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师弟是唐僧 > 第32章 鬼仙阴神
  句小天一直跟在江流儿的身边,冷眼旁观,把众人的表现,都看在眼中,心中暗暗纳罕。

  且不时的对照着自己曾经看过的西游记中的细节。

  发觉其中有着许多耐人寻味的地方。

  尤其是这寻亲爆冤第四难!

  但是没有弄清楚事实之前,句小天并没有说话。

  殷开山、殷老夫人知道了江流儿的身世来历后,并没有了开始的那般热情。

  而是当即发兵一支,前往江州。

  领兵的是殷开山门下的一员宿将,唤作罗天,善使长枪,有着万夫不当之勇,他率领三百铁骑,一千步兵,迅速包围了江州知州衙门。

  “带人上前喊话,让江州知州前来见我!”

  罗天骑在一头蛟马上面,身体挺得笔直,器宇轩昂。

  这蛟马不是普通的凡马,身体内流淌着蛟龙的血脉,浑身带着墨绿的鳞片,仰头之间,喷着白色的水汽,四周隐隐有着云水相随。

  其余的骏马,受到威慑,都远离蛟马,不敢越前一步。

  佛堂前。

  “夫人,事情已经败露,十八年情分已尽,我这就出去伏首受诛。”

  刘洪再次到了佛堂外,声音轻柔。

  他脱下了官府,穿着一身便服。

  “装了十八年陈光蕊,替他治理江州十八年,也是尽心尽力,不负当地百姓。”

  说了这话,刘洪转身就走。

  哇的一声。

  佛堂中传来一个哭泣的声音,嘤嘤嘤的低泣,充满了凄苦。

  “能有一捧眼泪为我送行,这也值了。”

  刘洪听到这个声音,心花怒放,仰头大笑出门去。

  “我就是江州知州,你是什么人,找我何事?”

  罗天坐在蛟马上面,双眸一瞪,手中长枪一指刘洪,“江州知州乃是我家姑爷,当朝钦点的状元郎陈光蕊老爷,你是哪里来的贼子,竟然敢冒充知州,罪大恶极,且待本将把你擒下,好生拷问。”

  一拍蛟马,蛟马四蹄挖地,带着一路尘埃,挟雷霆万钧之势,向着刘洪直冲了过来。

  来势汹汹,横冲直撞,若是撞到人身上,当场就能够把人撞得稀巴烂。

  “哼,我会怕你!

  你不过是殷开山老匹夫门下的一条狗,今天我就斩了你,让你主人难受一辈子。”

  刘洪手掌一撮,双手的掌心冒出一片白光,白光中,一根铁棒浮现。

  举起铁棒,朝着飞奔而来的蛟马,罗天,当头砸去。

  势大力猛!

  铁棒带起破空的音爆巨响,如同雷鸣滚滚。

  罗天脸色巨变。

  一拍蛟马,蛟马通灵,步子一错,避开刘洪的当头一棒,绕到一边,张口朝着刘洪喷出一道水流。

  水流凶猛,犹如白线横击而来。

  与此同时,罗天手中浮现一柄长枪,长枪点出万点枪花,如同蛟龙出水,猛虎下山,势不可挡,横扫八方,朝着刘洪的心窝一枪捅了下来。

  刘洪见到蛟马口吐水流,快如一条白线,慌忙用手掌中的铁棒去挡。

  水线直击铁棒,只听一声脆响,铁棒中间位置被击穿,出现一个细微的小孔。

  而与此同时,罗天的长枪已经到了刘洪的胸口,刘洪根本避不开。

  轰隆!

  长枪直刺进刘洪的胸口,刘洪胸口处,浮现一朵莲花,莲花上面光芒一闪,托住了长枪。

  罗天把自身的法力注入长枪中,使得长枪精芒如电,光耀四周,威力顿增数倍。

  莲花破碎,化作流光散开。

  “铁棒、莲花,都是不错的灵器,这个刘洪绝对是个有来历的人,普通的散修,想要在他这个年龄,获得这样的灵器,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成为修行者之后,句小天早已就明白,天下四大部洲,都已经被各种势力所霸占,许多修行资源,更是掌握在各种大势力的手中。

  想要获取修行资源,难如登天。

  尤其是对散修而言,想要获取这些资源,都需要付出不菲代价。

  唯有各种势力,占据矿脉,仙草,灵花、法诀、炼宝强者等等,才能够炼制出来种种法器、灵器、仙器等等。

  莲花一碎,罗天手中的长枪如龙,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抵挡,直接把刘洪的胸口穿了个前后透亮。

  “死了也好!”

  刘洪嘴唇一动,声音低不可闻。

  枪气一搅动,五脏破裂,生机断绝,刘洪仰天倒在地上。

  江流儿一看,心中的怨气,便消失了许多。

  “多谢将军为我报仇雪恨!

  待我割下此人的首级,到江边祭祀我的父亲,还请将军恩准。”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江流儿已经知道,在来江州上任的路上,自己的父亲陈光蕊,已经被杀死沉江。

  “小公子,尽管去做。”

  罗天知道江流儿的身份,自然会大开方便之门。

  “多谢将军!”

  江流儿取了一把长刀,就要举步上前。

  “不可!”

  句小天一把拉住了江流儿,“这件事,别人可以去做,唯独你不可以。

  有些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你要三思而后行。”

  一路上,句小天身为局外人,早已经感觉事情有着太多的不对劲。

  处处透着诡异。

  “不如先留着他的尸首,等把事情搞清楚之后,再割掉他的首级前往江边祭祀你的父亲,而且你父亲是大唐状元,气运昌隆,福泽延绵,怎会是个短命的人,或许并没有死去。”

  陈光蕊并没有死。

  熟读西游记的句小天,对这一点很确定。

  “师兄?”

  江流儿看向了句小天,眸子里尽是不解,但是出于对句小天的信任。

  江流儿停了下来。

  “一切听师兄的,就让这狗贼,暂时留个全尸。”

  想到某种可能,句小天心中悠悠一叹。

  若是真相,真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只怕江流儿接受不了这个真相。

  “咦?”

  句小天感应到在刘洪的身上飘起一阵阴风,阴风漫卷,裹着一道神魂向着远处飞去。

  “人若是没有成仙之前,都名注生死簿,一旦身死,生死簿就有感应,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就会前来勾魂。

  这刘洪,果然非凡,自己肉身死亡之时,神魂念头居然可以白日出窍,这已经是鬼仙阴神一流的修为了。”

  对于刘洪的来历,句小天越发的感兴趣,可是他没有任何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