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师弟是唐僧 > 第29章 细思极恐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乃是当初掠走殷温娇的人。

  刘洪!

  刘洪身材魁梧,脸如国字,一对眸子里晶芒如刀,每看到一个人,那人都会低头避开刘洪的眸光。

  他的下巴处,留着一小撮胡子,更显成熟男人的味道。

  一步走来,气场全开,如同龙行虎步,气势逼人。

  四周的人,噤若寒蝉。

  “这个人的武艺不凡,是个江湖好手。”

  句小天隐身在一旁,看着走来的中年人,暗暗的揣摩着此人的实力。

  佛堂中。

  江流儿、殷温娇母子相见,热泪盈眶,激动到了不能自已的地步,刚要互诉衷肠,便听到了一个带着颤音的男子的声音。

  男子的言语虽然霸道,不容反驳,可是霸道言语中的那种颤音,却是瞒不过句小天和江流儿。

  这声音中,似乎也带着一丝丝的激动和忐忑。

  “母亲,外面的人,可是杀死父亲的贼人,我这就手刃了贼人,为父亲报仇。”

  听到外面的声音,江流儿刷的一下站了起来。

  “孩子,贼人武功高强,手段凶残,你在金山寺中可曾修行妙法,可是他的对手?你先躲起来,等他走后,我再告诉你如何灭了此贼。”

  殷温娇听到外面男子的声音,并没有显得过于紧张。

  江流儿双拳紧握,手臂上青筋暴跳,“母亲,我的师兄随我来了,他佛法精深,有着降妖除魔的本领,一定可以斩了此贼。”

  仇人相逢,分外眼红,江流儿热血上头,就要动手。

  殷温娇喝道,“孩儿,这是你的杀父仇人,难道你要借助外人的手来替父报仇吗?咱们自己的血海深仇,就要用自己人来报,你的外公是当朝总管宰相殷开山,想要灭了这贼人,只需要你外公发兵一支,就能够手到擒来,何须借助外人的手。

  他就要进来了,你赶紧躲在菩萨后面,没有我的吩咐,你不要出来。”

  江流儿转头狠狠的望了佛堂外一眼,转身躲在了菩萨金身的后面,取出隐身符,隐去了自己的身形。

  恰此时。

  一位中年男子踏步走了进来,男子的身边,句小天借助隐身符也是亦步亦趋,随机而动。

  “还好,江流儿躲起来,不然的话,免不得就要当场动手。”

  句小天深吸了一口气。

  这个中年男子可是现在的江州知州,一旦死在自己的手中,自己就要和这人族的皇朝结下巨大的因果。

  人族皇朝底蕴深厚,若是反噬下来,凭着自己的小小修为,瞬息间,就会灰飞烟灭。

  尤其是,他是修行者,可不能随意的杀害普通人,尤其是有着官身的普通人。

  “你来做什么?”

  妇人重新跪在蒲团上面,收拾了自己的情绪,低着头,默默诵经。

  “我来看看你!看你一眼之后,我就离开。”

  中年男子走进佛堂,站在妇人不远处,眸子里尽是深情。

  “不知不觉,已经十八年了,这十八年来,我感觉很幸福,我知道,我自己做的事情,天理难容,终有一天,会死无葬身之地。

  但是为了你,这一切,都值得。”

  妇人默不作声,脸上滚烫,许久,蹦出一个字,“滚!”

  “好,我这就走,今天来这一趟,见一见你,就算是以后死了,也是值了。”

  中年男子的眸光若有若无的朝着江流儿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

  句小天心中一紧。

  默念。

  “大威天龙,世尊地藏,法眼,开!”

  一缕法力在眉心汇聚,法力在眉心化作一颗竖眼。

  乃是法眼!

  从境立称,以能见法,名为法眼。

  轨则名法,又成实云:‘法名自体。’善恶等事,各有自体,故名为法。照法之眼,故名法眼。

  法眼一现,直接看向了这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的体内有着精纯的法力流转。

  法力十分的深厚。

  “这个人,是个修行者!”

  “所谓的水贼刘洪,怕也是阴谋算计,果然西游一行都是劫,任何一个劫数,都不容小视。

  西游记中记载的许多东西,大多都是一笔带过,可是细思极恐。”

  句小天看着中年男子,越发的小心谨慎,不敢轻易流露出来自己的半点气息。

  可是他心中念头转动。

  “怕是此人已经知道我和江流儿过来了,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江流儿刚进佛堂,他就来了。

  世界上根本没有那么巧合的事情,所有的巧合,都是刻意的安排。”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刘洪踏步走出佛堂,向着内院中一间普通的房舍走去。

  句小天心中一动,想着此人若是知道我和江流儿来到了知州衙门的内院中,为什么不把我们逼出来?

  莫非其中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

  “不行,事情出了意外,搞不清楚状况前,就不能继续在这里呆着,一会得赶紧带着师弟离开。”

  句小天当机立断,知道当着江流儿母亲的面,也许这个水贼刘洪不会做什么,但是一旦离开了殷温娇的视线,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出现其他的意外状况。

  句小天不敢赌,也不愿意去赌。

  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安稳。

  唯有稳了,才能安全。

  佛堂中。

  江流儿撤去隐身符,自菩萨金身后面走了出来。

  “孩子,我给你书信一封,你带着前往长安去找你的外公殷开山,告诉他,他的女儿在江州受难,让他发兵前来剿灭水贼,救我出火海。”

  当即殷温娇开始写了一封家书,这是十八年来,她的第一封家书。

  一封家书事事休,未语泪先流。

  十八年未曾写家书,也未曾回转长安拜见爷娘,身为女儿,也是大不孝。

  爷娘的音容笑貌,都已经有些模糊不清。

  “去吧,我在这里等你救我。”

  “悄悄地走,不要惊动了贼人,也不要想着动手去杀贼人,贼人武功高强,你们不是对手。”

  江流儿把家书藏好,拜别殷温娇。

  “阿娘,孩儿去了。”

  挂上隐身符,江流儿的身形消失不见。

  到了佛堂外。

  “师兄,刚刚那个人,修为如何,你能对付的了吗?”

  句小天脸色沉着,“这个人的修为,深不可测,很有可能他已经发现了咱们,安全起见,咱们赶紧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