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四百七十七章 下雨下雪又刮风
  听得吴中元言语,十三郎恍然大悟,“是极,是极,近些时日我被气昏了头脑,竟然忘了兄弟既是熊族大吴,自然能够施展法术,熊族的雷霆之怒可是厉害的紧哪。”

  “王兄有伤在身,不宜劳神动气,你且往远处去,由我来迎战它们。”吴中元说道。

  “愚兄虽然技不如人,却也不是贪生怕死之人,我留在此处为兄弟掠阵。”十三郎说道。

  看得出来十三郎说的是真心话,他并不想躲在远处坐山观虎斗,但吴中元并不让他留在近处,“不可,不可,我有青龙甲在身,若是见势不好随时可以抽身离去,你若留在这里,我会多有分神,你且远离此处,自远处观战。”

  十三郎虽然没有见识过青龙甲的威力,却听说过关于它的诸多传说,知道吴中元所言非虚,只得点头答应,“那好,兄弟,你可要多加小心哪。”

  “安心,我自有计较,还是之前说的那般,若是能留黛娘活命,我便不会置它于死地。”吴中元说道。

  听吴中元这般说,十三郎暗生感激,拱手过后,悄然退走。

  平心而论他对十三郎这个“人”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此人虽然存在很严重的作风问题,却并非绝情寡义之人,黛娘这么对他,他仍然不想杀掉黛娘,正如他自己所说,露水夫妻也是夫妻,十三郎虽然不是人,却比很多翻脸无情的男人更有人味儿。

  十三郎走后,吴中元并没有急于动手,一来在等十三郎退到安全区域,二来他还有个很重要的问题需要思考,那就是黛娘和黄生在此设伏究竟只是它们两个的阴谋,还是有其他人参与其中。

  之所以想到这个问题是因为岷山的情况与当日他和姜南遭受巨鬣狗和巨鹫围攻的情形非常相似,当时遇袭是因为那片山谷上方萦绕着浓重的雾气,而岷山四周也萦绕着阻挡视线的瘴气。

  仔细想来这两种可能都有,黛娘和黄生曾经跟他交过手,知道他的能耐,也知道他有青龙甲在身,正面争斗他可能不是二人的对手,但想要逃走二人绝对拦不住他。

  黛娘和黄生自然也知道这一点,二人明知如此还绞尽脑汁的引他过来,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二人有克制青龙甲的方法,亦或是请到了可以克制青龙甲的人,

  岷山的山顶上长着三棵阴属树木,虽然不能因此就断定岷山有古墓的存在,却足以证明岷山阴气很重,乃不祥之地,这种地方或许会对青龙甲产生某种未知影响,不过这也只是他个人的猜测,因为直到现在他也没发现青龙甲有什么弱点亦或是畏惧什么事物。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利用特殊的地势克制青龙甲是其中一种可能,如果是这种情况,那岷山里就只有黛娘和黄生。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二人请来了可以克制青龙甲的人,如果是这种情况,岷山的瘴气里就隐藏着一个或是多个未知对手。

  思考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给接下来的行动提供依据,趋吉避凶,提高成功率,短暂的沉吟过后,吴中元定下了两个原则,一是绝不涉足岷山区域,以免跳进陷井。二是绝不与黄生正面抗衡,以免有人趁机拿他。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确定十三郎已经走远,吴中元送出意念感召青龙甲,待得青龙甲自北方疾飞而至,自藏身之处凌空拔高,展臂穿戴。

  他吞服过化柿,化柿可以将所有随身物品化实为虚,也可以将其化虚为实,具体表现为穿戴青龙甲时无需取下随身事物,甲片归位之后随身事物会出现在甲片的外部。

  穿上青龙甲之后吴中元没有落回地面,而是凭借青龙甲悬浮半空,手握长剑,念咒作法,他没有施展雷霆之怒,催发的是呼风唤雨。

  作法是需要念咒捏诀的,但高阶巫师可以凭借意念捏诀念咒,真言咒语可以自心中默念,指诀可以自脑海里虚捏,灵气修为的提升对练气之人的改变是多方面的,除了攻击力的提升和体质的变化,神识也会随之强大,所谓神识说白了就是意念和精神力量,普通人想什么东西都是模糊而飘忽的,而紫气高手可以自脑海里勾勒出清晰而固定的画面,除此之外紫气高手可以坐到心无旁骛,也就是注意力高度集中,思维不会不受控制的胡乱跳跃,正因如此,紫气高手才能通过意念的想象来代替具体的咒语和动作。

  呼风唤雨只是个法术的名称,并不是说这种法术只能呼风唤雨,这种法术可以改变所有的气象,包括狂风骤雨也包括雾露霜雪。

  吴中元现在已是太玄修为,可以作法遥攻,但他并没有急于驱使雷电,而是先行下雨。

  说下就下,从作法到下雨只用了不足三秒钟,寻常巫师作法不可能有这么迅速,咒语要念诵好多遍,要尝试多次感召,但他灵气修为精深,又有阴阳长剑补充灵气,可以通过快速发散灵气加快与天地灵气的感应速度和强度。

