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积德造孽
  黎别自然不相信吴中元会去“借”,但是这却比她想象的最坏的结果要好了不少,她最担心的是吴中元会抢,要知道以吴中元现在的修为,不管他想干什么,都没人拦得住他了。

  见黎别站着不动,吴中元催促道,“你去东面的山顶等我,别在这儿待着。”

  黎别犹豫不去。

  “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吴中元坏笑。

  黎别连连摇头,“我可不去。”

  “那你别待在这儿,万一被他们发现了,还以为你跟我是一伙儿的呢。”吴中元笑道。

  黎别想了想,转身欲行,突然想起一事,回过头来,“你可不要穿着青龙甲去偷东西。”

  “为啥?”吴中元随口问道,“怕我玷污了鸟族圣物?”

  “不是的,”黎别连连摇头,“他们会认出你来的。”

  “没事儿的,他们从未见过青龙甲。”吴中元说道,这处城池占地至少也有上千亩,面积太大,想要悄无声息的靠近那处石楼,最安全的方法就是从天而降。

  黎别没有再说什么,满心愁恼的去了。

  待黎别离开,吴中元趁着夜色踏地升空,疾速攀升,自高处向西移动,到得石塔上方极速降落,离石楼楼顶丈许时减速骤停,然后轻轻落地,攀着屋檐翻进了顶楼。

  由于是月初,天上无月,周围很黑,城中众人并未发现有人侵入了石楼。

  这处石楼共有七层,上下一般粗,进入顶楼之后吴中元傻眼了,他本以为这里面要么摆放着木架子,要么是一地的笸箩,未曾想顶楼里却摆满了一地坛子,这些坛子大小不一,形状各异,足有上百个,这些坛子有的是敞口的,有的则是密封的,也有一些半密封的,只用木盖盖着。

  随手掀开一个,一股略带腥臭的油腻气味扑面而来,坛子里应该是某种动物的油脂,很可能就是老瞎子所说的蛟油,蛟油里还浸泡着很多绳状事物,

  由于不了解这些油脂的性质,吴中元便没有直接下手,而是掰碎木盖,用木条挑出一条定睛细看,颜色灰白,呈盘状,应该就是龙筋。

  夷人将龙筋浸泡在蛟油里的这种作法其实是很正确的,龙筋如果完全干燥会失去弹性,用水浸泡的话时间长了龙筋就会腐烂,用油脂浸泡既能防腐又可以保持其弹性。

  想要确定龙筋合不合用,最直接的办法就是通过拉拽确定其是否能够耐受足够的力道,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撸袖子上手。

  浸过油的龙筋滑不留手,使不上劲儿,想了想,将一旁的木条就中折断,龙筋两头儿缠绕,抓握固定,大力拉拽。

  事实证明这些坛子里浸泡的东西确是龙筋,其韧性远超寻常弓弦,而且弹性非常好,用这种龙筋做成的弓弦的不但可以提升弓箭的射程,还能增加弓箭的威力。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如果只是大力拉拽,不管用多大力气,龙筋都不会断裂,但如果用上灵气就不成了,龙筋也会断。

  每个坛子里都浸泡着不止一根龙筋,拉断一根,余下那些就不用试了,改试其他坛子里的那些。

  扯断几根之后,吴中元摸到了规律,这些坛子的材质并不相同,有些是陶土的,有些是金属质地,还有一些是石头的,相同材质的坛子,里面所浸泡的龙筋也大同小异,韧性最差的是陶坛,其次是金属坛子,最好的是那些石头雕凿的坛子里浸泡的龙筋。

  不过就算是石坛里的龙筋,也耐受不住他的全力开弓,在灌注了紫气全力拉拽的情况下还是能够扯断,实则这样的韧性已经很好了,各族紫气高手所使用的弓箭大部分都不如这个。

  如果没有铁树做弓身,这样材质的弓弦也足够用了,但问题是他的弓身选用的是罕见的铁树,用这种弓弦有点狗尾续貂了,根本无法发挥出弓箭的最大威力。

  自顶楼没发现满意的,吴中元又往下一层去,下一层就不是坛子了,悬挂的都是撑开的皮子,大部分是鱼皮,余下的是蛇类的皮子,他也分不清这些皮子到底属于蛇类还是蛟类,这些东西也不是他的目标,于是继续往下走。

  以下各层存放的都是撑开的皮子,由于此前曾经硝制过,气味都很刺鼻,便是百毒不侵,闻久了也感觉憋闷恶心。

  这时候可没有那么多的防盗设施,最主要的是这时候小偷儿很少,夷人也想不到有人会跑来偷东西,偌大一座石楼,只在门口有两个族人看守,塔里一个人也没有。

  吴中元自顶楼下到底楼,又从底楼回到顶楼,没有寻到堪用的弓弦,吴中元有些沮丧,本想取一根较为坚韧的凑合着使用,想了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凑合可不是个好习惯,这是贱根之缘,一个人一旦开始凑合,那就彻底完了,彻底废了,吃不到羊肉就凑合着吃猪肉,买不起大房子就凑合着买个小的,找不到满意的伴侣也凑合着找个一般的,一步步的降低标准,最终结果就是眼界越来越低,过的越来越窝囊。

