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四百四十三章 最后七天
  根据九叶青莲的荷叶颜色不难看出,它对应的是地格九阶,这也注定它的功效止步于太玄,这一点根本就不需要向黑衣老者求证,稍微有点脑子就能推断出来,若是问了,唯一的后果就是被黑衣老者再度鄙视。

  再者,倘若九叶青莲真的能够超越地格九阶,黑衣老者自己早就服用了,不用晋身金仙,便是晋身天仙也能延寿不死。

  只睡了两个时辰吴中元就醒了,醒来之后围着岛屿又转了一圈儿,这处岛屿近水的地方都种植了一些奇异的植物,这些植物都是有毒的,而且这些植物散发出的气味混合之后毒性会数倍叠加,大量毒气凝聚在岛屿周围,萦绕不散,也亏得他百毒不侵,换成旁人根本无法踏足这处海岛。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吴中元起的早,猴子起的也早,这只猴子也不惧怕岛屿的毒气,此时正在岛屿各处窜行,将误入岛屿的死鸟扔进海里。

  这只猴子的智商比普通猴子要高,知道吴中元和黑衣老者是一起的,便不攻击他,偶遇之后还吱吱叫了几声,貌似是在与他打招呼。

  黎明时分,黑衣老者起身出门,喊了吴中元过去,带着他熟悉岛上的情况,包括各种果树的特性和管理时的注意事项,岛上有很多果树,大部分都是陆上没有的品种,白衣女子食用的只有为数不多的几种,她是上灵修为,等同天仙中阶,已经不食人间烟火,便是一直不进食也不会饿死,但是却会感觉饥饿。

  白衣女子的生活也很有规律,日出之前会去到东山峭壁,自那里等待日出,一直到中午时分,然后回到住处抚琴,之后就是大笑和痛哭,午后会一直发懵,三更时分会躺卧片刻。

  猴子的任务就是每天给她送两次食物,还有就是清除她必经之路上的障碍,引她去峭壁,再将她引回来,白衣女子走路的时候眼睛是不看路的,如同梦游,诸多举动更像是出乎习惯或是本能。

  吴中元没有追问关于白衣女子的情况,以他目前的灵气修为,不可能修复损伤的元神,再者,这里是一处位于龟背上的岛屿,倘若那片丹田护甲变色,就说明她等的人回来了,玄龟会将她带去约定的地方。

  他需要做的就是尽忠职守,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余下的不该他管,他也管不了。

  岛上的树木很多,一天之中吴中元不可能记得住那么多树木各自的特点,此外,黑衣老者还必须让猴子接受他这位新领导,除了语言的表述,还得做出一些虚假举动,让猴子明白他比黑衣老者更强大,黑衣老者也得臣服于他。

  在黑衣老者和白衣女子居住的石室上面,还有几处破旧的楼阁,其中一处楼阁里挂着一面硕大的铜锣,当岛屿周围萦绕的毒气散去的时候,猴子就会敲响铜锣,白衣女子听到锣声就会散出灵气将岛屿整个罩住,玄龟会受重下沉,将岛屿沉入海底,一个时辰之后玄龟会重新上浮。

  这是一种应急手段,为的是防止有人破坏毒雾侵入岛屿。

  如此这般过了几日,黑衣老者的话越来越少,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自己的住处,也不往白衣女子的住处去,可能在他看来与白衣女子待在一个房间里是对她的不敬和冒犯。

  见黑衣老者这般,吴中元确信他是真的大限到了,便是有心请教也不便进去打扰,每日多在林间劳作,猴子有时候会来林中看他,他也不与猴子太过亲近,不是他讨厌猴子,而是黑衣老者叮嘱过他,不能与猴子太过亲近,不然这家伙会上头上脑。

  猴子总归是猴子,生性顽劣,再怎么约束也不可能安分守己,虽然此时没什么顽劣举动,但眼珠子乱转就不对,失去了监管,时间一长肯定会懈怠差事。

  有时候感觉时间过的很慢,但是等到到了最后的那一天,回头再看,便会感觉时间过的很快,第七天的午后申时,黑衣老者离开石室,冲吴中元落脚的草亭走了过来,两只手里各拎着一个酒坛。

  见黑衣老者冲草亭走了过来,吴中元急忙起身迎了过去。

  黑衣老者将左手酒坛塞给吴中元,“陪我喝一杯。”

  “你这杯子可够大的。”吴中元笑道,他知道黑衣老者此举意味着什么,但他不想把气氛搞的那么悲凉。

  “千年佳酿,能喝到是你的造化,”黑衣老者笑道,“可惜呀,便是当年我糊了三层封泥,年头长了,仍然散去不少,这两坛原本都是满的,现在只剩半坛不到了。”

  吴中元晃了晃酒坛,发现的确只剩下了半坛,此时黑衣老者已经自草亭里坐了下来,倾斜酒坛,小心的拍打着坛口的泥封。

  吴中元坐在他的对面,学着他的样子做着同样的事情。

  “喝完这坛酒我就要上路了。”黑衣老者语气很是平静。

  虽然知道今天是黑衣老者的大限,听黑衣老者这般说,吴中元仍然免不得伤感,强颜欢笑,“什么时辰?”

