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四百二十九章 敢作敢当
  听得黎非下令,后方的百余位鸟族勇士立刻持拿兵器提气前冲。

  由于感召兵器出现了问题,黎仕和黎非大失先机,城墙上的夷人也趁机做好了防御准备,眼见鸟族勇士开始前冲,留守的夷人将领一声令下,大量箭矢弩石自墙上激射而出。

  此时于清都等人已经与黎仕和黎非缠斗在了一起,唯恐误伤他们,夷人便选了鸟族的红蓝勇士为目标,铺天盖地的箭矢和弩石急落而下,覆盖了大片区域,鸟族勇士根本无处可躲。

  如果是寻常士兵,只这一轮利箭狂弩就能被全部肃清,但他们的敌人是披挂盔甲的鸟族勇士,虽被箭矢和弩石击中,伤亡却并不严重。

  伤亡只是不严重,而并非没有伤亡,鸟族勇士的盔甲的确有护身效果,却并不是完全的护住了周身,有些部位没有甲片保护,便免不得为箭弩所伤。

  此外,夷人所用的箭弩并不完全相同,有些特制的箭弩威力巨大,射出的箭矢竟然能够将鸟族勇士的盔甲洞穿,一轮箭雨过后,鸟族勇士或死或伤,折损了三成有余。

  箭矢不同于枪械,射出一箭之后需要重新开弓,就在夷人拉弦开弓之际,鸟族勇士开始反击,他们反击的方法也很奇特,快速前冲的同时身形后仰,手臂后撤,聚势加力,掷出了手中的兵器。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鸟族勇士所用的兵器多为枪矛,此前吴中元并不知道鸟族勇士为什么会偏爱这种兵器,现在他终于明白了,这是为了冲阵之时可以将其掷出伤敌。

  众所周知只有紫气高手才可以灵气外放,红蓝勇士是不能的,但鸟族勇士敢将兵器掷出也是有原因的,那就是他们的兵器与盔甲一样,都添加了玄晶,扔出去之后还可以再收回来。

  鸟族勇士的这轮反击造成了夷人士兵的大量伤亡,勇士都是练气的,不但准头奇高,还可以提气加力,扔出去的枪矛几乎全部命中了目标。

  一来一往,双方都失去了再次进攻的机会,此时鸟族勇士已经冲近,围住了于清都等人,夷人担心误伤首领,便不敢轻易放箭。而那些红蓝勇士也并没有去攻击城墙上的士兵,他们接到的命令是拦住于清都等人,轻重缓急他们分得清楚,在他们看来只要抓住或者杀掉了这三个头领,夷人城池就会不攻自破。

  一方试图围剿,另一方自然会尝试营救,大量身形高大的夷人士兵自城中冲出,试图冲进包围圈营救己方首领。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夷人并不擅长练气,这些夷人士兵大多没有灵气修为,与鸟族勇士对战自然处于吃亏的一方,但这并不表示他们没有一战之力,夷人士兵用的大多是棍棒锤斧等重型兵器,气力惊人,鸟族勇士虽然穿戴了盔甲,却也耐受不住夷人士兵的大力打砸,只要被其击中,要么吐血倒飞,要么重伤倒地。

  俗话说身大力不亏,这话一点不假,有些时候力量的差距是无法通过技巧弥补的,这些高大的夷人力气大的出奇,鸟族勇士根本无法与他们正面抗衡,只能依仗灵活的身法和超快的反应速度与他们周旋。

  灵活的身法和快速的反应也是很有用的,谁快谁就占据了进攻的主动,谁快谁就能率先杀伤对方,不过夷人士兵虽然身法和速度落于下风,却胜在身形巨大,悍不畏死,常人被枪矛戳中直接就会失去抵抗能力,但他们却能带伤作战而不失勇猛,更有甚者会趁机抓住鸟族勇士的兵器,挥舞锤斧将对方砸死,然后拔掉插在身上的枪矛继续再战。

  外围的战事固然惨烈,包围圈里的厮杀更加惊心动魄,黎仕虽然长了个贪官的大屎肚子,身形却十分灵活,而且此人乃洞渊修为,真正的紫气高手,便是失了兵器也不曾顾虑退缩,以一第二,迎战于清都和陆钧天。

  三族勇士都有五行之分,鸟族亦然,黎仕五行属金,以自身灵气吸聚外部金属器物,凝化金属盾牌一面吸附左臂,拒挡于清都的长剑和陆钧天的熟铜大棍,与此同时右手屈指凝气,频出重拳。

  于清都和陆钧天走的都是刚猛路子,黎仕比二人矮了两头不止,却敢于凭借精纯的灵气修为与二人正面抗衡,几个回合之后以重拳直迎陆钧天当头砸下的熟铜大棍,将铜棍震开之后身形左斜,接连三脚,皆中陆钧天下腹。

