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师弟是唐僧 > 第31章 真的是冤孽啊
  作为宰相门前的门子,最重要的就是察言观色,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要是不小心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很有可能当场就会被乱棍打死。

  “两位稍等,我这就进去禀告老爷。”

  另外一个门子不敢怠慢,心中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

  迈开步子,犹如流星赶月,飞奔向殷开山的书房。

  殷开山平时下朝之后,若是没有事情的话,最是喜欢在书房中读书习字,享受一份清静。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此刻。

  殷开山也在书房中。

  他穿着一件便服,头发已经花白,脸庞红润,身材孔武,双眸炯炯有神,此时他正坐在胡凳上面看着一本书籍。

  左手拿着书籍,右手轻轻捻着书页,看到书籍中的好句子时候,都不时的点头,脸上荡漾着笑意。

  砰!

  书房的门被撞开。

  门子慌忙跑进去,气喘吁吁。

  一阵清风也随之从门外卷了进来,书页随风而动,发出刷刷刷的声音。

  “要是没有重要的事情,你自己去领家法!”

  殷开山的眸子深处浮现一缕怒色。

  门子一听家法二个字,浑身都颤抖,作为宰相门庭,家中的规矩非常的森严,一旦违反了家规,受到家法处置,纵使不死,也会丢掉半条命。

  这且不说,受过家法处置的人,在宰相门庭中几乎是再也没有任何的前途可言。

  想到这里,门子的双股战战,可是想到门前二人所提及的江州二字,心中的恐惧便被压了下来。

  身为宰相家奴,他知道一些宰相家里的事情。

  宰相的掌上明珠自随状元爷前往江州之后,一别十八年,一封家书也无,早已经让宰相心伤神黯。

  此时,若是得了掌上明珠的消息,定然会在兴奋之余,给予自己一些奖赏的。

  就算是没有奖赏,留个好的深刻印象,将来有了好事,也会忆及自己今日之功,给自己一个不错的前途。

  听了老爷的话音,便已经知道老爷心中动怒,自然不敢磨叽,当即开口。

  “老爷,门外来了两个年轻公子自称来自江州,要见老爷,其中一个公子,眉眼间和小姐有着几分相似。”

  “什么?”

  殷开山一下子站了起来,手中的书籍掉在地上都顾不得了。

  “快带我去看看。”

  步子一踏,如风一般冲出书房。

  门子不敢怠慢,小跑着跟了上来,却仍是追不上殷开山的脚步。

  此时的殷开山完全不像个年过花甲的老人,步步生风。

  “谁是从江州来的?”

  老人的声音洪亮如钟声,到了门前,眸光便朝着句小天、江流儿望了过去,看了一眼句小天,随后便转向了江流儿。

  “像!真的是太像了!”

  “鼻子、眼睛都像你母亲!”

  老人一步到了江流儿的身边,紧紧的抓住了江流儿的手,“你叫什么名字,你的母亲这些年过的怎样,怎么十八年来,一封家书都没有来过?”

  许多问题,如同连珠炮,一股脑儿说了出来。

  江流儿看着眼前的老人,心中明白,老人应该就是自己的外公。

  但仍是要确定一下,以免闹了笑话。

  “你是?”

  老人一拍江流儿的肩膀,“你不认识我也是正常,咱们是第一次相见,我是你的外公,你是我的外甥,不说别的,就说这模样,都不会错的。”

  “见过外公。”

  江流儿忙给殷开山行礼,还没有拜下去,便被殷开山拉了起来。

  “咱们一家人,哪里有这么多礼,赶紧请来,告诉外公,你叫什么名字,这些年过得好不好?”

  此时的殷开山完全没有一个宰相应有的沉稳,反而显得有些急躁。

  “外公,这一次我来这里,是向外公求救来了。”

  殷开山眸子一瞪,寒光闪过。

  “什么事情,咱们到屋里去说。”

  然后看向句小天,“这位小朋友是你什么人?”

  江流儿道,“外公,这是我的师兄,我是师兄自小带大的,师兄待我极好,是我的亲人。”

  师兄自小带大!

  这一句话,透露出来好大的信息量。

  殷开山心思转动之间,已经脸色阴沉如水,“既然是我外孙的朋友,就是我殷府的朋友,快随我一起进来。”

  句小天给殷开山行礼道,“句小天见过宰相大人。”

  “早已说过,一家人,不用这么多礼。”

  句小天客气的笑了一下。

  江流儿和他是一家人,有没有什么礼,殷开山是不在乎。

  可是自己和殷开山并没有任何的血脉关系,若是失礼,殷开山心中纵使不说什么,也会认为自己不懂事。

  一群人,到了书房中。

  早有殷老夫人听说自己的外孙到了,招呼着一群莺莺燕燕,紧随其后到了殷开山的书房中。

  “我的好外孙,快到外婆这里来,让我好好看看。”

  老夫人发丝雪白,血脉感应之下,一眼就看向了江流儿,江流儿剃着光头,特别耀眼。

  “见过外婆。”

  江流儿过去,跪在老夫人的身边,老夫人一把抱住江流儿的头,失声痛哭了起来。

  “我的好外孙,十八年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啊。”

  左右劝解了老夫人,江流儿把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后,又母亲殷温娇写的书信递给了外公殷开山。

  殷开山看完之后,眸子里的光芒,陡然散发出来,勃然大怒,一身杀意流转,丝毫没有遮掩。

  “欺辱我的女儿,真真该千刀万剐,我即刻发兵前往江州,斩杀贼人,救你母亲出火坑。”

  殷老夫人看了,问道,“怎么回事?”

  殷开山把手中的书信递给夫人,“夫人,你自己看吧,真是有辱家门,气煞我了。”

  殷老夫人看过书信中的内容,抬头看向江流儿,也少了一份热情,“你可知道,那杀害了你父亲,又冒充你父亲赶往江州府任知州的贼人的名字是谁?”

  江流儿咬牙切齿,“那贼人,纵使化作了灰,我也不会忘记。

  他姓刘,单名一个洪字。

  刘洪,就是我的杀父仇人,不共戴天!”

  听了江流儿的话,殷老夫人、殷开山的眸光都有些诡异的看了江流儿一眼,但是都默默的不出声。

  “刘洪!”

  殷老夫人喃喃的自言自语,“真的是冤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