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师弟是唐僧 > 第28章 血脉相连
  千古雄城,美名万载。

  江州城!

  雄浑如巍巍大山,傲立于此,镇守人族。

  句小天、江流儿并没有易容,而是以真身行走进了江州城。

  江州城中非常的繁华,已经透露出来贞观盛世的气象。

  街道上,游人如织,流连忘返。

  两边摆着许多的路边摊,吆喝叫卖的声音不绝于耳。

  句小天星眉剑目,英姿飒爽,气质超然出尘,虽然穿的朴素,可是依然挡不住他的绝世容颜。

  一进城池,便有着许许多多的大姑娘,小媳妇对句小天暗送秋波,不时拿眼偷看;甚至还有着大胆的,直接盯着句小天的脸看。

  句小天忍不住心中暗暗叹息,任何时代,都是一个看脸的时代。

  自己的容颜绝世,注定要给自己带来许多麻烦。

  可是这样的光彩,纵使自己穿的极为朴素,仍是无法遮掩,脚步踏处,光彩照人,令人痴迷。

  其实,他也不想长得这么帅,可是天生帅气难自弃。

  让他很是发愁。

  就算是一脸老实,憨厚的样子也不能够减少他一分帅气。

  江流儿也是眉清目秀,如同画中人走出来般。

  江州城中一下子出现了两个帅气到突破天际的人,即刻吸引了很多人的眸光。

  “以后出门,还是要施展一些遮眼符,不然的话,自己的绝世容颜,总归会太过吸引人l”

  句小天云淡风轻的思量着,这么多年来,他早已经承受了他这个年纪不应该拥有的帅气,自然也锻造出来一颗处事不惊的心。

  两个人并肩而行,都是难得一见的绝世美男。

  对于江州城,句小天已经十分的熟悉,为了这一天,句小天已经准备了很久、很久,对于江州城的一草一木都了然于心。

  唯有了解透彻,做起事情来,才能够防患于未然。

  句小天带着江流儿一边走,一边默默的运转秘法,使得自己和江流儿的形容渐渐地变得模糊。

  从其他人的身边走过,其他人也是毫无察觉,纵使恰巧看到,只要不仔细盯着去看,也会觉得眼花,看不清楚两人的样子。

  江州府衙。

  这是江州城中,权力最大的地方,也是江州知州处理公务、休息、生活的地方。

  江流儿的亲生母亲就住在这里。

  “师弟,这个地方就是江州知州衙门,你的母亲唤作殷温娇,她就在这里生活了十八年。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知州衙门深处,建造了一座小型的佛堂,你母亲平时就呆在佛堂中诵经。

  我这就带你去见她,你准备好了吗?”

  句小天转头看向了身旁的江流儿,江流儿点了点头,“师兄,请带我悄悄进去。”

  句小天从掌中佛国中取出两道隐身符,其中一道递给了唐僧,一道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是隐身符,凭着这道符篆,咱们可以隐身两个时辰,两个时辰之后,隐身符中蕴含着的法力就会溃散,也就没有了隐身的效果。

  隐身符只要带在身上,就能够自动隐身,摘下隐身符,就会显现身形,当然要是碰到修真炼法的人,他们的法力一冲,也可以轻易的撕破隐身符。”

  说了一下隐身符的情况,句小天便带着江流儿进入了知州衙门。

  衙门盖得极为宽敞,形式朴素,但是威严深重,庭院深深深几许。

  许多衙役都在办差,衙门中的各种事情,处理的井然有序。

  经过几次廊腰缦回,到了衙门最深处。

  这里已经是知州大人的内院,有着一道月形门把内外隔开。

  内院中,种植了不少的花草,也有着池塘流水,假山古景,看起来十分的雅致。

  除此之外。

  院子里面种植的最多是一种紫竹,紫竹郁郁葱葱,随风而动,落下满地斑驳的影子。

  紫竹阴影中,盖着一间小小的佛堂。

  佛堂中,供奉着的是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菩萨金身端庄,手持羊脂玉瓶,内插青青杨柳枝。

  金身前是一个香炉,香炉中禅香燃烧,香烟袅袅。

  香炉下,有着一个蒲团,蒲团上面跪着一个姿容绝世的女子,女人长发乌黑浓密,盘在一起,作一个妇人发髻。

  发髻当中,插着一根晶莹碧绿透亮的簪子,簪子仿若中空般,给人一种流光溢彩的梦幻之感。

  句小天、江流儿走进了佛堂前。

  “这佛堂中的女子,便是你的母亲,她是殷温娇,乃是当朝总管宰相殷开山的女儿。

  你一会进去之后,我会在佛堂周围布置下阵法,隔绝内外,你在佛堂中的声音不会传递出去。

  但是外面的声音,你们都可以听得清楚。”

  句小天安排着。

  他早已经探明,在这佛堂的周围,有着三个江湖上的好手暗中守护着佛堂的安全。

  “多谢师兄。”

  对于句小天,他非常的感激。

  要是他自己来这里的话,想要见到殷温娇,不知道要费多少工夫。

  “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句小天闪身到了佛堂的四周,手掌一挥,一张张的符篆落在佛堂的四周,一个简单的隔音阵法布置出来。

  有了这个隔音阵法,纵使在佛堂中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

  江流儿踏步走入佛堂中。

  取下了身上的隐身符,绝美的身影出现在佛堂中,看向了跪在蒲团上默默诵经的女人。

  “母亲,不孝子江流儿前来见你了。”

  对着这个女人,江流儿直接跪了下来,然后一言不发。

  啪嚓!

  女人手中的念珠落在地上,散落一地,一颗颗的珠子四下散开,滚的到处都是。

  身子一颤。

  慢慢的转过头来,看向了跪在自己身后的江流儿。

  “你是?”

  女子的声音中充满了温柔,中正平和,但是看到江流儿的瞬间,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涌上心头。

  “我是你的儿子,十八年前,你把我放在木板上,任由我顺江漂流。

  幸好我被金山寺大师兄句小天所救,在金山寺中,我生活了十八年,每日里都是念佛诵经。

  不久前,师父告诉了我的身世,让师兄陪着我前来江州寻找母亲。”

  江流儿声音呜咽,十八年未曾相见,初次相见,心中激荡万千,泪如雨下。

  “血书可在?”

  女人心情激荡,可是依旧沉稳。

  “在!”

  江流儿取出血书。

  女人接过血书,正是十八年前自己在江水边慌忙中写下来的,此时见到,仿若事情就发生在昨天。

  “你把你的左脚上的鞋脱掉。”

  女人说着,江流儿依言脱下来布鞋,露出脚掌,他的左脚的小脚趾上脚指甲是畸形的,乃是当初被他的母亲所咬掉脚指甲所致。

  “果然是我的孩儿,我儿这十八年来受苦了。”

  女人再也控制不住,一把抱住江流儿,失声痛哭了起来。

  佛堂外。

  “你们都在外面等着,我去见见夫人,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入佛堂中,知道吗?”

  一个中年男子踏步走来,气度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