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大吴大姜大黎
  “不死之身?”吴中元疑惑歪头,“怎么个不死法儿?是盔甲坚不可摧还是有什么别的神异之处?”

  吴荻摇了摇头,“不清楚,青龙甲早在几百年前就不知所踪,比白龙丹失落的时间还要早,我也只是听过关于它们的一些传说。”

  “牛族的白龙丹也丢了?”吴中元问道。

  吴荻点了点头,“白龙丹失落于三百年前,自那之后牛族便没人能够化身巨龙了。”

  吴中元眉头微皱,没有接话。

  吴荻猜到吴中元心中所想,“牛族怀疑是我们和鸟族盗走了白龙丹,而鸟族则怀疑是我们和牛族偷走了青龙甲,原本三族的关系虽然不是非常融洽,却也没有激烈的冲突,自那之后三族开始交恶,愈演愈烈,直至后来势同水火。”

  “这地方以前可是熊族的地盘儿。”吴中元说道。

  吴荻摆了摆手,“那也不能就此断定是我们盗走了青龙甲,也可能是他人盗取,故意留在此处嫁祸我们,以此挑拨我们和鸟族的关系。”

  吴中元没有接话,这个问题没有争论的必要,几百年前的事情了,真相究竟是怎么样的已经很难探究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青龙甲是有人故意封存在这里的,使用铁棺的目的是隔绝青龙甲与鸟族大黎之间的心灵感应,令大黎无法感应召唤。

  “怎么处理这东西?”吴中元征求吴荻的意见。

  吴荻想了想,低声问道,“此等神物难得一见,取出来看看吧?”

  “好。”吴中元点头同意,实则不止是吴荻好奇,他也很好奇。

  由于棺盖已经移位了,再挪就容易许多,但托住棺盖之后吴中元却突然停了下来,“糟了,咱们好像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什么?”吴荻低声问道。

  “咱们打开铁棺之后,这东西的气息就会向外发散宣泄,鸟族会不会有所感应?”吴中元问道。

  “应该不会吧,当年穿戴这套盔甲的大黎已经死去多年,旁人应该不会感知到它的存在。”吴荻不知其详,言语便不很肯定。

  “不好说,”吴中元摇头,“这东西跟鸟族勇士的盔甲可不一样,寻常勇士的盔甲都是量身打造,勇士战死盔甲便会失效,但这套盔甲可是一代一代往下传的,它当年的主人虽然不在了,但它的主人有后代,万一他们也能……”

  “别担心了,”吴荻打断了吴中元的话,“都已经打开了,担心也没用了,来来来,挪开。”

  吴中元虽然没说什么,却还是在暗暗担心。虽然暗暗担心,却还是伸手把棺盖挪开了。

  “我托着,你把它取出来。”吴中元冲吴荻说道,棺材是吊在半空的,棺盖歪斜很容易坠落发出声响。

  吴荻点了点头,松手探身,将那件龙形盔甲自铁棺中取了出来。

  这件龙形盔甲长约四尺,高约两尺,呈探爪形态,形体不算很大,但也不是很小,按理说金属打造的东西总该有个几十斤,但不知为何,吴荻单手持拿好像并不感觉吃力。

  “入手彷如无物,当是青龙甲无疑。”吴荻小声说道。

  “不烫手吗?”吴中元问道。

  吴荻摇了摇头,“只是温暖,并不炙热。”

  见吴荻一直单手持拿,吴中元有些担心,“你两手托着,可别散架了。”

  “不会的,甲片衔接甚是紧密。”吴荻说道。

  “好好好,你先下去,我把棺盖挪回去。”吴中元说道。

  吴荻带着青龙甲飘身落地,吴中元将棺盖挪正,随后跃下。

  吴荻正在打量那件青龙甲,由于此物几乎没有重量,吴荻便没有将其放下,一直拿在手里翻转细看。

  “为什么不是青色的?”吴中元也凑过去打量,青龙甲的颜色有些发灰,就像白银氧化之后的颜色。

  吴荻也想回答吴中元的问题,奈何她也不明就里,“可能本色就是这般。”

  “不可能。”吴中元连连摇头。

  吴荻挑眉看他,以眼神询问。

  “既是盔甲,穿上之后便是不能英姿飒爽,也总是威风精神,”吴中元指着那件龙形盔甲,“这灰不拉几的穿在身上像什么呀?”

  “也可能是年代久远,蒙聚了尘垢。”吴荻猜测。

  “这上面也没灰呀。”吴中元伸出右手食指自龙背上拭了一拭。

  就在吴中元手指触及到盔甲的一瞬间,龙形盔甲突然变色,原本的沉闷灰暗被天青色取代,变色的同时,青龙甲发出了铮铮共鸣。

  铮鸣之声并不高亢,也不刺耳,但余音却长,便是吴荻震惊松手,盔甲跌落地面,铮鸣之声也未曾立刻停止,又持续了数秒方才逐渐消失。

  变化出现的太过突然,二人愣神良久方才将视线自龙形盔甲上移开,抬头对视,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儿?”吴中元先开口。

  “你刚才做了什么?”吴荻疑惑问道。

  吴中元伸出了右手食指,“你也看到了,我就是擦了一下,别的什么都没干。”

  “再试过。”吴荻指着歪倒在地的龙形盔甲。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吴中元连连摇头,虽然铮鸣的声音并不大,但敌人如果就在附近,也是有可能听到的。

