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四百零二章 面授机宜
  相较于吴中元的惊叹,高展更多的是紧张,它看到了自己体外熊熊燃烧的火焰,也感受到了自身巨大的变化,但它并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

  当高展向他投来紧张眼神时,吴中元冲它竖起了大拇指,这个手势这时候已经有了,跟后世的意思是一样的。所谓护法,不仅仅是在旁边保护练气之人不受外界干扰,还需随时防范和处理可能会出现的意外情况,其中也包括给予练气之人信心和鼓励。

  初次经历这种事情,高展免不得有些慌张,见吴中元冲它竖起了拇指,知道自己不曾做错什么,心中稍安,根据火属灵气游走五脏的先后顺序,控驭灵气逐一循往,待得灵气归敛水属肾脏,体外的蓝色火焰慢慢消失,形体也随之恢复原状。

  “大人,如何?”高展紧张的看向吴中元。

  “甚好,走走走,出去说。”吴中元撤去灵气屏障快步离开了山洞,高展先前催发狼族心法,体外的炙热火焰把放在角落里的被子给点燃了,山洞里全是烟。

  考完试了当老师的总得点评一下,没有批评,全是好话,高展缺乏自信,对于这种学生得以鼓励为主,取得了这么大的成绩,必须给予高度肯定。

  高展落魄半生,饱受冷眼,突得贵人提携,中年得志,兴奋的想叫,激动的想哭,由于太过激动,便有些手足无措,语无伦次。

  对此吴中元也给予了充分的理解,高展现在的心情就跟中了举的范进一样,可能比范进还要激动几分。

  待得高展激动的心情略有平息,吴中元又命它将狼族心法再度施展了一次,这一次是为了检验蓝色火焰的威力。

  高展体外萦绕的蓝色火焰是由其自身的火属灵气外发产生的,跟真正的火焰并无本质区别,因为真正的火焰也是有形无质之物。不过与常见的火焰不同,高展催发出的火焰炙热非常,温度远远高于寻常火焰。

  具体能达到多少度也没办法进行检测,只能根据火焰的颜色来推断,火焰的颜色跟灵气的颜色是一样的,由低到高分别呈红蓝紫三色,萦绕在高展体外的是淡蓝火焰,温度应该在三千到四千度之间。

  三四千度是核心温度,距离拉的越远,能够感受到的温度就越低,不过这个温度已经够用了,只要高展催发火焰,寻常人等是无法靠近它的,紫气高手也不例外。

  但是这并不表示紫气高手就奈何它不得,要知道紫气高手的灵气是能够离体外放的,可以采用灵气遥攻,或者是用弓箭遥射。

  吴中元就是紫气高手,也带了弓箭在身,可以实战检试,他自然不会用陨铁箭矢去试,真要用上陨铁箭矢,试都不用试,直接就射死了,只能削了树枝来试,检试的结果是高展体外的火焰能够将箭杆儿点燃,却无法彻底将其焚毁。

  这样的结果也在吴中元的意料之中,高展目前只有淡蓝灵气,随着灵气修为的提升,所发出的火焰会越来越大,温度也会越来越高。

  再延出灵气尝试遥攻,检试结果是高展体外的火焰带有一定的防护效果,能够抵消一部分外来灵气,其性质跟紫气高手的灵气屏障有些相似,只是受灵气修为所限,火焰目前的防护效果差强人意。

  除了自体外催生火焰,高展在催动狼族心法的时候形体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于形体变化所带来的战斗力的提升也需要相应的检试。

  在催动狼族心法的时候,高展是彻底兽化的,但与它先前的现出原形不同,兽化之后的高展并不像狼,更像西方传说中的狼人,形体比它的原形要大了很多,爪子和牙齿等部位也有明显变化。

  检试的结果是高展催发狼族心法之后,不管是攻击力还是奔跑的速度,包括抗击打能力都有显著提升。

  与外放的火焰一样,高展形体上的变化也受到了灵气修为的限制,随着灵气修为的提升,在催动心法的时候,高展的形体还会有越来越大的变化。

  综合估测,此时的高展已经具备与紫气高手一战之力,但最好还是不要轻易招惹紫气高手,尤其是洞渊和太玄高手,移动速度更快,灵气更加刚猛,与他们对战,高展很难占到便宜。

  到这儿还不算完,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得设法完善狼族心法,令高展在施展狼族心法的时候能够收放由心,可以将火属灵气内外双发,也可以单纯的选择外放催生火焰,或是内发改变形体。

  俗话说会者不难,难者不会,吴中元对于经络气穴以及五脏六腑五行属性了如指掌,沉吟片刻便想到了控驭的诀窍,转而详细说与高展知道。

  高展倒是能够领会理解,只是不太明白为什么要将内外双发的火属灵气区分开来。

  高展倒是没说什么,但吴中元察言观色猜到它心里在想什么,“他日你灵气修为高了,所化兽身的指爪会越来越长,届时抓握兵器会多有不便。”

