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三百零六章 一个眼神
  直升飞机噪音大,机上也有给乘客准备的耳麦,但大小却不适合哈巴狗佩戴,狗的听力又比人类敏锐许多,两个多小时的飞行直接把吴中元飞懵了,天旋地转,不辨南北。

  下了飞机,改换汽车,仍是黄海林驾车,王欣然带着他坐在后排。

  吴中元没有再试图逃走,到得这里逃走已经没有意义了,只能等去到总部再做计较。

  路上王欣然和黄海林并没有进行交谈,一个多小时之后,汽车停了下来,这是一处位于山脚下的军事禁区,不过办公楼上悬挂的并不是十八分局的牌子,而是红星军械研究所。

  办公楼需要刷卡进入,办公楼有五层,左右两侧有电梯,二人带着他去到了右侧的电梯,电梯里没有下行按键,但刷卡之后电梯直接下行。

  一分钟,也可能一分半左右,电梯停了下来,电梯门打开,前面是条十几米长的金属走廊,是什么材质的金属不清楚,但作用应该是X光安全检查。

  走廊尽头有处很大的警卫室,外面有两个警卫,里面有很多带有密码锁的小柜子,二人将随身配枪放进了各自专属的柜子,然后带着他离开走廊进入工作区域。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地下空间比吴中元想象中的要大上许多,电梯位于正中区域,大量房间围绕电梯呈环形分布,大致估算,至少有七八十个大小不一的房间,占地总面积应该在五十亩左右。

  与现代化的研究机构不同,这里的设施并没有很浓重的现代化气息,反倒显得有些老旧,房间都是由大小不一的山洞改造的,有些房间的门是透明的,而有些房间的门则是完全密闭的,门侧都设有密码锁。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环形走廊里没什么人,夜班工作人员都在不同的房间里,接下来的流程就跟入狱和住院差不多,先检查身体,量身高,称体重,查血压,测心率,记录各项生理数据,还剪了一撮毛儿,抽了一管血拿去做化验。

  然后就是拍照,不同角度的拍,各个部位全拍。

  最后是洗澡消毒,确定他没携带什么病毒,而且除了营养不良之外没什么疾病,这才将他交给了等候在门外的王欣然和黄海林。

  十八分局的办案程序跟地方上差不多,都是谁抓人谁审问,不过二人并没有审问他,只是设法询问了他一些与吕佳慧有关的事情,询问的方式多为判断选择题,他只要点头摇头就可以回应,目的是确认他认不认识吕佳慧生前所用的一些物品,以及记不记得吕佳慧生前经历过的一些事情。

  问话的地方有监控,吴中元不敢表露自己的身份了,对于二人的询问也并不是有问必答,他与吕佳慧接触的时间并不长,有些事情他也不知道,但他能够自多张相片之中选出吕佳慧,也能辨别出吕佳慧的声音,几个与水下考古有关的问题他也能答对,还有混杂在诸多普通人照片中的十八分局同事他也能大致选出来。

  长达一个多小时的交流,综合各方面数据,最终二人得出了一个结论,疑似度和吻合度达到了百分之九十。

  这是个很高的吻合度了,接下来就要进行更细致的调查,包括更加深入的交流,以及调取这条哈巴狗之前的移动轨迹,以此确定巴哈狗之前都去过哪里,最终判断出吕佳慧的魂魄是什么时候自什么地方附身于这条哈巴狗的。

  询问和交流是黄海林为主,王欣然为辅,大部分时候都是黄海林在跟他进行交流,王欣然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多数时间都在出神发愣。

  沟通暂时告一段落,王欣然接手,带着他前往吕佳慧生前的住处,由于吕佳慧牺牲时间并不长,她的宿舍暂时还没有分给别人居住,除了一些重要的私人物品转交给了家属,其他东西都留在了这里。