  “日落时分。”黑衣老者说道。

  吴中元转头西望,此时距日落只剩下不到一个时辰了。

  黑衣老者拍碎酒坛上的泥封,清去浮土,托着酒坛喝了一口,“嗯,还不错,只是酒气淡了些。”

  吴中元也尝了一口,有些东西并不是越新越好,但也并不是越老越好,这坛酒储藏的年头太长了,酒气散发的很是严重,醇厚有余而酒劲儿不足。

  黑衣老者放下酒坛,长出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心中仍有许多迷惑,但能与你说的我都说了,你也莫要再问我什么,我乃异类之身,你是七窍人类,你我并不是同一阵营,我所说的,所做的,实则已经越界了。”

  “我如果有心询问,之前几日早就开口了,怎会等到现在,”吴中元随口说道,“你以九叶青莲相赠,已经是对人类莫大的帮助了。”

  黑衣老者摆了摆手,“你错了,我并不想帮助人类,我只想帮助你,早些时候我说封印消失之后你活不过一个对时,并没有危言耸听,以你目前的修为,你的确无力自保,若是晋身太玄,再得一众帮手,或许还能勉力一战。不过你也不要太过乐观,我送你九叶青莲也只是为了让你输的心服口服,以免他日心存侥幸,铤而走险,送了性命。”

  吴中元托着酒坛礼敬先饮,放下酒坛出言问道,“你为何如此轻视人类?”

  黑衣老者受敬亦饮,然后说道,“你又错了,我并不是看不起人类,我是看不起所有弱小的存在,五千年中我见到了许多,也明白了很多,我发现越是强大的存在就越是光明,越是弱小的存在就越是猥琐,弱者为了活命求生,是没有底限的,什么卑鄙无耻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吴中元刚想开口,黑衣老者便抬手阻止,“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强者对弱者的奴役和保护是共存的,只要服从强者的奴役就能得到强者的保护,不服从就会遭受惩罚,你仔细想想,所有的事情都是这样,你们人类也是如此,你们在保护子民的同时,会不会为他们定下规矩?若是他们不予遵守,你们是不是会给予惩罚?你告诉我,管束与奴役的区别是什么?”

  黑衣老者所说的这个问题吴中元此前还真没想过,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黑衣老者又道,“你们对弱者的保护也是建立在他们遵守你们定下的规则的基础之上,这本身就是一种奴役,只是轻重程度有所差别,既然如此,你们为何还要抗拒强者的约束,只要服从他们,他们就会保护你们。”

  “我们不需要他们的保护,也不接受他们的奴役,”吴中元说道,“另外约束和奴役也是有差别的,正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规矩必须有,制定者本人也遵守就是约束,制定者本人不遵守就是奴役。”

  黑衣老者之前的问题吴中元没有想过,吴中元的这番言论黑衣老者之前也没有想过,故此他并未进行反驳,而是抓起酒坛又喝了一口,“我与你一个建议,想不想听?”

  “想。”吴中元正色点头,他不赞同黑衣老者的一些看法,却不排斥黑衣老者对他的善意。

  “提前打破封印释放兽族,”黑衣老者说道,“你们实力太过弱小,想要全身自保,必须与兽族联手。”

  吴中元没有接话,不得不承认黑衣老者的建议有一定道理,但此事关系重大,利弊皆有,需要慎重权衡。

  见吴中元皱眉,黑衣老者又道,“人类的生死我并不关心,但我不想你死。”

  吴中元笑了笑,“好生坦率,你的建议我会郑重考虑,若我有心释放兽族,当如何打破封印?”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知道,你也不用诈我,这是个心血来潮的建议,不是处心积虑的阴谋,”黑衣老者冲吴中元抬了抬酒坛,“喝酒。”

  吴中元喝,黑衣老者也喝。

  “还有多长时间?”吴中元问道,修为精深的人都可以内窥自己的经络和气穴,能够准确的估算出自己大限的具体时间。

  黑衣老者闭目沉吟,片刻过后睁眼开口,“半个时辰。”

  “还有什么要与我交代的?”吴中元问道。

  黑衣老者摇了摇头。

  “我还不知道您的姓名。”吴中元说道。

  “我没有姓名。”黑衣老者说道,见吴中元皱眉,黑衣老者笑道,“我真的没有姓名,主上当年一直喊我雀儿,你总不能也这么喊我吧?”

  黑衣老者笑,吴中元也笑,女人给坐骑起名字总是带有一股脂粉气。

  “你是什么修为?”吴中元问道。

  虽然不知道吴中元为何有此一问,黑衣老者仍然回答了他的问题,“不过太虚。”

  “太虚修为便能在我穿戴了青龙甲的情况下置我于死地?”吴中元又问。

  “你便是穿戴了青龙甲,也不可能逃出我的掌控。”黑衣老者颇为自信。

  “若真是这样,封印消失之后我可能真的活不过一个对时。”吴中元说道。

  “那倒未必,青龙甲还是有些用处的,除了我,没人能快过它。”黑衣老者说道。

  “你飞的很快?”吴中元问道。

  “四海八荒,我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黑衣老者豪气干云。

  “再飞一回?”吴中元坏笑。

  “哈哈哈,”黑衣老者抓起酒坛将余下的酒水一饮而尽,“好,再飞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