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五百零三章 三包果子
  这时候可没有电话和信息,睡觉的时候也不会受到打扰,这一觉睡的好,自下午两点多直接睡到次日清晨,足足睡了十五六个小时。

  睡醒之后神清气爽,疲惫憔悴一扫而空,睡觉真的很有用,睡眠不足如同电瓶亏电,不但会严重影响人的智力和记忆力,造成工作效率低下,还会影响人的情绪,令人萎靡烦躁。

  醒来之后先自岛上转了一圈儿,岛上没有任何异常,也没有中毒死去的海鸟尸体,这说明猴子一直在尽忠职守,它每天的工作就有一项是巡视海岛,将死去海鸟的尸体扔回海里。

  绕岛一圈儿之后又去了石碑所在的礁石,查看机关内部那片盔甲的甲片有无变色,这是他的例行工作,如果甲片变色,他就要将灵龟内丹放归原位,届时灵龟就会重获生机并驮负海岛离去,到得那时他的任务也就结束了。

  确定甲片没有变色,吴中元又回到心月狐所在的石室看了一眼,他看的是不是心月狐而是房中储纳琴弦的盒子,确保盒子里有足够的琴弦也是他的例行工作之一。

  最后就是拔草和管理果树,冬天雨水少,果树下面也没有多少杂草,干到中午也就清理干净了。

  午后,离开海岛回返中土,心月岛上有很多不同品种的果树,临走之前成熟的果子都摘了一些,分成三包。

  这时候吴荻正在忙着转运夷人支援熊族的粮草,吴荻的位置也很好确定,她和大傻在一起,只要确定大傻在哪儿就知道吴荻在哪儿。

  吴中元是自中途拦下吴荻的,由于大傻驮负了大量的米粮,吴中元也没有与吴荻进行详谈,只是问了问粮草转运的情况,又将岷山发生的事情和寒冰之地发生的事情跟她说了个大概。

  吴荻已经知道岷山发生的事情,对于帮助羽族的具体细节他也没跟吴荻说的太过详细,倒也不是刻意隐瞒,只是一旦跟吴荻说了实话,吴荻一定会埋怨他不该以身涉险。

  简短的交谈之后,吴中元将拎在左手的那包果子留给了吴荻,他之前服食过化柿,可以将身外之物化实为虚,故此吴荻只知道她右手还拎着一包,却并不知道他包袱里也有一包。

  吴荻猜到吴中元很可能要去牛族,却没问,而吴中元也没说。

  他的确要去牛族,好长时间没见过姜南了,得过去打个照面儿。

  不过在赶去牛族的途中,他绕路去了一趟鹤岭,将包袱里的果子交给了王欣然,实际上这三包果子都是一样的,将拎在手里的这包留给王欣然无疑是最聪明的作法,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不将手里拎着的那包留给王欣然,而是将包袱里的那包留给了她。

  他在鹤岭待了半个时辰,与王欣然交谈用了半刻钟,余下时间检视了阿洛的五行所属,又有针对性的进行了指导。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王欣然看见他拎走了一包果子,只是歪头看了他一眼,也没问他接下来要去哪里。

  离开鹤岭去往牛族的途中吴中元刻意留心,观察牛族的情况,牛族缺粮的情况也很严重,不久之前这里曾经下过大雪,很多牛族人正在雪地里伐木狩猎,如果不是缺衣少食,这种天气他们是不会出来的。

  赶到连山城已是傍晚酉时,吴中元没有飞进城池,而是落于城外,撤了青龙甲,步行进城。

  他此时穿的是深紫披风,守城士兵一面派人前去通禀,一面迎上来确认身份来历,并不是所有人都认识他的,但问过之后就认识了。

  询问来意,吴中元也不藏掖,只说前来求见牛族二贵人姜南。

  这既是他的一种态度,也是对姜南的一个交代,在此之前二人的关系始终是姜南表现的更主动更明显,而他的回应明显不足,换做之前他不热情倒也没什么,但现在不行了,他已经是三族黄帝兼熊族大吴,如果再不给予对等的回应,外人会对姜南说三道四,搞的就像姜南拼命往上贴一般。

  他是步行,而前去报信儿的人是跑着去的,等到他来到王宫所在的山脚下,姜南已经得到消息并迎了下来。

  “你怎么来了?”姜南问道。

  虽然姜南没笑,但看的出来她的心情很好,姜南不是那种喜欢撒娇的女人,她性子刚强,偏于中性。

  “我来看看你,”吴中元将手里的那包果子递给了姜南,“我得了些稀罕果子,送给你尝尝。”

  这时候天还没黑,周围还有不少兵士和族人,吴中元说话的时候并未压低声音。

  姜南双手接过果子,拎拿捧托,“熊族怎么样了?”