  正所谓格局来自坚守,品位源自挑剔,不管做什么都要坚守自己的初心,保持自己的格局,为了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去不懈努力,绝不能因为目标有难度而降低标准。

  此前老瞎子已经告诉过他夷人祖坟的所在,就在城池北面的山洞里,但吴中元并没有直接往北去,离开石楼先往高处飞,到得高空再往北移动,虽有青龙甲护身,城中那些安插着明晃晃箭头儿的强弓劲弩还是令他很是忌惮,这些大家伙的力道肯定十分惊人,若是挨上一下子,便是不死也得疼上数日。

  死人和活人是不能住在一起的,夷人祖坟所在的山洞位于城外,是一处天然的巨大山洞,外面没有石门,是敞口的,洞外有专门的守陵人,但守陵人的作用也只是防止野兽进入山洞,而并不是为了防止敌人侵入,毕竟祖坟和祭坛不是一个性质,祖坟只是安放先人棺椁的地方。

  由于山洞无门,自远处就能看到山洞里发出的幽幽紫光,自然界中的所有色彩都是由红黄青三种颜色混合而成的,紫色亦然,它是由红和蓝组合而成的颜色,红属于暖色,而蓝属于冷色,这两种颜色混合而成的紫色兼具冷暖色调,给人以既凝重又肃穆的威严感觉。

  山洞周围有树木,吴中元借着树木的遮挡远远的观察山洞里的情景,这处山洞比他想象的要大的多,里面密密麻麻的摆放着很多棺木,由于夷人的身形都很高大,死后所用的棺木也比常人要大,这些棺木都由木头打造,此前可能浸泡过油脂,停放多年仍然保持完整。

  在山洞正中有一处人为搭建的石台,石台共有九层,顶层的平面儿约有一张八仙桌大小,那盏发出幽紫光芒的油灯就在石台的最高处。

  说是油灯,却与寻常灯盏大不一样,灯座是一个三足的青铜鼎,个头儿也不是很大,直径可能还不到五十公分,青铜鼎的上部有一层白色的金属覆盖,白色金属正中有个小圆孔,灯芯自小圆孔里探出,燃烧所产生的是紫色火焰,这盏油灯最大的奇异之处是灯芯燃烧时所发出的光亮宛如一条昂首探爪,想要攀云升空的小龙,随着灯芯的燃烧,那条小龙一直在探爪向上,只是受灯芯局限,不得脱离油灯。

  坟墓里的灯是有说法的,名为长明灯,其作用是为黑暗之中的先人指路照明的,灭了人家的长明灯等同掘了人家祖坟,若是知道是他干的,人家肯定是要寻仇拼命的。

  按照他此前的想法,只是偷些灯油,并不想偷走油灯,但是这个青铜油灯的上面有层白色金属覆盖,而且连接处貌似是熔在一起的,根本无法盗取灯油,想要取油,只能连油灯一起偷走。

  除了犯愁,吴中元还有些许疑惑,像这种样式的油灯后期根本无法添加灯油,难不成这盏油灯点燃之后就一直不曾添加灯油?

  虽然有顾虑,吴中元却没打退堂鼓,这时候两个守陵人就坐在洞口外面,得等他们离开之后再动手,虽然他有足够的偷盗理由,却并不影响这件事情的性质,拯救世人行善积德的同时也在缺德造孽,最好还是别让人看到了。

  他的运气不错,没过多久两个守陵人就起身解手,他们自然不能自洞口撒尿,而是往东面去了。

  二人离开,吴中元立刻动手,催动青龙甲疾冲而入,上得石台,吸气就吹。

  一吹,不灭。

  再吹,还不灭。

  情急之下用手去拍,双掌对合,光亮消失,但双手一分开,油灯又亮了。

  紫光短暂消失惊动了洞外的守陵人,此时外面已经传来了二人的呼喊,虽然事发诡异,吴中元却顾不得多想,一手抱起那盏油灯,一手捂住灯芯,转身就跑。

  他穿戴了青龙甲,手部有甲片保护,便感觉不到灯盏和灯芯的炙热,出得山洞,右手再松,灯盏再放光亮。

  守陵人的眼睛刚刚适应了黑暗,光线突然又出现了变化,二人不得立刻适应,纷纷歪头闭眼,吴中元趁机踏地升空,握住灯芯往东疾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