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师弟是唐僧 > 第30章 重回长安城
  两人隐去身形,快步踏出知州衙门。

  到了门外。

  句小天二话不说,直接祭出木鱼,木鱼迎风变大,金光万丈,瑞气千条。

  扯住江流儿,纵身一跃,跳到木鱼身上,灌入法力。

  木鱼如同离弦之箭,嗖的一下,破空而去,速度快到了极致,在天际间只留下一道光晕淡开。

  “好快的速度。

  想不到,他已然成了修行中人。”

  句小天刚刚离开,刘洪出现在知州衙门的门前,他的身上,有着淡淡的光芒,在这光芒的笼罩之下,附近的人,都看不到他的样子。

  “这样也好。”

  刘洪步子一踏,回转衙门,若无其事的批阅地方的事情。

  佛堂中。

  殷温娇一脸悲苦,柔肠寸断,泪水如雨而下,打湿了衣裳。

  “从我写下血书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的。

  愿所有罪孽尽归我身,庇护我儿无忧无虑到王侯。”

  天空上。

  罡风激烈,气流乱滚,更有着雷光不时的划过。

  句小天驾驭木鱼,到了极高的天空。

  这个地方非常的危险,但是为了摆脱可能来自江州府的危险,句小天也不得不如此。

  木鱼乃是佛门灵器,虽然称不上仙器,可是也是属于灵器中的极品,此时全力爆发出来,速度如同雷霆横空,又如同流星划过。

  江流儿感受到了句小天身上传来的这种紧张,并没有开口说话。

  直到离开了江州数千里的地方之后,句小天才小心的观察了身后,确定没有人追来,才放慢了木鱼的速度。

  可是这一路狂奔,让他的法力消耗极大。

  脸色都有些苍白。

  运转心法,不断的从天地间吸收着天地元气,炼化入体。

  滚滚元气进入丹田中开辟出来的一片灵海,灵海深幽不可测,广大亦无边,元气进入丹田后,直接落在灵海中。

  灵海中的‘海水’便是法力。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炼精化气。

  气多而聚成灵海,灵海存于丹田中。

  灵海越是广大无边,能够存储的法力也就越多。

  唯有把灵海填满,彩虹横空,生出金莲,才能够进入新的境界。

  十八年来。

  句小天一直在不断地开辟灵海,使得灵海越来越大。

  灵海大,法力多,根基就雄浑。

  “师兄,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流儿这个时候,才有机会开口询问发生的事情。

  句小天脸色有些不太好。

  “是我大意了,没有想到,这位杀害了你父亲的‘水贼’不是个普通人,我看他境界深不可测。

  刚刚他进入佛堂,估计是已经发觉了咱们的存在。

  为了防止他出手害了咱们,我也只有赶紧带着你逃离江州。

  他是江州知州,执掌一州,责任重大,是绝不可以在没有皇令的前提下离开江州的。

  这也是咱们的一线生机。

  对付这个人,有着不小的危险。”

  江流儿也是有些意外,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此厉害的人物杀了自己的父亲,怪不得母亲不让自己轻易动手。

  “罢了,还是按照母亲说的,前往长安,寻找外公殷开山,发兵前来江州,铲除水贼,报此大仇。”

  宫门之中好修行,人族传承久远,底蕴深厚,作为人族皇朝的大唐,乃是东土大国,人族正宗,傲立于四大部洲中的南瞻部洲。

  若是人族知州被人暗害,皇庭震怒之下,纵使天仙神人,顷刻也成齑粉。

  “师兄,刚刚在佛堂中,母亲有所交代,说起来这贼人武功高强,怕我们不是对手,特写了家书一封,让我把这家书交给我的外公。

  我外公乃是当即大唐总管一路大权的宰相殷开山,找到了外公之后,说明此事,外公只需要发出一支兵马,就能让贼人伏诛。

  咱们也不回金山寺了,直接前往长安城,去寻找我的外公殷开山,你看怎样?”

  句小天点了点头,“也好,有了皇庭大军相助,量那贼人也是插翅难逃,而且我们的安全也会有所保障。”

  “咱们这就下长安,事情不可耽搁,以免夜长梦多,迟则生变。”

  对于长安城,他们还是非常的熟悉,数年前,句小天曾经带着江流儿前往长安,并在长安最为繁华的青楼潇湘苑中一口气做出十首青楼诗,获得白银八万多两,名动天下。

  可惜的是。

  世人至今不知道青楼曲的作者到底是谁,都是以无名氏称呼或者是以因钱而定斗篷公子称呼。

  据说,当初这位公子口出大言,只要钱给够,至于诗句,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果然是包揽前十,尽获所有白银八万多两后,深藏身与名,潇洒而去。

  无名公子或者说是因钱而定斗篷公子就是句小天。

  如今驾驭木鱼,重回长安,有着故地重游之感,只是如今的长安城,比起来八年前,更是繁华数倍,远胜往昔。

  繁花似锦,烈火烹油,俨然是到了贞观盛世。

  到了长安城门前。

  句小天收了木鱼,带着江流儿,融入百姓中,踏步向着城内而去。

  殷开山乃是当朝宰相,居住的地方,乃是长安城中权贵集聚之地,很容易打听。

  问了几次,便已经知道了殷开山的住所。

  两人踏步而来,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大院落面前停了下来。

  院落极大,占地有着数十亩,大门高高,上面布满铜叶,门口两旁,有着两头威武的石狮子。

  见句小天、江流儿到了门前停下,便有着守门的人上前呵斥。

  “这里是宰相门前,闲杂人等,不可久留,速速离去,不然的话,就拿你入了天牢,好好审问。”

  守门人一共两个,都是穿着普通,但是声音洪亮,充满自信,气场非凡。

  宰相门前七品官。

  他们依仗权势,早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气场。

  很多的普通官员,见到了他们,都要低头哈腰,奉上好处。

  没有好处,有时候,连殷开山的门都进不去。

  当然,在这贞观盛世中,这种贪腐之风,还没有完全的烂到底。

  “这位门子,我等从江州而来,有着要事,要见殷老爷,还请通禀一声,只要说我们是从江州而来,殷老爷一定会见我们的。”

  另外一个门子一惊,“江州?这不是小姐、姑老爷当官的地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