  “局面我倒是控制住了,但之前与你们的战事消耗了大量粮草,族人缺衣少食,我最近正在忙着筹集粮草。”吴中元说道。

  “这个我们真的帮不了你,”姜南摇头,“数月的对峙,受损的不止是熊族。”

  “我不是来要米粮的,我就是来看看你。”吴中元这话说的有些心虚,倒不是说的不是真心话,而是一日之中见了三个女人,送了三包果子,放在这时候是真心相待,一视同仁,不曾厚此薄彼,但是这种行为若是放在现代,那就完了,等着挨骂被喷吧。那些背地里鸡鸣狗盗,表面上道貌岸然的人,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人,还有那些牝鸡司晨的女权主义者,都是非常愿意对这种事情进行义正辞严的讨伐和辱骂的。

  二人说话的时候姜正率人自山上走了下来,见吴中元皱眉上望,姜南开口说道,“你如果还有别的事情要忙,你就先走吧。”

  吴中元没有立刻接话,他的确不太想跟姜正照面儿,但姜正已经知道他来了,这时候走了好像不太好。

  正犹豫,姜正加快了步速,与此同时兴高采烈的冲他打招呼,“哈哈哈,是贤婿啊,何时到的?”

  正所谓不看僧面,有姜南在,吴中元再怎么不喜欢姜正也不能表现出来,只得强颜欢笑,“刚到,惊动大姜,甚是惶恐。”

  “哪里话,哪里话,”姜正满脸带笑,“贤婿乃人中龙凤,御驾亲临,连山蓬荜生辉,老夫有失远迎,失礼失礼呀。”

  “惭愧,惭愧,大姜言重了。”吴中元含混敷衍。

  姜正走上前来,拉着吴中元的衣袖,“冬日严寒,走走走,往宫中叙话。”

  到得这时,吴中元不管想不想去都得跟着去了。

  “贤婿,登基大典定在何时啊?”姜正笑问。

  “节日当天。”吴中元随口说道。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贤婿亲掌熊族乃天大的喜事,怎么如此仓促啊?礼仪诸事能够准备妥当吗?”姜正问道。

  “熊族今非昔比,一切从简。”吴中元说道。

  “唉,”姜正叹了口气,“可恶的吴熬,好大喜功,穷兵黩武,先前的那一仗不但伤及熊族根本,还大伤我牛族元气,耗损粮草无数,族人越冬捉襟见肘,熊族的境遇想必也是这样吧?”

  实际上姜正很懂礼貌,说话也很得体,但吴中元却很不喜欢此人,这是个真正的老狐狸,一块砖能堵俩窟窿,这句话不但堵死了他开口求援的后路,还间接陈述了当日打劫黑寡妇的无奈,实际上姜正并不确定他知不知道那件事情是牛族搞的鬼,如果他知道,这番话就是解释,如果不知道,这句话也不会令他起疑。

  “还好,还好,”吴中元笑道,“熊族的米粮的确告急,所幸我原有的六座垣城多少还有些剩余,能够接济一下。而早些时候我曾答应为饮马河的黑寡妇提供庇护,它们南下时也带来了一些米粮和牲畜,虽然在牛族境内受到了白千寿的阻拦,好在有惊无险,终于顺利抵达大泽,那些米粮牲畜也能略解燃眉之急。”

  吴中元此言一出,姜正面露惊愕,“竟有此事?那白千寿是何人等?”

  “白千寿乃雪怪成精。”吴中元说道。

  “这异类竟敢在我牛族境内作奸犯科,好生可恶,”姜正正色说道,“此事绝不能与它善罢甘休,老夫定会遣派人马严加追查。”

  “不劳大姜兴师动众,”吴中元笑道,“白千寿明知黑寡妇等人南下是投奔我的,还敢逞凶拦截,分明是不把我放在眼里,正所谓打狗欺主,此事若是不了了之,日后我还有何颜面立足中土,实不相瞒,不久之前我已经寻到了白千寿,将其斩于剑下。”

  听得吴中元言语,姜正笑的很不自然了,吴中元既然找到了白千寿,真相肯定暴露了,此时吴中元已经知道是他在搞鬼,只是不曾说破罢了。

  吴中元垂手自腰囊里摸出两枚内丹,托在掌心示于姜正等人,“白千寿乃上虚修为,这枚黑色内丹为它所有。另外一枚为黄生所有,黄生此人大姜也曾经见过,就是当日两军对垒之时吴熬请来的黄衣帮手,此人伙同天蚕谷柳金娥自岷山设伏,想要害我,也被我杀了。”

  此时场中除了姜正和姜南,还有七八位牛族勇士,这些人的表情各不相同,年轻的大多面露疑惑,年长的则面露惊恐,这些上了年纪的人见多识广,知道黑色内丹意味着什么。

  吴中元反手将那两枚内丹递给姜南,“之前受用了不少牛族的丹药,有来无往非礼也,这两枚内丹送给你。”

  姜南皱眉侧目,看了看吴中元,又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她隐约猜到了点儿什么,只是不敢确定。

  见姜南不接,吴中元就将那两枚内丹塞到了她的手里。

  此时众人正在拾阶而上,距牛族大殿还有百十步台阶。

  姜正在很短的时间内稳住了心神,“贤婿年轻有为,恩怨分明,此番你来的正好,我那长女早些时候已经出嫁……”

  “不好,出事了。”吴中元皱眉回头。

  众人不明所以,疑惑看他。

  吴中元说道,“熊族有巫师正在南荒公干,刚刚感知求救,我这便走了,改日再来叨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