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三百六十二章 追鸡撵狗
  所谓突然,也只是对黑寡妇和黎别而言,实则吴中元早已暗中提气做好了出手的准备,只等巨鬣狗再次冲撞屏障,以此确定它的位置,然后给予迎头重创。

  此番出手,吴中元是用出了全力的,不但将灵气提到了极致,火龙真气也催到了至强三重,进入屏障之后立刻吐气发力,右拳挥出,由诸多青色甲片覆盖的右臂带着炙热火气冲着巨鬣狗所在的方位猛砸而去。

  他此前猜测的没错,这些凶兽元神虽然无形却有实质,一出手,直接命中,能够感受到右拳击中了实物,不过与真实的肉身相比,元神明显发虚,最直观的感觉就是对方的重量偏轻。

  出手之前吴中元就已经想好了出手的角度,这一拳不是将巨鬣狗向屏障里面砸的,而是将其砸向屏障,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能够通过显现在屏障上的轮廓确定巨鬣狗的具体位置,以便于接下来进行二度进攻。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风格,吴中元没有隐藏实力,示弱于人的习惯,他属于有骡子不使马,有米不喝汤的鹰派人物,一出手就是尽出全力,一拳过后,灵气屏障上现出了巨鬣狗痛苦的表情和扭曲轮廓。

  不知为何,这些凶物元神始终不曾发出声音,便是受到了重创也没有嘶吼咆哮,但眼下也无暇探究这些,灵气急灌左脚,冲着那巨鬣狗所在的位置横摆猛扫。

  这一脚直接将巨鬣狗踢飞了出去,在起脚的同时,吴中元本能的察觉到有危险逼近,但元神无形,便是悄然逼近也没有破风之声,危急关头急中生智,体内灵气急散而出,晋身紫气之后灵气是可以外放的,外放的灵气犹如章鱼的触脚,能够感知到外部的情况。

  灵气散出,立刻确定了敌人所在的位置,右臂挥摆,一记肘击将已经近身的敌人挡下,随即补上一脚,将敌人踹飞了出去。

  由于看不到敌人的具体形态,只能感知到试图偷袭自己的是只飞禽,却不能确定是巨鹫还是另外一只飞禽,不过此前的应激反应倒是提醒了他,将对手踢飞之后,灵气不收,继续宣泄,随即感知到另外一只飞禽此时正悬停半空,心中有感,意念送出,青龙甲疾冲半空,撞上那只飞禽元神之后继续向上,径直撞向上空的灵气屏障。

  撞上屏障之后,屏障受力反弹,吴中元顺势转向,抱着那只飞禽疾速回冲,回冲之时通过触感确定了那只飞禽的大小和形状,在距地面丈许时右手探出,抓住了凶禽粗大的脖颈,落地之后右臂反挥,大力抡砸。

  此时他已经能够确认自己抓着的是那只巨鹫元神,他曾经遭遇过巨鹫和巨鬣狗的偷袭,知道巨鬣狗和巨鹫的形态,这只巨鹫元神虽然个体比寻常巨鹫要大,但大致的形态是一样的。

  人在弱小的时候若是受到了欺辱,强大之后总会寻仇报复,吴中元也不例外,当日他和姜南险些死在巨鬣狗和巨鹫的围攻之下,而今逮到了机会,哪里还会饶它,死死的扼住巨鹫脖颈,正抡猛甩,反抡猛摔,一记接着一记,与此同时火龙真气急引而出,凝于右手五指,铁了心要置巨鹫于死地。

  元神原本是处于无形状态的,在吴中元用上火龙真气之后,巨鹫的形态开始显现,这倒不是因为它耐受不住火龙真气而现出了原形,而是火龙真气在伤害它的同时也间接补充了它匮乏的灵气。

  有些事情就像小马过河,不亲自尝试一下永远不知道真实情况如何,至此吴中元找到了灭杀元神的方法,这些禽兽元神之所以无形并不是因为它们有意隐身,而是灵气屏障阻隔天地灵气,它们身在其中,灵气得不到补充,想要杀掉它们,就要让它们补充灵气恢复肉身,然后将肉身连同元神一同毁去。

  形体略有恢复,巨鹫便发出了声音,由于被吴中元抓住了脖子,发出的便是痛苦的嘶鸣,又因为并未彻底拥有肉身,中气不足,发出的声音很小。

  正砸反甩,只不见那巨鹫毙命,吴中元有些急了,用上了左手,巨鹫的脖子很长,他便有心将其脖子扯断,就在此时,巨鬣狗回过神来,自远处疾冲而至,没有形体有没有形体的好处,那就是移动之时不受空气阻力,眨眼即至,抢在吴中元提气发力之前将他撞飞,救下了那只惊魂炸毛的巨鹫。