  吴中元无心观察吕佳慧的住所,进门之后就开始左右张望,寻找可以用来书写的东西,笔总是有的,但有笔帽儿,他打不开。

  见他举止异常,王欣然猜到他想写字,便帮他拔掉笔帽儿,又找来了纸张。

  狗爪子抓不住笔,只能用嘴衔着,歪着头写字非常别扭,试了几试,写不下字,于是将横咬变为竖叼。

  一个“我”字没有写完,黄海林自外面走了进来,“有线索了。”

  王欣然原本是蹲在吴中元旁边的,听得黄海林言语,便站起身来,伸手接过了黄海林递过来的几张纸。

  黄海林说道,“这块墓志铭目前在湖北省下面一个市级博物馆,根据上面的文字来看,墓主人生前一直佩戴着一块随形白玉,死后也作为陪葬品埋进了坟墓,只是这处坟墓已经被盗掘了,想要寻找可能要费上一番工夫。”

  王欣然看了黄海林一眼,又逐一看过那几张纸,叹气过后摇了摇头。

  黄海林说道,“你也别灰心,这处坟墓被盗挖的时间也不是很长,大致估算应该在十年到二十年之间,与那块白玉一同被盗的还有其他陪葬品,我们可以自这方面着手寻找。”

  王欣然摇了摇头,将那几页纸递给了黄海林,然后伸手掏烟,发现烟盒空了,转身离开了吕佳慧的住处。

  黄海林笑着冲吴中元招了招手,带他离开了房间。

  王欣然往右侧走了几十米,打开了另外一处房间。

  房间里残留着香烟的气味,还有换洗的衣服,有牛仔服也有军装,军装上有肩章,上尉军衔。

  王欣然自床头拿出香烟,抽出一支点燃。

  “具体的情况数据库里没有记载,”黄海林说道,“我帮你顶几天,你抽空去趟湖北。”

  王欣然摇了摇头,“没用的。”

  黄海林没有接话。

  王欣然深吸了一口香烟,缓缓吐出,“你应该知道就算我们找到了剩下的八颗,也启动不了那处阵法。”

  “也不一定,兴许……”

  王欣然摇了摇头,“他当日用了九枚灵石才启动了阵法,其中一枚还是全新的,一共只有十五位携带灵石的勇士,他用的那九枚灵石有七枚属于这些勇士,剩下的八枚年代都很久远,蕴含的能量也很少,就算全部找到,也启动不了阵法的。”

  王欣然说完,黄海林接口说道,“水下湿气太重,那九块黑色陨石都附着有青苔和污垢,清理干净之后启动阵法所需要的能量可能会有所减少,而且咱们这里位于地下两百多米,比陨石原本所处的水下环境更容易与地下磁场产生感应。”

  “你说的这些,你自己相信吗?”王欣然转头看着黄海林。

  黄海林笑道,“我相不相信不重要,你相信就够了。”

  王欣然面露苦笑。

  黄海林又道,“我们已经找到了两颗,总不能半途而废。”

  “你知不知道你在冒险?”王欣然低声问道。

  “知道啊,不过我们这不是活着自罗布泊出来了吗。”黄海林笑道。

  “我指的不是这个,”王欣然压低了声调,“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换的她手里的那颗灵石?”

  黄海林撇嘴一笑,“无凭无据,你可别乱说。”

  随后二人很长时间没有交谈,王欣然自床边坐着抽烟,黄海林倚着墙壁站在门旁。

  自二人的交谈中,吴中元发现了很多东西,一,那处传送阵法已经被十八分局搬到了这里。

  二,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黄海林陪着王欣然去过罗布泊,当日自三星堆地下,三胡曾经跟他说过罗布泊区域有一枚灵石,但那时候王欣然并不知道此事,三胡读取的是赵颖脑海里的记忆。

  三,黄海林曾经跟赵颖接触过,赵颖手里还有一枚灵石,黄海林很可能用了赵颖感兴趣的某些东西去交换这枚灵石,而罗布泊区域有灵石的线索应该也是赵颖告诉他的。

  四,黄海林喜欢王欣然,不然不可能冒着生命危险陪她去罗布泊,更不会违背纪律原则用不该用的东西去跟赵颖交换灵石,赵颖是什么人,是间谍。

  片刻过后,王欣然掐灭了香烟,“你回去睡吧。”

  黄海林晃了晃手里的那几张纸,“你去还是我去?”