  这可是紫气高手的三脚,换成旁人怕是五脏六腑都要被其踢碎了,但陆钧天只是右脚后撤半步,耸肩振臂,硬受了三脚而不曾退后,待得黎仕力竭落地,扬棍再上,怒吼打砸。

  黎仕没想到陆钧天能够强撑不退,双脚刚刚踩踏地面,熟铜大棍已经急砸而下,无奈之下只得右手抓握左腕,奋力上举,以双臂之力举盾硬拒。

  一声共鸣嗡响之后,陆钧天虎口震裂,熟铜大棍脱手飞出,而黎仕亦在对方的大力打砸之后站立不稳,单膝跪下,左臂铜盾亦四分五裂。

  铜盾被震碎之后,黎仕眉头大皱,左臂后撤,与此同时残留在左臂上的盾牌残片化为三尺铜刺,回臂挺刺,直插陆钧天胸腹。

  在铜刺插入陆钧天胸腹的同时,于清都长剑急斩而至,赶在铜刺深入之前将铜刺斩断,收剑反撩,将黎仕逼退。

  陆钧天牙关紧咬,将残留在自己胸腹的铜刺拔掉,与此同时左手探出,抓住了外围扔来的一柄铜锤,奋力挥舞,再入战团。

  都说战争属于男人,说这句话的人肯定没见过真正的女人打架,在于清都和陆钧天力敌黎仕的同时,黄悠云也正在跟黎非拼命,除了拼命,吴中元想不出更精准的词汇来形容二人之间的争斗,黄悠云虽然携带了弓箭却根本来不及使用,黎非五行属火,用的是鸟族的火属绝技,双臂皆有火焰燃烧,用的是近身抢攻的打法。而黄悠云也并未被动防守,而是只攻不受,全力抢攻,只这片刻工夫衣裳已被焚燃,皮肉亦被灼伤,甚至连手中长刀都被黎非所发高温火焰烤的通红,便是如此她仍不松手,双手紧握刀柄,厉吼助势,大力挥斩,刀刀不离黎非要害。

  吴中元是明眼人,虽然双方各有攻防,打的惨烈,但结果却已经注定了,没有灵气修为,于清都等人撑不了多久,他们被拦在了城外,无法发挥箭弩的威力,近身相搏,他们不可能是紫气高手的对手。

  前瞻估测,此战虽然会以夷人落败告终,鸟族众人也占不到什么便宜,便是黎仕和黎非能够全身而退,二人带来的这些红蓝勇士大部分都得死在这里。

  而且黎仕和黎非对局势前瞻明显不足,夷人是个多部落的联盟,于清都等人只是三个较大部落的族长,便是把他们三个全杀了,夷人也不会投降,他们还会继续抵抗,虽然最后仍然免不得被屠杀,但鸟族所付出的代价肯定会很大,绝不是黎仕和黎非所能承受的。

  吴中元虽然是旁观者,却并不希望事情闹的太大,大敌当前,不管是夷人的损失还是鸟族的损失,都是人类的损失。

  他虽然有扭转局势的能力,也有心出手阻止,却苦于不知道如何处置而迟迟不得出手,想要把黎仕和黎非杀掉很简单,但他不想那么做,如果真的那么做了,就是跟鸟族为敌,他虽然不怕鸟族,却也没必要去故意招惹他们,这事儿跟黎韬的那件事情不是一个性质,黎韬惹了王欣然,他不管怎么做,黎泰都不能说什么,但如果杀了黎仕和黎非,就有点儿欺负人了。

  不露面,用箭射杀?也不好,黎仕和黎非都是紫气高手,杀了他们对鸟族很不利,要知道鸟族虽然目前实力很强大,紫气高手也多,但封印消失之后他们应对的可是神族,连黎阳和黎韬计算在内,他已经杀了鸟族四个紫气高手了,再杀的话,黎泰便是不想跟他拼命,也得跟他拼命了,因为黎泰没法儿跟族人交代了。

  不行了,不行了,再不出手就来不及了,先喊住众人再说吧。

  想到此处,收回箭矢,拿了黎仕和黎非的兵器飞掠而出,“别打了。”

  之所以没喊住手,而是喊别打了是因为底气不足,归根究底双方的矛盾是因他而起的,他才是偷走引魂灯的罪魁祸首,而鸟族众人只不过是个背锅的。

  双方都听到了有人在呼喊,但此时正是拼命的紧要关头,谁也没有理会他。

  眼见众人仍在血拼,吴中元只得提气再喊,“我乃吴中元,尽皆停手,违令者,灭族。”

  便是众人不停,他也不能真的灭族,但这时候不这么喊也不成,吓不住他们。

  还好,吓住了,都停手了,但鸟族众人的包围圈并未撤除,于清都等人仍然被困其中。

  吴中元飞掠而至,直接落于包围圈内,将那两件兵器扔还黎仕和黎非,“行了,别打了。”

  众人无不面露疑惑,不明白他为何突然出现阻止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是众人都看到了那两件兵器上的箭孔。

  “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二位大人收兵回去吧。”吴中元冲黎仕和黎非说道。

  二人面面相觑,吴中元现在已经名声在外,对他们来说应该算是臭名昭著,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跟他们说话这么客气。

  吴中元又道,“二位的难处我也知道,这样吧,你们将此事告知黎泰,只说卖了个面子给我,不久之前我曾将雀凤刀送给了鸟族,投桃报李,他也应该给我点面子。”

  二人拿不定主意,便没有接话。

  吴中元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还愣着干什么,走吧,在此之前我还送了你们几十斤玄晶,这点面子都不给我吗?”

  人都是要面子的,吴中元并未以武力强逼,一直强调是卖面子,如此一来他们也算有台阶可下,短暂的沉吟之后,黎仕和黎非交代了场面话,扛死抬伤的撤走了。

  夷人是东道主,自然不会请他们进去吃了饭再走,但是对于吴中元他们却是感激非常,若不是吴中元仗义援手,夷人今天就有灭顶之灾,少不得千恩万谢,少不得欢呼簇拥。

  夷人越热情,吴中元心里越别扭,最终鼓起勇气冲于清都说道,“于族长,你们也不用谢我,其实我今天是来谢罪的。”

  于清都等人不明所以,疑惑看他。

  “贵族的引魂灯是我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