  这是一种比较霸道的作法,也是一种比较气人的作法,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任何的技巧都显得无力而苍白,他有的是灵气,可以随意挥霍,根本就不需要借助技巧,这种情形就如同别人花言巧语,殷勤讨好,忙了三年没得手,而别人一百万砸下去当晚就带走了是一个道理,这个世界并不公平,这个世界也很公平。

  这雨不但下的急,还下的大,别说是黛娘和黄生了,就是三岁孩子也知道这雨下的蹊跷,但吴中元也没想过隐藏身形,他下雨只有两个目的,一是为了折腾隐藏在瘴气下面的对手,如果真有对手藏在瘴气里的话。二是为了降温和导电,接下来他会先降雪,再打雷,除此之外还有更厉害的招数,直接把岷山夷为平地。

  灵气修为越高,发散灵气的速度也就越快,如果说淡红洞神一秒钟能花出一块的话,深紫太玄一秒钟就能洒出一万,若是没有阴阳长剑及时补充灵气,像这种疯狂的消耗和挥霍,几分钟下来太玄高手的丹田气海就会被掏空。

  奈何他不但有阴阳长剑可以补充灵气,丹田气海的容量还是其他太玄高手的二十倍,就算长剑离手,单靠消耗丹田储蓄也能支持许久。

  起初吴中元是想少下一会儿就把雨停了,然后降雪,但是在发现山谷里并无积水流出时就改变了主意,想来一出儿水漫金山,可是下了十分钟之后发现东南方向开始向外排水,知道继续下雨没用,再次改变主意,把雨收了,改为下雪。

  直到现在黛娘和黄生也没露头儿,这也证实了吴中元此前的猜测,岷山肯定有埋伏,如若不然,这又下雨又下雪的,二人早就露头观察情况了。

  在现代吴中元的日子过的一直比较俭朴,师父年老,还要供他和林清明读书,后来师父故去,林清明就开始供他,虽然不至于为钱发愁,却也从没富裕过。

  一边是灵气滔滔不绝的涌入,一边是灵气源源不断的泄出,这让吴中元体验了一把有钱人的感觉,经常有人说有钱就是任性,其实有钱人并不任性,他们只是非常从容,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种简单直接的率性,在劳苦大众眼里就成了任性。很多时候我们只看到有钱人的挥金如土,却不知道他们背后的日进斗金,自然更不会看到他们在成功之前所付出的努力和经受的艰难。

  紫气高手虽然可以凌空飞渡,却都需要落地借力,太玄修为也不能例外,但他身穿青龙甲,可以一直在空中悬停,相较于脚踏实地,身在半空更加安全,周围无有遮挡,哪怕黄生想要暴起突袭,他也能事先察觉。

  灵气一直狂泻散发,鹅毛大雪就一直飘飘落下,起初吴中元下雪是为了降温,但是下了十几分钟之后发现没有瘴气笼罩的区域已有积雪,再次改变了主意,不停了,一直下,不能把岷山灌满,就把它下满。

  又下了十多分钟,发现山中的积雪始终不见增厚,心中疑惑,便定睛细看,原来此前曾经下过雨,雪花落下之后大部分都随之融化了,想要将山谷下满估计得下上好几天。

  算了,不下了,改为刮风降温,冻他丫的。

  灵气充足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可以随意改变战略和打法儿,如果灵气不足,哪能这么挥霍,这种情形跟钱多钱少也是一个道理,钱多的人可以随心所欲的进行各种尝试,一条路走不通就尝试其他的道路,多试几次,总会成功。但普通人却不能这么干,辛辛苦苦积攒点本钱,一旦选错了方向就会亏掉本钱,再也没有能力进行其他尝试了。

  不管是财力的付出还是精力的付出,本质都是投资,一旦投资失败,损失是不可逆转的,除了家里有矿的地主土豪,普通人是没能力进行多次尝试的,故此在选择做一件事情之前,一定要慎重再慎重,万不能鲁莽草率,自以为是,一时头脑发热就奋不顾身的进行尝试,要知道任何的尝试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一旦把本钱败光了,这辈子可能都翻不了身了。

  吴中元此番刮的是东风,他虽然灵气充盈,却无法似野驴那般刮起狂暴的龙卷风,只能刮大风,岷山的瘴气与寻常雾气不同,便是大风呼啸,萦绕在山谷中的瘴气却并没有被吹散。

  下雨,下雪,又刮风,气温骤降,没过多久山中就开始结冰,就在此时,山谷中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喷嚏,这可不是寻常的喷嚏,声音低沉,还带有尾音,明显属于某种体型庞大的动物。

  不多时,又是一声喷嚏,这次声音略小,跟先前的那声应该不属于同一物种。

  起初只是偶尔的一两声,到得后来山谷里的喷嚏此起彼伏,接连不断,见此情形,吴中元大喜过望,原来山谷里藏了一大窝,哈哈,继续刮风,冻死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