是说话不管用了?”

  赵明远迫于他的威严,赶忙回答。

  “你,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赵武把手中一杯酒,一饮而尽。

  “我把你辛苦拉扯大,我容易吗我?”

  “我培养你,让你拥有了现在这一切。”

  “你是不是觉得翅膀硬了,连我说的话,一句也听不下去了?”

  赵明远一看这脸色,再这听这口气,感觉气氛越来越不融洽。

  “父亲,我们之间能不能好好说话。”

  “这么多年来,我什么没有听你的?”

  “我差一点被赵明东害死,我抱怨过你吗?”

  “你是怎么保护我的?”

  “我出去治病,你派人监视我?”

  “我个人一点行动自由你都不给?”

  “发生恶,搞得我焦头烂额。”

  “我回来,抱怨过你一句吗?”

  赵武理屈词穷,目瞪口呆。

  钱坤赶忙帮着狡辩。

  “老爷子,他年事已高,维持着琥珀山庄的生意,忙得焦头烂额,他那里知道?”

  “你和赵明东之间产生了隔阂?是你这个做大哥的没有处理好,你总不能把事情推到老爷子头上,冲他老人家发火吧?”

  赵明远一听这个马屁拍的,简直让他恶心,把饮料杯一摔。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你给老子滚出去!”

  钱坤一叫他滚出去,忍不住原形毕露。

  “赵明远!”

  “你别装腔作势了。”

  “来的路上,我提醒过你,好好和老爷子说话。”

  “你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不知趣?那我看你是活到头了!”

  赵明远忍无可忍。

  “就你这个下三滥?”

  “你算个神马东西?”

  “竟敢在我的面前,指手画脚?”

  “骄狂无知,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深!”

  钱坤仗着赵武对他的器重,有恃无恐,根本不把赵明远放在眼里,狐假虎威发飙。

  “赵明远!”

  “我再一次提醒你,老爷子不拆穿你,是顾念和你多年情份。”

  “你别得寸进尺!”

  “实不相瞒,我早就去过南方摸底了,基站根本没有坏,信号一切都正常!你已经被阿来掌控了。”

  “你这一次回来,是听信了谗言,想花言巧语把涵涵带出琥珀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