  王欣然摇了摇头,“不用去了。”

  黄海林还想说话,王欣然抢先说道,“回去睡吧,我累了。”

  “行啊,你先休息,明天再说。”黄海林转身离开。

  待黄海林离开,王欣然转头看了他一眼,转而再度拿出香烟,点上了一支。

  抽过几口之后,王欣然重新拿出纸笔,尝试让吴中元书写。

  吴中元抬头看着王欣然,没有张嘴咬她递过来的那支笔,先前黄海林离开的时候,王欣然曾经歪头看了他一眼,那个眼神很复杂,有歉意,有感激,有责怪,有矛盾,也有痛惜,

  所有这些情绪吴中元都能理解,但其中一种情绪令他心中很是难受,那就是矛盾,王欣然看黄海林的眼神之中有矛盾,说明她正在为接不接受黄海林而矛盾纠结。

  见吴中元不张嘴,王欣然疑惑再递。

  吴中元摇了摇头,跑到角落里趴卧了下来,他确信只要王欣然知道他回来了一定会跟他走,但他不确定自己显露身份是不是正确的了。

  他也说不出自己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失落总是有一点的,但他却不曾埋怨王欣然,因为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王欣然一直在努力寻找灵石,想要前去找他。在此期间黄海林给了她很大的帮助,黄海林此前曾说过‘我们这不是活着自罗布泊出来了吗’,这句话表明二人前往罗布泊寻找那块灵石经历了九死一生。而黄海林不惜违纪犯错,与赵颖交换她手里的那块灵石,为的只是帮助王欣然,希望王欣然能够达成心愿。

  他是男人,知道男人在怎样的一种情况才会这么做,友谊不足以令一个男人不计后果,喜欢也不足以令一个男人去违纪犯法,除非是……

  他虽然跟黄海林接触不多,却对此人有深刻了解,这是个重情重义的好人,绝不会明知王欣然走不了而故意这么做以博取王欣然的好感,他这么做是真的希望王欣然最终能随他而去。

  站在王欣然的立场上,矛盾也是可以理解的,黄海林的举动是无私的,最终除了纪律和法律的惩罚什么都得不到,她是个聪明人,不可能不知道黄海林心里在想什么,但王欣然心里有他,也不能给予黄海林任何的回应和回报,所以她才会矛盾,感激,歉意,责怪,痛惜。

  实则黄海林认识的王欣然的时间比他长,早在王欣然前往学校卧底的时候二人已经是同事了,确切的说是他抢了黄海林喜欢的人,黄海林曾经多次跟二人一起行动,不可能察觉不到王欣然喜欢他,但黄海林从未流露出任何的嫉妒和敌视,不但没有敌视他,还在危急关头屡次救过他的命,这真的是个好人。

  道理谁都明白,但他心里还是非常失落,难道感情真的经不起岁月的消磨,没有回应的付出难道真的不得长久?

  吴中元的心里很乱,一时之间也理不清头绪,此外,单凭一个眼神就做出判断也有失公允,必须进一步观察才能确定。

  但他也很清楚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十八分局已经开始着手调查他附身的这条哈巴狗的行动轨迹了,这时候到处都有监控,只要发现他偷手机的举动,就会设法找到手机的主人,一旦找到手机的主人,就会知道这个手机的号码,随后就能追查出这个手机丢失之后给谁打过电话或者发过信息,只要找到李先生,他的身份就暴露了。

  调看监控需要时间,前去查找手机的主人也需要时间,由于不是什么紧急的案件,也不会加急调查,三天之内应该是安全的。

  三天,再等上三天,三天之后再做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