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师弟是唐僧 > 第34章 谁能够当自己的靠山
  黑色的莲花,出现的太突兀。

  让句小天有些措手不及。

  在他看到的西游记中,根本没有与黑色莲花相关的记载。

  “我记得以前看的西游记中,刘洪简单的就被杀了,根本没有任何后续的故事。

  但是现在看来,明显不一样。

  刘洪来历不明,这黑色的莲花,都显得有些诡异。”

  句小天一边逃离虎头山,一边心中琢磨着。

  虽然没有真正的看到黑色的莲花,但是凭着自木傀儡传过来的那惊鸿一瞥,就已经让他心惊肉跳。

  由此可见,黑色的莲花,是何等的恐怖。

  一旦相遇,刹那便可以把自己碾碎。

  “这个人,我有些看不透,莫非也是天命之人?”

  虎头山中。

  黑色的莲花周围,万籁俱寂,只有一个淡淡的声音,从莲花中发出。

  莲花若有若无的望了一眼句小天逃离的方向,光芒闪耀,消失在荒庙中,不知所踪。

  句小天离开虎头山之后,很快便已经赶上了驶往长安城的马车。

  “小兄弟,你回来了,莫非有什么发现?”

  罗天将军看到句小天之后,策马而来,蛟马仰着头颅,鼻孔中冒着两道白色的热气,肌肉虬结,凶悍气息弥漫。

  句小天看了一眼罗天,心中明白,罗天也是看到了刘洪神魂出窍。

  知道自己是去追刘洪的魂魄了。

  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有关黑色莲花的事情,句小天一个字都没有提。

  神秘的黑色莲花恐怖如斯,句小天担心只要自己稍微提及,那黑色的莲花必然会生出感应。

  “刘洪是个来历不明的人,这一次,他的尸身被带到长安城,定然会有人查明他的来历,任何秘密,在人族皇朝面前,都无法遮掩。”

  这也是罗天没有去追刘洪魂魄的缘故,刘洪隐藏不住任何的秘密。

  而且刘洪虽然该死,但也不至于到了魂飞魄散的地步。

  轻易的斩灭生灵的魂魄,会沾染天道业力,也会因此得罪幽冥地府。

  “也许吧。”

  若是从前,句小天对人族皇朝调查此事还有着信心,但是见到了黑色的莲花之后,才明白,西游记的幕后,有着许许多多恐怖如斯的存在。

  他们不显山不露水,可是矗立在幕后,如同无尽的黑暗深渊,可以吞噬任何存在。

  隐隐的,句小天想到了封神榜这部神魔小说。

  西游记中的许多神灵,都几乎和封神榜这部小说有关。

  可是西游记中,却没有出现阐教十二金仙或者是截教群仙的影子,这显然是不正常的。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还是需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弱小如同自己,要是不小心,一件事做的不小心,都有可能让自己身死道消。”

  句小天不断的给自己做工作,免得自己一不小心浪起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小心之余,还应该寻找到一个真正的靠山,在神魔世界没有靠山的话,实在太难混了。”

  没有任何背景的修行者才会拼实力,有背景的修行者,拼的是靠山。

  打了小的,惹来老的,或者是惹来一群修仙大佬,这样的存在,谁敢招惹?

  “我现在是出身佛门,属于佛门的俗家弟子,想要找靠山的话,只能够在佛门中寻找,西游大势当中,谁能够当自己的靠山?”

  句小天骑上了一匹其他士兵牵过来的骏马,一边策马奔腾,一边沉思着。

  寻找靠山已经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尤其是修行到了一定阶段的时候,想要进入更高的境界,获得更珍贵的修行资源,寻找一个靠山,绝对是必须的事情。

  “师兄!”

  句小天沉思的时候,江流儿从马车中走了出来,也骑上一匹马,跟在了句小天的身边。

  “师弟!”

  句小天回过神来,“师弟,放着马车不坐,怎么骑马来了?

  马车中,有着你母亲在,你们十八年未曾相见,应该有许多话要说。”

  江流儿困惑的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什么,母亲对我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热情,我感觉得出来,她对我有着一种复杂感情。”

  句小天听了之后,有些默然,出声安慰着江流儿,“师弟,你们十八年没有见面,彼此都不熟悉,找不到共同话题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你不要往心里去,慢慢的就会好起来。”

  江流儿点了点头,眸子里尽是坚定,“一定是这样的原因,等我到了长安城,待朝廷审过这狗贼,我就带着狗贼的头颅前往江边祭祀父亲。

  祭祀了父亲之后,母亲应该会高兴的。”

  句小天这一次没有出声阻止,事情还没有弄明白,万一自己所猜测的事情不是真的,说出来就会极大的伤害江流儿。

  “师弟,记得我捡到你的时候,你才一个月大,我当时见到你,都不敢用力抱你,生怕把你的骨头抱变形了。

  那一天的事情,此时想起来,仍是历历在目,清晰的就像是发生在昨天。

  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时间过得真快啊。”江流儿点头,“是啊,时间过得真快,要不是因为师兄,我应该顺江飘走了,说不准,早已经溺死在江水中,被江中的鱼虾吃掉了。

  师兄的大恩,师弟一辈子都铭记五内,绝不会忘记的。”

  句小天呵呵一笑,话锋一转,并没有在恩德这方面纠缠,而是继续说着,“说起来,我也是有些好奇,你现在到底有多大了?”

  江流儿听了这话,并没有过脑子,而是回道,“师兄救我的时候,我才一个月大,母亲是到了江州三个月,才生下了我。

  也就是爷娘赶往江州上任之前,母亲已经怀上了我。

  如此算来的话,我应该算是十九岁了。”

  提到这里,句小天唏嘘了一句,“是啊,十九岁了,你是幸运的,至少知道自己多少岁了,不像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多大了。”

  句小天孤身一人,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属于乱世孤儿,早已经失去了和自己相关的任何消息。

  路上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顺顺利利,就到了长安城。

  长安古城。

  乃是当今的天下第一城。

  铁树银花,楼房栉次鳞比,物品琳琅满目,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去见殷老爷吧。”

  马车停在了殷府的面前。

  殷温娇走下马车,久久的望着殷府的牌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