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师弟是唐僧 > 第38章 玄龟灵甲
  上昌河。

  大河宽阔,波涛汹涌,鱼虾无数,更是有蛟蛇深藏。

  河中龙王更是执掌一方的风雨,受到沿岸各地百姓的祭祀,香火鼎盛,是个不错的肥缺。

  人族才刚刚结束战乱几十年,香火才再次恢复,本想着会安享一份太平。

  谁知道,现在上昌河龙王会感觉全身不安,仿若有着大凶之事发生。

  他是天庭正神,福运深厚,本不应该如此。

  “这些年来,我一直兢兢业业,风调雨顺,镇压附近妖魔鬼怪,也算是受到百姓爱戴,有些功德,按照道理的话,不应该会有着如此大凶之劫数。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难道是说?”

  上昌河龙王心中,有着无数念头电转,想到了被自己封了尸身,定了神魂,使得陈光蕊生不能行走阳间,死不能魂归地府这件事。

  这件事,是他心中的刺。

  作为活人,理应在人世间奔波;作为死人,本应该魂归地府,重新轮回。

  生不能生,死不能死!

  这对陈光蕊非常的不公,乃是业力。

  而且陈光蕊是新科状元,命格尊贵,镇压陈光蕊的肉身、神魂,反噬更重。

  “我本是奉了佛旨做事,佛说,此人有着十八年水灾,水灾期满才可以让他返魂归唐,阖家团圆。

  到时候,自有我的功德。”

  想到这里的时候,上昌河龙王的一颗心,跳动的更加的剧烈,如同有着一面天鼓藏在他的身体内,声音咚咚咚的震动着水晶宫。

  “陈光蕊乃是金蝉子这一世的父亲,我动了陈光蕊,就是逆天行事,阻碍了佛门大兴,现在这个情况,就是劫数缠身。”

  上昌河龙王的脸都黑了,“明明是说,我为佛门大兴凑够劫数,是有功劳的,会论功行赏,给我好处,让我度过劫数,只是做做样子。

  但是现在很明显,好处怕是难得,劫数就要临头。”

  但是这样的劫数,到底是怎么回事,心中没底,只能看向身边的龟丞相,希望龟丞相借助它修行的六壬之术,给自己寻出来一个破解之策。

  这上昌河的老龟,也已经有着八百年气候,体内蕴含着上古玄龟的一丝血脉,虽然无法修行玄龟一脉祖传的先天八卦之术,可是却也传承了六壬之术,可以预断吉凶,趋吉避祸,在避死延生方面,有着独到的办法。

  龟丞相听了,忙躬身行礼,“王上,老臣这就为王上测算,只是现在西游大劫已经开始,天机朦胧,我这六壬之术,怕是难以凑效。

  而且,不止王上,就算是老臣,也是感到了心惊胆战,这一次劫数不小,怕是要祸及整个上昌河中的精怪。”

  老龟行礼之后,背后的龟壳自动脱落。

  这龟壳乃是不凡,一直被它用法力温养,乃是一件灵器,而且这灵器上面纵横密布着许多纹路,暗合天机变化之数。

  龟壳一脱落,至少要损失甲子道行,老龟也是感觉到了危机逼近,自然是顾不上道行。

  大劫之下,天机朦胧,唯有借助玄龟灵甲才有可能算的一丝丝的天机,寻出一条生路。

  龟壳脱落之后,自动缩小,化作只有一个巴掌大的贵客,精致厚重,纹路清晰。

  龟丞相一下子失去了甲子道行,脸上一片苍白,手持玄龟灵甲,默默念动咒语,一抹炽白的灵光从手掌中散发出来。

  这一抹炽白灵光出现之后,很快便沿着玄龟灵甲上面的天然纹路游走,灵光每走过一道纹路,上昌河龙王的面前三尺高处,便会出现一道亮白的线条。

  灵光闪耀,法力不断的注入到了玄龟灵甲中,一道道的纹路亮起,一条条的亮白线条浮现在三尺高空后便交织在一起,最终形成一个亮白线条交织而成的六角星。

  “六芒星阵,天机演化!”

  老龟爆喝一声,把自身数百年的法力尽数的注入了六芒星阵中,六芒星阵爆发出来惊人而刺目的光芒。

  每一个交织点上,都冒出一道筷子粗细,炽白耀眼的光柱,光柱冒出河面,直冲苍穹,和天上六颗神秘的大星遥相呼应。

  噗嗤!

  六芒星阵一亮之后,便黯然了下来,渐渐散去。

  老龟的身子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一身道行极速的衰退,且再也维持不住人形,一阵水光闪过之后,出现一只磨盘大的灵龟。

  这灵龟的背上,一片血肉模糊,失去了护身的灵甲。

  趴在那里,想要开口对上昌河龙王说些什么,可是还没有来得及说,便已然断气。

  咔嚓嚓!

  玄龟灵甲失去了光芒之后,沿着其天然的纹路,出现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随后随风散去,化作了灰烬。

  “龟丞相!”

  上昌河龙王一阵悲呼,被吓坏了。

  这老龟已经跟随他了数百年,从它还是一条蛇的时候,就随着他修行。

  可是现在,气息断绝,魂飞魄散。

  上昌河龙王的心中,悲恸莫名,难以言表,数百年的情感,让他双眸充血,恨意滔滔。

  “到底是怎么回事,怎样的劫数,会让你受到如此重的反噬。

  一字都没有吐出,就被反噬到了身死道消的地步。”

  大雷音寺中,一尊佛陀摇了摇头,满是怜悯,“可怜,可怜,不知天数,枉送了区区性命。

  我佛门大兴,重重布局,遮掩了天机,就算是圣人都不能拨开迷雾,见到真相,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有着一丝丝玄龟血脉的小妖,就敢妄图窥破天机,这不是找死吗?”佛陀眸光如火炬一样明亮,跨过了空间,看向了上昌河,看了一眼之后,眉头也是微微起皱。

  “按照算计,不应该是这样的,不愧是西游大劫,衍生无数的变数,遵循大道才是正道,阴谋算计终究是不成气候。

  但是,纵使有些波折,也无所谓。

  佛经东传,佛门大兴,乃是道祖亲定的天道大势,小节可变,大势难改,谁也挡不住佛门大兴之势。”

  佛陀遥望了上昌河一眼,闭上了眼睛,重新陷入禅定中,修行无上佛法神通。

  龟丞相身死道消,更是加重了上昌河龙王的不安,令人厚葬龟丞相。

  上昌河龙王自己到了一处密室中。

  这密室乃是十八年前所建,内藏重宝,此宝可以定颜、定魂,乃是不可夺得奇珍异宝。

  密室中所藏的东西,就是十八年前被水贼刘洪沉尸水中的陈光蕊。

  这件事,唯有上昌河龙王自己一人知晓。

  此时。

  他是十八年来,第一次来看陈光蕊的尸身。

  “按照约定,应该是在佛子转世身祭祀过陈光蕊之后,才能够让陈光蕊的返魂归唐,可是现在看来,事情生变。”

  河中。

  一叶扁舟北来,上面站着两个人,一人满头黑发,一人落尽三千烦恼丝。

  正是句小天、江流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