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级雷神 > 第七百四十九章 确凿证据
  玉莲极力苦劝。

  “悬崖勒马,为时不晚。”

  “我们同心同德,摆脱他们的控制吧……”

  金妹走近玉莲的身边。

  “这几年,我们老板的背景,你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吧,这还叫我告诉你吗?”

  “仅仅一个上线苏总管,他就可以一手遮天,动一动一根小指头,就可以叫我们随时随地去死。”

  “何况这一次的任务,是远东集团的高层赵明东的意思,你太粗心大意,把这个绝杀的任务当儿戏了,你有今天,我也替你难过。”

  玉莲勃然大怒。

  “都做的是什么事?

  “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我们这是在替什么样德行的人做事?”

  “你想过没有?即使成功了,我们将来有好下场吗?”

  金妹听到这里,魂飞天外,再一次紧紧地握住铁锹,杀机已决,冷冷道:“看来苏总管的命令,一点都没有错,你已经被策反了。”

  说完对玉莲一鞠躬。

  “对不起了。”

  “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我一定会给你多烧点纸钱,对不起,请你闭上眼睛,成全我吧。”

  玉莲大吼一声:“赤狐!你这个奸细!”

  这声音就像天空中一声炸雷一般,金妹不敢犹豫了,顾不得玉莲怒目圆睁的眼睛,恶狠狠举起铁锹。

  “哎呦——”

  金妹发出惨叫一声。

  手腕上中了两根铁钉,铁锹无力垂掉下来。

  惊恐万状得抬起头来,这才发现屋顶上出现一个窟窿。

  “嘭!”

  这时候,门被撞开。

  阿蛮听到里边发出救援的信号。

  大叫一声:“奸细!”朝着金妹凌空双脚蹬。

  此时此刻的玉莲见机,一个就地十八滚向金妹。

  金妹上胸有阿蛮攻击,下腿有玉莲撞击,手足无措。

  躲闪不及,一下子失去重心,整个人被阿蛮踢飞出去。

  玉莲身体上捆绑的绳子早已解开,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

  金妹一个后空翻站起来,气急败坏道:“演得不错,装逼像极了,没本事杀我,竟然找来帮手。”

  原来玉莲早就想到,矿泉水里下了蒙汗药,故意当面喝下,含在口中,一转身到洗澡间吐出来了,装着了她的道,目的就是取得金妹确凿口供。

  金妹回过神来,求生的欲望召唤着她与命运作最后的拚搏与抗争,只能在血拼中求得一线生机。

  移动步法,一个腾空摆莲,横扫千军如卷席。

  阿蛮力气小太小了,用双手臂格挡,站立不稳倒在一边。

  玉莲低下头让过来脚,肩膀从她裆部硬生生将她扛起来摔倒。

  金妹长年跟藏獒打交道,力大无穷,一翻身反过来将玉莲压迫在地下,用双腿残忍绞杀挤压。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阿蛮爬起来,连环飞脚踢到金妹的手腕上。

  “哎呦!”

  金妹惨叫一声,回身用手臂格挡。

  玉莲趁着她自顾不暇,翻转身体,一个回肘击她的胸口。

  “嘭!”

  金妹发出痛苦的呻吟:“啊——”

  玉莲发现就近的绳索,顺手牵羊拿起,在她脚上迅速缠绕上好几圈。

  不知什么时候,阿蛮脚下碰到了那个铁锹,捡起高高得举起来挥向金妹的头部。

  “住手!”

  “锹下留人!”

  阿来大喝一声,走了进来。

  阿蛮一惊,举起的铁锹停在空中。

  金妹见是阿来,一个鹞子翻身挣扎站起来。

  “阿来,快救我!”连蹦带跳躲闪在阿来的背后。

  “这、这两个死丫头联手,要、要杀我!”

  阿来一回身,探手点击封闭了她的穴道,控制住她。

  金妹惊恐道:“你、你到底是帮谁?”

  阿来走到阿蛮的面前,拿下铁锹:“请留她性命。”

  转身看着胸口起伏的玉莲,从床上拿上外套给她披上。

  “你看看你,也不注意一点形象,那一点像我喜欢的样子。”

  玉莲大大方方:“反正你再不会嫌弃我了,我还在乎这个吗?”

  阿来从床下取下微型摄像机。

  三个人来到金妹的面前。

  金妹气急败坏骂起来。

  “阿来,我真是瞎了眼,看错你了。”

  “原来你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看上这个小妖精了,男人真是没有一个好东西!”

  这一骂不要紧,玉莲得意在阿来的脸上亲吻着,故意挑衅起来。

  “我玉莲早就喜欢他了,你才知道啊?”

  “你不服气吗?你本事就来抢。”

  金妹怒目圆睁。

  “阿来!

  “你真不是个好东西!”

  “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

  “我就是死了,在阴曹地府里,也恨你!要诅咒你一辈子!”

  阿来冷冷道:“是不是好东西?”

  “那要就看他的行为。”

  “走的,是不是歪门邪道!”

  “干的,是不是丧天害理的事!”

  “不管你现在对我是如何的恨之入骨,但是我还是极力做好对你的挽救措施。”

  金妹那里知道阿来心里藏着的猫腻,可现在她已经彻底绝望了,只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呸!”

  金妹恶狠狠吐一口唾沫在阿来的脸上。

  “用不着你假惺惺,我后悔我曾经,我后悔我没有杀了你!”

  阿来忍道:“别把说过头了,到时候自己追悔莫及。”

  胡三早在门口,听到这里,那能让阿来受委屈。

  这时候怒目圆睁走上去,左右开弓就是两个大嘴巴。

  怒说道:“狐狸精,我让你清醒一下,阿来是在救你的性命,你个不知好歹的奸细。”

  阿来赶忙制止:“别添乱!带到保安禁闭室吧,我相信她会醒来的。”

  金妹吐出来一口鲜血。

  大骂道:“有种,马上就在这里把我打死,老娘就服了你。”

  胡三怒目圆睁,脸上扭曲的刀疤印,不断抽搐着,怒喝道:“老子在国外杀的人太多了,死丫头,你以为老子不敢。”

  说完又抡起刀斧般大手掌。

  阿来急忙挡住。

  “胡三,别!”

  “她是激将法,求死,你没有看出来吗?”

  不由分说,立即吩咐玉莲和阿蛮两个人将金妹五花大绑起来。

  到了保安禁闭室。

  医务人员赶来给她取出手腕上的铁钉,上了消炎药,包扎好。

  审讯开导小组成立。

  胡三、莹莹、阿蛮、妙玉、玉莲,轮番对金妹做起了思想工作。

  在大量确凿证据面前,她依然不言不语,心意已决任凭处置。

  几个小时以后。

  阿来不声不响得走了进来:“大家一夜未眠,都累了,都回去休息吧。”

  胡三冷冷道:“好吧,明天就交给维安大队处理吧。”

  阿来赶忙解释道:“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等等吧。”

  大家茫然得看着阿来,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玉莲悄悄地对阿来说道:“我提醒你,她会自杀的,绝食的。”

  胡三茫然道:“要是死在山庄,岂不是晦气!”

  莹莹提醒道:“阿来,如果关禁闭超过了时间,这里的法律上也不容许的。”

  阿来微笑道:“你们那来的担心,我需要一点时间,一切问题都会解决的。”

  大家面面相觑,一头雾水,不知道阿来的葫芦里又卖的是什么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