  吴中元被撞飞之后很快稳住身形,但他没有冲向巨鹫和巨鬣狗,而是心念闪动,控驭青龙甲向斜上方飞去,他能感知到另外一只凶禽正自高空俯冲逼近。

  眼见吴中元向自己飞来,那只凶禽知道行踪已经败露,急切转向,往北飞去。

  灵气外放是有一定距离的,灵气外放的距离就是他的感知范围,如果那只凶禽飞出了这个范围,他就感知不到对手的存在了,吴中元很清楚这一点,哪肯容那凶禽逃脱,凶禽自前面飞,他就自后面追,凶禽没有肉身,移动速度极快,而他的青龙甲亦是快如闪电,几度转折圈绕之后终于追上了那只凶禽,到得近前,双臂伸展,直接抱住,与此同时灵气狂泄,帮助那只凶禽恢复肉身。

  这时候凶禽肯定不希望自己恢复肉身,因为肉身的恢复就代表了隐身状态的消失,但有些东西不是它不想要就不要的,灵气涌入,这只飞禽很快现出了淡薄的形体,是一只吴中元此前不曾见过的异种大雕。

  元神是可以凌空的,眼见自己刚刚救下了巨鹫,吴中元又抓住了自己另外一个同伴,巨鬣狗自下方急冲而至,前来驰援。

  吴中元此时正在与那大雕周旋,直待巨鬣狗冲到近前方才有所察觉,心中气怒,便松开那只大雕,转身迎向巨鬣狗。

  巨鬣狗此前曾经吃过他的亏,见他回头,调头就跑。

  由于之前灵气的灌入,那只大雕的形态已经有所恢复,虽然很是淡薄,却再也不是无形的存在,吴中元急切顾盼,确定大雕再也不得隐身,便舍了它,去追巨鬣狗。

  巨鬣狗终是兽类,能够凌空是因为此时只有元神,自空中移动没有凶禽那般灵活,很快就吴中元追上,脑袋上又挨了一脚。

  一脚过后,急追而上,再来一脚,这一脚径直将巨鬣狗踢向屏障边缘,屏障受力反弹,巨鬣狗身不由己被反弹而回,吴中元早就聚势以待,等它回来,灌注充盈火气的右拳急迎而上,直接将巨鬣狗砸向地面。

  挨揍的同时,巨鬣狗也会被动承受灵气,此时也已现出了淡薄形体,这家伙形体巨大,丑陋狰狞,见它受创之后仍在回头龇牙,吴中元眉头一挑,急趋上前。

  没有人是打不怕的,禽兽亦是如此,这些凶禽恶兽已经领教了吴中元的厉害,哪里还敢与之正面相搏,见吴中元靠近,巨鬣狗吓的调头就跑。

  巨鬣狗跑,吴中元就追,到得这时他已是顾虑全无,成竹在胸,有些时候人总是过高的估计对手的实力,却忘了自己也很厉害,这狗东西还有那鸟玩意儿先前险些害了他和姜南的性命,不杀一儆百,以后还会有人前来挑衅冒犯。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禽兽有时候比人讲义气,巨鹫和那大雕在危急时刻都得到过巨鬣狗的帮助,此番见它被吴中元追的亡命逃窜,纷纷飞来纠缠相助。

  这两只飞禽虽然只有元神,却也能够对他构成伤害,吴中元无法无视它们的攻击,受到騒扰之后,又舍了巨鬣狗去追那巨鹫。

  吴中元自屏障里追鸡撵狗,黑寡妇和黎别自屏障外看的目瞪口呆,她们本以为等待吴中元的是惨烈的血战,未曾想吴中元完全占据了上风,搞的鸡飞狗跳,若不是对手太多,他应接不暇,这时候已经将对手杀掉了。

  一番追逐之后,吴中元逐渐恢复了冷静,这么追下去不会有什么结果,但就此收手他又心有不甘,虽然占据了上风却没有分出胜负,起不到震慑对手的效果。

  想到此处,便停止了无用的追逐,而那巨鬣狗和巨鹫大雕也没有前来缠斗,分踞在他三丈之外,凝神警惕。

  由于对手已经恢复了淡薄的形体,吴中元便能清楚的看到它们的表情,这三个家伙除了仇视和敌意,还有一脸的不忿。

  短暂的沉吟之后,吴中元沉声说道,“你们可是因为没有形体,不得施出全力而心有不甘?”

  三只禽兽未予回应,但脸上的表情却说明它们的确很不服气。

  见此情形,吴中元左臂探出,灵气离体虚发,“谁想与我一战?上前承接灵气,恢复肉身!”

  三只禽兽见状面面相觑,它们都能感受到吴中元灵气在向外大量宣泄,此时只要迎上前去,就能承受他所发出的精纯灵气。

  见对手踌躇不前,吴中元再度发声,“我没有你们那般卑鄙,不屑偷袭,胆敢与我一战就上前承接灵气。”

  吴中元言罢,巨鬣狗面露凶狠,环顾左右之后迈步上前。

  事实证明吴中元的确没有没有趁机偷袭,而是一直在宣泄灵气,助巨鬣狗恢复形体。

  承接了吴中元的灵气之后,巨鬣狗的形体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实,当承接的灵气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巨鬣狗得以口吐人言,“嬴虫凡人,妄言自大,本座恢复肉身需要大量灵气,你能与我多少?”

  “我能给你个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