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师弟是唐僧 > 第1章 掐算
  月朗星稀,晨风带寒。

  一层薄薄的白雾,缠绕着河边的青青杨柳树,树枝垂地,绿意盎然。

  只是未曾破晓,便见茫茫江汉上,依旧是有些天昏地暗,朦朦胧胧。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一座不大且有些破败的寺庙,便在这月笼雾罩中若隐若现,看起来十分的神秘。

  “可怜的孩子,看起来只有十一二的样子。失足落水,被主持救了回来之后,就一直发呆,莫不是淹傻了?”

  东方将晓。

  寺庙里的和尚,都已经开始早起准备晨课。

  此时几个和尚望了一眼其中一间房子后,微微的摇了摇头,轻轻一叹。

  稀稀疏疏的脚步声远去,终至浅不可闻。

  片刻后。

  迎着曙光苏醒的寺庙中传来了阵阵诵经的声音,声音悠悠荡荡,让人听后,感觉心神安静,种种杂念尽消。

  “你醒了?”

  一个老和尚,对着坐在床上的一个少年,轻声的说着,声音非常的淳厚中正。

  老和尚自号迁安,肩宽体胖,不高不矮,面容红润,眉带慈悲,穿着一袭洗的非常的干净的灰色袈裟。

  脖颈上挂着一圈念珠,念珠共有十八颗,颗颗饱满,如同核桃大,被一根绳子串在了一起。

  迁安和尚说话的时候,左手下意识的捻动念珠,念珠滚动之间,发出轻微的声响。

  听到迁安和尚的声音,少年原本几乎是死气沉沉的双眸微微的转动,看了老和尚一眼后,便再一次毫无焦距的望着前方,眸子里尽是茫然。

  “你这孩子到底怎么了,三天前,我外出的时候,见到你从河中漂来,便发了慈悲心,从河中救你出来,带到了这金山寺中,供你吃住,你怎么好似犯傻了一般,三天中竟是一句话也不说。”

  说了一席话,床上的少年依旧呆呆的坐着,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声音中还有着童音未散。

  “多谢法师的救命之恩,我只是忘了自己的来处,不知自己的去处,天地之大,竟仿佛无我的一尺容身之地。

  一时间,茫然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少年穿着的是一件寺庙中的灰色僧衣,身材瘦弱,脸上看起来也有些蜡黄。

  因为僧衣较大,穿起来以后显得有些臃肿;至于他原本的衣服,已经在水中泡烂,无法继续穿了。

  迁安法师听了之后,柔声安慰着少年。

  “那你还记得些什么?愿不愿意和我说说?

  若是你有家人的话,还是要把你赶快送回家,免得你的家人因为寻不到你而着急。”

  “我只记得自己叫句小天,是个孤儿,至于其他的经历,都不记得了。”

  句小天的眼神逐渐的灵动了起来,只是那眼神中,仍是充满了消沉,对这个世界,充满了不安全感。

  所以他说了谎。

  “原来是这样,你暂且住在这里,这里是金山寺,等你身体好了,要是愿意的话,便留在这里做些劈柴打水的活计,安顿下来,少不了你的吃喝用度。

  要是不愿意的话,随你心意,自由来去便是。”

  迁安法师说过话后,站了起来,出了房间,回到大殿上念诵经文,修习晨课。

  “我这算是重生了,还是穿越了?”

  迁安法师离开之后,坐在床上的少年,看着自己又细又长的手臂,微微咧嘴。

  这落水的少年,原本是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已经毕业了两年,做着一份普通的工作。

  他平时没有特别的爱好,比较喜欢一个人在下班之后宅在家里读书。

  所谓的读书,却是喜欢读百家杂书,涉猎广泛,子史经集也读,网络小说也看,唐诗宋词常记,便是那太平广记、增广贤文抑或是佛门经书,道家宝文也会在闲来无事的时候翻阅一二,每每看过之后,往往转眼即忘,也毫不在乎。

  好读书不求甚解,完全是自得其乐。

  从不去做那附炎趋势,踩低就高的事情,因而虽然做了二年的工作,依旧是个普通的员工。

  这一日,下班后,见天清气朗,心中就生出来要前往县城中的人工湖一游的念头,心一动念,句小天便直接前往人工湖。

  人工湖占地数千亩,湖水清澈,随风翻浪,涟漪阵阵,两旁是绿树野花,美不胜收。

  “救命啊,救命啊。”

  句小天正坐在人工湖的一张长椅上面拿着手机,津津有味的看着一部正在火热连载的长篇网络小说的时候,耳边传来一个充满了焦急和恐慌情绪的女人的声音。

  忙放下手机,看了过去,就见一个三十多岁,皮肤白皙的漂亮女人正十分焦急的立身在人工湖的水边上,望着水里一个正在不断扑腾的男童大声的呼救。

  “有人落水了,是个孩子?”

  刚刚毕业两年的句小天的身体中,依旧有着青年人应有的热血和冲动,望着落水的孩子,心中的善念沸腾。

  站起身,疾步跑了过去,到了水边,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脱下,便直接跳入水中,去救落水的孩子。

  最终。

  孩子救了上来,可是自己却是被无尽的湖水淹没头顶,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再醒来的时候,句小天就躺在了这一座寺庙的床上,而且还变成了一个和他同名同姓的少年。

  这个少年的来历简单,是一个四处流浪的乞儿,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更不知道自己有多大,唯一知道的是他叫句小天。

  自打他记事起,就四海为家,浪迹天涯。

  这一次,是他抢东西吃的时候,被一头大狗猛追,惊慌失措之下,失足落水,淹死在了水里后,被自己借尸还魂。

  然后恰逢金山寺的迁安法师路过此地,就把自己从水里救了出来之后带回了金山寺中。

  “想一想自己的经历,恍然如梦,显得一点都不真实。

  我真的是从来没有想过要穿越,要重生的,我有自己的家人,自己的朋友,自己的爱好,自己的生活圈子,悠然自得。

  为什么要穿越?为什么要到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来,这里是哪里?为什么会这样?

  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自己熟悉的一切。

  这不是我想要的。”

  句小天的内心在狂吼,可是他不敢发声,怕被人听到之后,把他当做神经病。

  金山寺大雄宝殿中。

  大殿中供奉着婆娑世界教主释迦牟尼如来,如来两旁站着的是普贤菩萨、大势至菩萨,两位菩萨身体挺的笔直,手托异宝,金身庄严,形容肃穆。

  金身前摆着一个古朴的香炉,香炉上刻着云烟花纹,炉中插着一把高香,高香有三尺二之高。

  香烟袅袅,萦绕在大殿中。

  迁安法师坐在众僧之前,捻动念珠,念诵着如来经文。

  念诵完经文之后。

  众僧离去。

  迁安法师手中的一颗念珠上面,神光一闪,他微微的一皱眉。

  “怎会如此?他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没有任何术法神通,我竟然无法掐算出来他的来历?

  莫非他还有着什么来头?有人为他遮掩了天机?

  现在可是紧要关头,却是不能让他误了佛门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