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师弟是唐僧 > 第27章 骑鱼下江洲
  木鱼受到了迁安法师的佛法温养,成了灵器。

  这灵器也是普通的灵器,离开了金山寺之后,句小天用法力稍微一祭炼,便可以使用。

  “这木鱼,倒是有着不错的用途。”

  祭炼之后,句小天知道了木鱼的用途,把木鱼朝着半空一丢,木鱼发出许多柔和的金光,金光爆绽中木鱼陡然变大,足足有着两米多长半米多宽。

  通体也被渲染的金光闪闪,高端大气上档次。

  “此去江州,路途遥远,咱们就骑着木鱼前往。”

  句小天用手一扯江流儿,飞身到了木鱼上面,双腿夹住木鱼,木鱼上面金光荡漾,挡住天风,法力一催,木鱼形如真鱼一般,在空中游窜了起来,速度极快,如同一道虹光划过长空。

  句小天坐在木鱼上面,朝着下面看去,就见雄山如豆,大河如丝,至于人烟牲畜,尽数消失在眼中,已经小的看不到样子。

  “这还是我平生第一次飞天,这感觉,真是天高云阔,万里如洗,无限天地都好像尽在我眼中一般,特别的爽。”

  句小天骑乘木鱼,逍遥自在。

  飞高壮观天地间,万丈豪情自然而然的自胸襟中散发出来。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格局、眼界、胸襟,一下子就大了不少,仿若人间万物,蝇营狗苟,都已经不值得留恋,只想去做那逍遥天地的世间自在仙。

  “师兄,这也太高了吧。”

  江流儿脸色发青,紧紧的从后面抱住了句小天的腰部,他都不敢低头下望。

  “没事儿,慢慢就习惯了,等将来有一天,咱们可以学会腾云驾雾的秘法,就不需要借助灵器飞天遁地,或许会更爽。”

  句小天纵使性格沉稳,第一次驾驭灵器木鱼飞天的时候,心中的兴奋依旧是有些难以自已。

  金光荡漾,形成一层薄薄的罩子,挡住天风、冷气等等。

  “我们如今也算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了吧。”

  句小天心中默默的想着。

  继续控制着木鱼前行,使得木鱼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一边驾驭木鱼飞天,一边警惕的望着四周。

  只是句小天还没有修行出来自己的神念,只能凭着肉眼去观看四周,四周白云飘飘,一团又一团的白云在蓝天下变幻着各种各样的瑰丽形状,气象万千,蔚然大观。

  “江流儿,好好的看一看,咱们大唐的大好山河,这样的机会可不多见。”

  “师兄,我不敢,这里太高,我害怕,要不然,咱们还是落下云端,从地面上走着去吧。

  我觉得走路时候那种脚踏实地的感觉让人心安,这样飞,我都快要吓死了。”

  句小天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江流儿的紧张,江流儿浑身的肌肉都变得有些僵硬,心脏跳动的速度比起平常快了不少,脸上苍白,几乎没有什么血色。

  “江流儿,深呼吸,放松,全身放松,这个木鱼是件灵器,可以保证你的安全,在上面坐着,不会有任何危险。

  现在是你太紧张了,还没有适应,等消除了这样的紧张,就没事了。”

  句小天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也是第一次飞天,却是没有任何的紧张,有的只是兴奋。

  可是江流儿看起来,明显的是紧张过度。

  “难道说江流儿有恐高症?不能够啊,我记得西游记中,唐僧取经归来的时候,也是一路腾云而来,很是悠然自得,没看出来有什么恐高症?

  应该还是因为紧张的缘故,第一次嘛,有些紧张可以理解,多飞几次,习惯了就好了。”

  听了句小天的话,江流儿按照句小天说的,慢慢的深呼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进入肺脏深处,胸腔中一片冰凉,这冰凉的感觉,让他缓缓的消除了紧张。

  紧紧的抱着句小天腰部的双手,也逐渐的放松。

  不断的深呼吸,让自己的心神,慢慢的恢复到平静的状态。

  句小天更是把自身法力度入了江流儿的身体中,梳理着江流儿浑身的经脉,让他紧张的肌肉得到放松。

  如此这般,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之后,江流儿才慢慢的放松了下来,且试着睁开眼睛向着木鱼下方看去。

  影影绰绰,尽是白云皑皑,世间万物都朦胧一片。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心中觉得一轻。

  “原来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

  江流儿夹紧木鱼,在空气中穿梭,不时的四下张望,茫茫一片,尽是云光。

  “怎么样,现在是不是感觉好了一点,刚刚的时候,是你太紧张了,真正放松下来,其实没有什么。

  飞高壮观天地,这样场面,无数普通人,就算是一辈子也见不到。

  咱们可要好好的欣赏这天地间的奇景。”

  一天的时间内,江流儿连续经历了两次令他心神高度紧张的事情,折腾的他早已经身心俱疲,此时一放松下来,顿时觉得疲惫不堪。

  骑在木鱼上面,神情恍惚间,悄然睡去。

  句小天感应到江流儿的状态之后,放慢了木鱼的速度。

  纵使速度慢了许多,可是飞天的速度,已然极快。

  而且飞天和在陆地上行走相比,也有着一个非常大的优势,只需要一路直行即可,根本不需要拐弯。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

  原本从金山寺到江州的路程并不算近,当中要历经许多雄山、大河,跋山涉水,绕来绕去,凭空的就会多出来许多冤枉的路程。

  此时骑乘木鱼下江洲,一路直行,便节约了许多时间。

  一天后。

  到了江州府。

  在江州府城池不远处,句小天、江流儿落了下来,心中一动,把木鱼收在掌中佛国当中。

  “江流儿,前面就是江州府了,我曾经来过不少次,你的母亲,便在江州府知州府衙中做知州夫人,我这就带你去见见她,好让你们相认。”

  他们落下来的地方,是一条通往江州城的官道旁边,官道的道路平整宽阔,两边种植着不少高大的树木,路上行人络绎不绝,形形色色。

  句小天、江流儿就在官道旁边的树林间落了下来之后,踏步到了官道上面,融入人群中。

  “这里就是江州府吗?”

  望着高大的城墙,江流儿心中一阵忐忑。

  城墙高达数丈,坚不可摧,历经了千百年的风雨,满是沧桑,上面还残留着以往战争年代所造成的箭穿斧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