  吴荻弯腰将青龙甲拿在手里,往吴中元面前递送,“不妨事,再施过。”

  吴中元没有立刻伸手,而是自心中做好了铮鸣再度出现的心理准备才伸出手指点了一点。

  此番青龙甲没有再发生变化,也没有声音发出。

  吴荻颦眉沉吟,片刻之后恍然大悟,“令堂是鸟族贵人,你身上有鸟族的王族血统,所以在你触及到它时,它才会生出感应。”

  吴中元点了点头,究竟是不是这样暂时还无法确定,但吴荻所说的这种情况的确最有可能。

  “它既然对你有所感应,不妨尝试穿戴它。”吴荻眯眼笑道。

  吴中元咧嘴。

  吴荻以眼神撺掇。

  “试试?”吴中元有点动心了。

  吴荻连连点头。

  吴中元倒是想试,吴荻也想看,但捣鼓半天也没试成,青龙甲是紧密衔接在一起的,尝试了各个角度,都无法将其拆卸分离。

  “你想必只是唤醒了它,却并没有与之建立感应。”吴荻猜测。

  “我试过了,它并无灵识。”吴中元说道,此前他曾经尝试感应盔甲,但盔甲并不似牛龙锏那般拥有灵识。

  “滴血。”吴荻说道。

  吴中元皱眉。

  吴荻又说道,“鸟族勇士使用盔甲,都需滴血认主,此物想必也是如此。”

  吴中元犹豫。

  见吴中元犹豫,吴荻再次撺掇,“这可是青龙甲。”

  “正因为是青龙甲,我才不敢乱来,”吴中元说道,“你想过没有,万一它真的与我相认,后果是什么?”

  吴荻歪头思虑。

  吴中元说道,“如果真的与之建立了联系,我的身份就彻底暴露了,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咱们不知道青龙甲到底有什么神异之处,所谓穿上它就能拥有不死之身也只是传说,究竟是怎么个不死法儿咱们也不知道,万一它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异怎么办?”

  吴荻缓缓点头。

  吴中元又说道,“我现在灵气修为太低,没有自保之力,此时占有它只会给我带来杀身之祸。要知道此物可不同于寻常盔甲,在主人死后,它是可以被拥有王族血脉的新主人继续使用的。我若占了,别人想要,就只能把我杀掉。”

  “不无道理,”吴荻说道,“但鸟族的青龙甲是与熊族的黄龙术等重的神物,它的威力足以与熊族所有法术抗衡。”

  “这个道理我懂,但我们现在不知道它究竟有什么威力,也不知道怎么使用它,”吴中元眉头紧锁,“还有,万一它的使用需要紫气修为为前提怎么办?我拥有了它却不能使用它,岂不是自寻死路?”

  吴荻再度点头,吴中元的顾虑并不是多余的。

  吴中元抬手上指,“如果外面没有追兵,咱们可以将青龙甲放回去,出去打听清楚再决定什么时候回来取走它,但现在的问题是咱们一出去就会被他们发现,就算他们没发现这个地方和青龙甲,咱们两个被他们抓到后果也很严重,他们可能不会杀你,但他们肯定会杀我。”

  “神物就在眼前,错过岂不可惜。”吴荻说道。

  吴中元想了想,说道,“不如这样,咱们再等等,如果咱们能逃过这一劫,就把青龙甲放回去,等到合适的时候再来把它取走。如果咱们被牛族发现了,那就顾不得那么多了,立刻滴血尝试,如果此物确有神异威能,而且没有灵气修为的限制,咱们或许还能靠它逃出去。”

  “好。”吴荻点头同意。

  制定了计划,二人又开始研究青龙甲,青龙甲此时呈龙形,但龙背上并没有翅膀形状的甲片存在,这便不能确定穿上之后能不能凌空飞行。此外,虽然甲片紧密的衔接在一起,却仍然能够确定其大致的数量,当在一百二十片左右。

  没人喜欢等待,尤其是忐忑的等待,二人此时的心情比坐以待毙好不了多少。

  交谈是可以化解压力的,吴荻趁机冲吴中元询问现代的情况,吴中元也不知从何说起,远古时期和现代的不同还不是中国和外国的不同,几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单是冲吴荻解释什么叫汽车,就耗费了一个多时辰。

  哪怕吴中元力求表述精准,又是举例又是类比,吴荻还是不甚明白,但她也没有追问,倒不是她不想追问,而是外面传来了异响。

  异响是自坟墓东北方向传来的,是连续且没有规律的闷响,听那声响,当是有很多人自高空急坠落地。

  如果一声闷响就是一个人,此番自高空落下的至少有三十多人。

  就在二人紧张侧耳,细听外面声响的同时,坟墓的正西方向亦有声响传来,声音很是嘈杂,有野兽奔突的声响,亦有飞禽落地的声音。

  “黎泰,此处乃我牛族疆土,你率众前来,意欲何为?!”有人高声呼喝。

  听得此人喝问,吴中元和吴荻骇然对视,黎泰乃鸟族大黎,此前听到的闷响原来是穿戴盔甲的鸟族高阶勇士落地的声音。

  “让姜正前来说话。”倨傲的男中音。

  “大人,快看,是吴熬等人……”

  .

  .哎哎哎,今晚就算赢了,也不能立刻加更哈,我没存稿的,宽限我两天,二号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