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级雷神 > 第八百三十八章 坑王葬礼
  苏瑾行百感交集。

  这个死瘸那一天喝下毒药,原来早就设计好的,当时自己还自以为是,是沾沾自喜自己精心的安排。

  看来这个阿来知道自己的事情,可能永远不止这一些,太麻烦了,此人不除,对自己是后患无穷,陡起杀机……

  想到这里,顺水推舟:“既然有遗嘱,那我们就按照遗嘱办交接手续吧。”

  阿来点点头。

  双方开始办理所有的手续。

  苏瑾行立即吩咐手下人买了一口上好的棺材,把赵行健入殓,用专车送到种植树基地,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苏瑾行在和阿来的商量下,在一块农田附近,挖个坑,举行了简单的葬礼。

  下午的天,阴沉沉的,格外得沉闷,从远处加工房间里,飘来中草药的气味。

  阿来、苏瑾行,和六个保镖把棺材抬起来放入挖好的坑里,开始培土,大家挥汗如雨。

  一个绰号“三角眼”的保镖在忙碌中,和阿来一蹭身,不小心把阿来的白毛巾蹭掉下来,被苏瑾行看见一瞪眼。

  “三角眼”赶忙弯腰去捡,自己的毛巾也掉下来。

  阿来接给“三角眼”递给的毛巾,淡淡道:“没事!”

  不一会功夫,一个坟墓就形成了。

  大家汗流浃背,用毛巾擦着汗。

  苏瑾行把手中的锹一扔,带头在坟墓前跪下,回头看了看后面保镖,一瞪眼。

  戴着黑色墨镜身穿黑色西装革履的保镖,呼啦一下子,齐刷刷跪倒一片,跟着苏瑾行装模作样对着坟墓,连磕了三个响头。

  阿来打量着金妹、玉莲、蕙若、兰秋四姐妹,一个个表情肃穆,想起“金声玉韵,蕙心兰质”。

  赵行健正是用这一句话给她们取的名字,招呼四姐妹,和莹莹,胡三,阿蛮,站成一排,集体向坟墓三鞠躬。

  随着一声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结束了葬礼。

  苏瑾行走到阿来的身边,一边走,一边悄悄地说道:“赵行健中毒的时候,我在现场的视频,如果张扬出去,对我的名誉不好,所以希望你高抬贵手给我保密,我绝对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

  阿来诧异道:“你是想要回那个视频吗?”

  苏瑾行深深地知道,要也是白要,已经过了他们的手,就肯定有复制品,满脸赔笑道:“不用,我宁可相信人,也不愿意相信物,昨天你支开赵峰,我就想明白了。”

  阿来:“想明白就好,苏总管果然是个聪明的人。”

  说完,停下脚步,把目光转移到远处那个崩塌的墓洞。

  苏瑾行不由自主顺着阿来的目光看过去,脑海里立即浮现出电闪雷鸣,风雨交加那一天夜晚,黑洞洞墓洞,一把把手电筒,一张纸活生生的面孔,在自己的一念之间,山崩地裂,永远埋葬在那个神秘的墓穴里。

  神情一下子阴沉,显得局促不安,看来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为了掩饰内心的恐慌,紧紧地握住阿来的手:“多谢夸奖,希望我们以后相互合作,彼此关照。”

  阿来微笑着点点头。

  苏瑾行又走到胡三和莹莹的身边,和他们一一握握手告辞。

  带领一帮保镖,钻进汽车,一溜烟离开了种植基地,打道回府。

  阿来看着渐行渐远的一辆辆车离开,冷笑道:“做贼心虚。”

  一切仿佛风平浪静。

  苏瑾行开始派出得力亲信,悄无声息地对赵家父子的一言一行,特别是早出晚归的行踪,进行全面的研究,这一切对于他来说是得心应手。

  最近千岛湖污染的水质,越来越恶化,政务司司长夏晨光是焦躁不安,命令赵峰召集所有的开发区企业的老板,筹集资金治理。

  这几天连续在办公大楼开会,各个企业的老板对分摊资金的方案,发生了争执,一致认为,谁的企业规模大,污染大就应该多拿钱,毛头直接指向远东集团的下属企业。

  赵峰以他父亲赵明东商会会长的身份,是有恃无恐,坚持他起草的资金分摊方案。

  把所有的老板集中在会议室,宣布夏晨光的指示,开会没有结果,就在会议室一直开下去,三天三夜不准回去。

  赵明东为了配合他儿子赵峰的行动,也到开发区对自己的企业,开始控制污染,大做一些表面文章,让环境局到时候来调查,有一个好评,从而堵上那一些不服气企业老板的嘴。

  检查好电镀厂的环境,苏瑾行又陪同他去了在印染厂。

  苏瑾行在他的身边,来回忙碌十分卖力,吩咐员工打扫卫生,张贴投标语……

  其实暗地里悄悄地策划一个秘而不宣阴谋。

  那就是在赵家父子之间,先除掉一个。

  通过赵家父子两个人的手机交流,他很快得到这个信息,赵峰这几天不会回家,这是一个好兆头。

  偷着闲空,一个悄悄地溜到自己的车里,检查最近的天气预报,今天傍晚有雾霾天气,太好了,这又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打定主意,走到赵明东的专车面前,看着正在擦洗的专职司机梅涛,说道:“车况一定要保养好,也没有什么缺陷?”

  梅涛一见是苏瑾行,赶忙回道:“一切都好。”

  苏瑾行狡诈道:“一点问题都没有吗?”

  梅涛不以为然:“只是行李箱灯,坏了,不影响,有空我去修理厂,换一个就行。”

  苏瑾行一瞪眼,十分恼火。

  “刚才你不是说,一点问题都没有吗?”

  “不老实!马上开到修理厂去维修。”

  专职司机梅涛见苏瑾行一副凶巴巴的样子,无奈点点头:“我去了,如果董事长问起来,给我解释一下。”

  说完开着劳斯莱斯幻影,一溜烟走了。

  苏瑾行重新回到自己车内,立即拔通了一个修理工的手机,他是汽车修理厂里的高级技师:“小瘦猴,最近活得潇洒吗?”

  小瘦猴立即回复。

  “呀,是苏总管啊。”

  “托你的福,自从你把我调到这里,吃香的喝辣的,要不是你照顾我,我那有今天,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苏瑾行满脸堆笑,试探问道:“那好,梅涛这个小子,对我有一点不服,老是跟我作对,你有什么好办法给治一治?”

  小瘦猴惊呀盯着苏瑾行,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他、他不是赵董事长的专职司机吗?”

  “他敢不听您的,我一定给他穿小鞋。”

  “只要他的劳斯莱斯车开到维修厂,我就有办法,让他在老板面前丢人现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