  听得吴中元言语,高展恍然大悟,连连称是,道谢不已。

  庆功宴自然少不得,还是当日宴请老瞎子的那家店,还是那张桌子。

  这家店是山羊谷最好的饭馆儿,别人不认得吴中元,但店主认得,而且知道吴中元的身份,见他来了,急忙殷勤招呼。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高展只知道吴中元在带走老瞎子的时候曾经在镇上吃了顿好的,却不知道在哪家店吃的,见店主殷勤招呼吴中元,方才知道是在这里,又听得店主说‘还坐老地方’,这才知道二人此时所坐的桌子是当日吴中元宴请老瞎子的那一张。

  高展不是个很在乎俗世礼节的人,却也知道吴中元带它来这里是为了表示对它的尊重,有半正式的意味,感动惶恐,入座之后如坐针毡。

  酒菜上齐,不算奢侈,却也很是丰盛。

  高展斟酒,立敬吴中元,吴中元坐着喝了。

  吴中元斟酒,坐敬高展,高展起身喝了。

  齐了礼数,便不搞的那么拘束了,而吴中元原本也不是个很严肃的人,便于吃喝闲聊之时询问高展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但听大人吩咐。”高展回答。

  “你先说说你自己的想法。”吴中元说道。

  高展想了想,说道,“先往狼族报了仇,出了那口怨气,再北上中土归附大人。”

  吴中元摇了摇头。

  高展不解,看着吴中元等他说话。

  “击败战桧,放逐了它,取而代之,统帅狼族。”吴中元说道。

  “此人不但设计骗我心法,还曾重伤于我,只是放逐岂不太便宜它了?”高展撇嘴,吴中元让它抢夺狼王之位它不怎么意外,但它不明白吴中元为什么让它放逐战桧而不是杀掉它。

  “当年它有没有能力杀掉你?”吴中元反问。

  高展愣神过后明白吴中元的意思了,不管出于什么动机,当年战桧的确有机会杀掉它却没有那么做,投桃报李也好,恩怨分明也罢,都应该是放逐而不是打杀。

  吴中元又道,“以你目前的实力想要打败战桧想必不是难事,但是想要尽快稳住局势,有两个细节你当注意。”

  “大人请讲。”高展接话。

  吴中元说道,“其一,决战之时一定要让族人知道你拥有狼族的王族血脉,你才是狼王的直系后裔。其二,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战桧的亲信你不可重用,当培植自己的亲信。”

  “大人说的是,我记住了,不过大人可能不太了解异族,我们没有人类那么多阴谋诡计,胜者为王,我只要打败了战桧,所有族人都会臣服于我。”高展说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人都有以己推人的习惯,他的确用人类的思维去揣摩野兽的想法了。

  “大人,你不陪我一起去吗?”高展问道。

  吴中元瞅了它一眼,“我去干嘛?你还得拉我去给你壮胆儿?”

  高展讪笑摇头,“也不是。”

  “我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亲自过问,你以后要独当一面,很多时候都得你自己拿主意。”吴中元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这里的酒算是比较好的了,但是口感还是很差。

  “大人何时动身?”高展问道。

  “吃完这顿饭,准备些干粮就走。”吴中元说道,他带出来的干粮吃了一大半,还有一些坏掉了,南方比较潮湿,食物容易发霉。

  “狼族有三千多人,这么多人我也不知道如何统领,大人要是不急,能否再滞留一宿?”高展问道。

  “我不是不能再留一夜,而是我没有再留的必要了,你之所以有疑问是因为你境界不够,等到你夺回了狼王之位,很多事情慢慢就懂了。”吴中元说道。

  吴中元不留,高展也不能强留,陪着吴中元吃完饭,又帮着吴中元准备了干粮,然后依依不舍的跟随相送。

  吴中元是往南走的,高展就跟着他往南走,也不是闷头走,而是趁机询问请教,吴中元只能一一解答。

  “对了,你的名字是谁起的?”吴中元突然想起一事。

  “狼族的一个老头儿。”高展说道。

  “这个人可能知道你和你父亲的情况,待得稳住局面之后可以详细问问它。”吴中元说道。

  “大人怎么知道?”高展不解。

  “我猜的,”吴中元随口说道,“狼族姓战,高即为大,大即为长,你的真名应该叫高战而不是高展。”

  高展愕然点头。

  “行了,送到这儿吧,我得走了。”吴中元止步回头,“明年年底之前率领狼族北上中土,我会为你们准备安身之所。”

  “是不是有些仓促?”高展问道。

  “那是封印消失的最后期限,年底之前你们如果不走,以后想走也走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