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师弟是唐僧 > 第37章 预断吉凶
  句小天一怔。

  “师弟,咱们去个隐蔽的地方说话吧,这个地方,龙蛇混杂,隔墙有耳,不是说秘密的地方。”

  “好。”

  江流儿站了起来,此时的他心中有着太多的疑问。

  两人出了酒楼。

  向着长安城处的护城河附近走去。

  护城河很快,有着近乎百米宽,那是一条条浩浩荡荡的大河,波涛汹涌,浪花滚滚。

  河的两岸种植了不少的垂柳杨树,枝叶碧绿,万条垂下,绿意盎然,生机勃勃。

  这个地方,非常的空旷,又有着波涛之声,是个说秘密的好地方。

  句小天、江流儿沿着护城河一路向前。

  两人踱着步子,缓缓而行。

  身旁的垂柳随风舞动,纤细的绿色枝条时而落在两人的身上,轻轻拂过他们的头上。

  “事情的真相,我并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我是知道的,你的父亲陈光蕊,他并没有死,或许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回来和你们一家团圆。”

  江流儿脸上一阵苦笑,“我的父亲?师兄,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再说这个,还有什么意思?

  能够确定的是,我母亲确实是我的母亲,但是我的父亲能够确定是陈光蕊吗?

  也许,真的是另有其人吧。”

  句小天并没有反驳江流儿,凭着江流儿的聪慧,能够猜到这一点,实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无论怎么说,你只能姓陈,唯有姓陈,才能够维护殷家的声誉,才能够维护你母亲的往日清白。

  不然的话,你这是要让殷家无法立足,也是要逼死你的母亲不说,还要让你母亲蒙羞的事情。”

  江流儿惨然一笑。

  “你们都不让我去割了刘洪的首级,难道说,和母亲厮守十八年的所谓水贼,才是我的父亲,我是个水贼的儿子?”

  浑身都是颓废,江流儿有些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但是很多事情,都若有若无的指向了这个残酷的真相。

  “事情的真相,你的母亲、外公,外婆,应该都是知情人,就算是陈光蕊,也是稀里糊涂。他才是最冤的一个。

  但是一旦他真的回来,你母亲是没办法继续活在世上了。”

  句小天再次提起陈光蕊,言语有些沉重。

  江流儿也是深深的明白这个道理。

  他往日里,跟着句小天也偷偷出来过不少次,知道女子的清白对女子而言,比起性命都要重要。

  自己的母亲,已经跟水贼刘洪生活了十八年,早已经谈不上清白。

  若是陈光蕊回不来的话,或许还能够安心的静待老去;若是陈光蕊归来,羞愧交加之下,自己的母亲怕是会自行先去。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这是一个需要江流儿做出选择的题目,每一个选择,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能确定陈光蕊会活着回来吗?他不是已经死了十八年,十八年了,他要是活着的话,怎么可能不回长安搬救兵,救我母亲出贼窝?”

  句小天早已经从西游记中知道了事情的始末,此时的他如同窥破天机的神人。

  “他怎么知道陈光蕊没有死?以他的修为,根本没有能力推演出来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

  涉及到了江流儿的寻亲报怨这一难,西天大雷音寺中的诸佛,也都在关注着这件事。

  毕竟,江流儿的事情关系到了佛门大兴,任何一个细节,都需要尽在掌握。

  可是,现在的事情,很明显是有些脱离了掌控。

  莲花宝座上,诸佛、诸菩萨,都开始以自身秘法,探索事情的真相,可是此时西游大劫已经开始,天机朦胧。

  没有人能够推演出来事情的真相,天机一片朦胧,涉及到了句小天的时候,更是一片混沌。

  “我佛,此事该如何是好?”

  有尊者问道。

  如来遍观三界,仍是没有发现事情生变的缘故。

  “句小天乃是九世善人,神魂中功德金光耀眼夺目,气运悠长,就算是我也推演不出来他的来历。

  但是这样的善人,不会是道门安插在金蝉子身边的奸细。

  也许他自有来历,无意中,知道了陈光蕊的事情,各位尊者,暗中观察就是,只要不是对金蝉子不利,暂且便由他去吧。

  何况,句小天如今也是佛门中人,这样的人才,菩提佛母也已经关注,对他甚为喜爱。”旁边观音尊者道,“我佛,既然如此的话,应该派一位丁甲神将前往水晶宫龙王处,让他赶紧放出陈光蕊,让陈光蕊返魂归唐,以免让这一场劫数徒生变化。”

  如来点头,“观音尊者所言极是,让丁亥神将立即前往水晶宫,传我佛旨。”

  “丁亥神将何在?”

  大雄宝殿中,闪过一道神光,一位绝美的女子出现,双手合十,躬身下拜,“见过佛主!

  不知佛主召唤,有什么吩咐?”

  如来道,“你速去上昌河中,告诉上昌河的河龙王,陈光蕊水灾期满,让他返魂归唐,不可有误。”

  “谨遵佛旨。”

  丁亥神将身子化作一道流光,飞出大雷音寺,向着上昌河而去。

  护城河边。

  句小天盯视着江流儿,“师弟,可以确定的是,陈光蕊真的没有死,这样吧,我带你前往上昌河中,陈光蕊现在正在上昌河中沉睡着。

  等你去了上昌河后,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江流儿道,“好,咱们这就去上昌河。”

  上昌河中。

  河水深深,不可测其底。

  浩浩荡荡的河水向东流去,归入大海中。

  而在上昌河深处,有着一座府邸,府邸流光溢彩,神辉腾腾,正是上昌河的河龙王居住的水晶宫。

  水晶宫中,有着不少的虾兵蟹将,也有着一位龟丞相。

  此时河龙王坐在龙床上面,只觉得心惊肉跳,好像将会有着不好的事情发生,让他坐立不安。

  “龟丞相,你擅长六壬秘术,可以预断吉凶,你给我好好看,怎么回事,我这一阵子,一直都是心惊胆战,仿佛是有着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河龙王头上生长着两根弯弯曲曲的龙角,面目苍古,此时却是一阵接着一阵的打颤,坐立不安。

  一旁的是背着一个龟壳的上昌河的龟丞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