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师弟是唐僧 > 第35章 事情的真相
  十八年守在江州,未曾回来过,也未曾写过一封家书。

  此时归来。

  心中别有一番滋味。

  “请吧,小姐,老爷已经在屋内等着。”

  罗天站在殷温娇的身前,躬身相请。

  句小天、江流儿一左一右,站在了殷温娇的身边。

  殷温娇看了看江流儿,眸子里流转出来一抹惊人的异彩。

  儿子已经十八岁,长大成人,自己也算是没有白来世上这一遭。

  “流儿,随我进去,见一见你的外公。”

  殷温娇一把抓住江流儿的手,朝着相府深处走去。

  “阿娘,我已经见过外公。”

  江流儿低声说了一下,殷温娇仿若没有听到似的,抓住江流儿的手,向前踱着步子。

  句小天错开了半个肩膀,紧随在江流儿的身边。

  罗天则是在最前面引路。

  片刻。

  到了殷府深处。

  殷老爷子、殷老夫人,已经坐在大厅中。

  “不孝女殷温娇,拜见耶娘!”

  殷温娇对着殷开山、殷老夫人跪了下来,这一跪,泪流满面,心中涌出无穷的酸楚,久久未言。

  殷温娇一跪,身边的江流儿自然不敢继续站着,也是随着殷温娇跪在一旁。

  “起来吧!”

  跪了好一会儿,殷老夫人才让殷温娇站起身来。

  “相爷,水贼刘洪的尸首,已经从江州带回来,正停在驿站中,等候相爷发落。”

  殷开山道,“我女婿陈光蕊被此贼害死,理应千刀万剐才能消我心头之恨,只是我大唐处事,自有律法。

  不用问我,按照律法从严处置即可。”

  “是,相爷。”

  罗天拱手,刚要退下。

  一旁的江流儿抬起头,声音有些悲凉,“外公,此老贼杀了我父亲,且把我父亲沉尸水底,罪大恶极,和我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还请外公允许我割下这狗贼的头颅去江边祭祀我死去的父亲。”

  殷开山看了一眼江流儿,又看了一眼殷温娇,过了好一会儿,才再次看向了殷温娇,“你认为是不是应该这么做?”

  殷温娇听了,猛一抬头,看向了殷开山。

  惨然一笑,“父亲,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无话可说,儿子替父报仇,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你不该让他问我。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我会恨你一辈子,生生世世,都不会原谅你。”

  殷温娇站了起来,身子有些踉跄,看了看自己身边的江流儿,“流儿,若是你不想将来后悔,就听娘的话,不要用刘洪的头颅去祭祀陈光蕊。”

  江流儿有些不解,但是替父报仇的心意已决,眸光充满了坚定,“母亲,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认为我是出家人,不应该手染鲜血,可是替父报仇,天经地义,谁也阻止不了我。”殷温娇但觉的天旋地转,身子打摆,好久、好久,才恢复了精神。

  “扶我回房!”

  殷温娇直呼亡夫陈光蕊的名讳,看不出来丝毫的情意。

  大厅中。

  殷开山看了看自己的夫人,沉声道,“你母亲既然同意了,你便带着刘洪的头颅,前往江边祭奠你的父亲吧。

  你的父亲乃是本朝状元郎,姓陈,名光蕊,你俗家姓陈,你父亲生前曾为你取名玄奘,陈玄奘。”

  说完之后,殷开山站了起来,起身离开。

  殷老夫人等人,也陆续离开。

  大厅中,只剩下罗天、句小天、江流儿三人。

  “师兄,我这去取了刘洪的首级。”

  句小天摇了摇头,“师弟,有些事情,是你需要知道的。

  你随我来。”

  句小天左思右想,决定帮助江流儿,毕竟这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不忍心让江流儿以后懊悔。

  江流儿跟着句小天离开大厅,罗天并没有跟上去。

  带着江流儿到了一处隐蔽的地方,句小天翻手布置下来一道阵法,这些阵法,都是一次性的阵法。

  乃是句小天平常的时候,炼制的阵法,这些阵法被融入玉石中,一旦在玉石中注入法力,阵法就会启动。

  但是使用过之后,玉石因为承受不住阵法的运转,会逐渐的崩碎。

  “师弟,这里是一道隐身符,我陪着你去你母亲的房间,我想,这个时候,你的外公应该会去找你的母亲了。

  也许,咱们能够从中听到一些事情的真相。”

  江流儿也已经感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

  默默的拿起隐身符,贴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随着句小天,朝着殷温娇居住的地方潜了过去。

  一路直通内院,倒也没有被人发现。

  到了的时候。

  殷开山也已经到了殷温娇的住处,四周无人,所有的下人都已经被支走。

  “只要你不说出实情的真相,不让我殷家蒙羞,我会保证让陈玄奘成为天下有名的法师,当然要是他愿意还俗,我也可以保证他的荣华富贵。”

  殷开山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苍凉。

  “蒙羞?呵呵...”

  殷温娇似哭死笑,“好好好,只要让流儿好好的,这件事,绝不会从我嘴里传出去。

  可是你堵得住我的嘴,能够堵住悠悠之口吗?

  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真相的,那个时候,他定会打心里恨你。”

  殷开山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决不允许让殷家在我手里蒙羞的,这一次,你回来,就住在这里吧,什么地方也都不要去了。”

  “这是软禁了我吗?”

  殷温娇声音带着冷意。

  殷开山没有搭话,转身离开,一边走,一边说着,“随便你怎么认为,总之,你从此以后,不可踏出殷府半步。”

  暗中江流儿目瞪口呆的看着发生的一切,有些不敢相信。

  “师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请你告诉我,我也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不可以就这么蒙在鼓里。”

  句小天看了一眼江流儿,“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你随我在长安城中走上一圈,问一问你父亲陈光蕊当年的事情,或许从中可以发现事情的真相。”

  “好,咱们这就上街。”

  江流儿片刻都不能等,心口中,如同百爪挠心。

  陈光蕊当年中过状元,乃是名动一时的人物,纵使十八年过去,依旧有人知道这号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