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师弟是唐僧 > 第23章 十万八千法
  如来是西天大佬,要是他不满意?

  自己作为一个和尚,在佛门中,哪里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发了一通脾气。

  迁安法师难掩心中的不安。

  让道云带着两个人去大雄宝殿如来佛祖金身面前跪着请罪。

  句小天、江流儿一句话都不敢顶撞,老老实实的去了大雄宝殿,跪在了如来佛祖金身面前。

  句小天心中知道,这漫天神佛是存在的,而且神通广大,自己任何的小心思,都不敢在佛祖金身面前乱动。

  抛去一切杂念,跪在那里,暗暗运转秘法修行。

  至于找迁安法师要赔偿的事情,早已经被他丢到爪哇岛去了,提都不敢提。

  自认倒霉。

  一尊大佛,高有丈六,通体鎏金,端坐在莲花宝座上面,神态肃穆,目视前方,仿若遥望大千世界中亿万众生。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佛两旁是菩萨、罗汉、比丘等圣僧的金身塑像。

  香火袅袅。

  句小天、江流儿跪在那里,一人修行,一人念经。

  迁安法师却是回到了自己的禅房中。

  对着禅房中一尊玉质的如来法相,一头跪了下来。

  “罪过,罪过!”、

  不断的对着如来法相行礼,心中慌乱。

  许久。

  迁安法师心中才平静了下来。

  他被句小天吓坏了。

  竟然敢带着江流儿去青楼,这是一个和尚应该做的事情吗?

  “句小天是大功德的人,江流儿也是佛祖安排的取经人,两个人做的一切,应该都在佛祖的掌握之中。

  这一次,他们去青楼,佛祖没有任何的表示,应该不算是什么大的错误。”

  跪在佛祖如来面前,迁安法师不断的反思着。

  “句小天一向沉稳,专心修行,从来不惹事情,就算是这一次去青楼,也是迫不得已。

  江流儿更不用说,他前世为佛弟子,佛心何等坚定,纵使转世,禅性犹存,世间种种,对他而言都是不大的磨砺。

  去了青楼,见到受苦的女子,或许更能让他禅心增加。”

  迁安法师在如来佛祖玉质法相面前跪了一天一夜,自觉想透彻了,这才起身。

  大雄宝殿中。

  江流儿没有任何修为,自身已经坚持不住,身体都在打着摆子,随时都会倒下。

  旁边的句小天看了后,心中不忍,暗暗的度了一缕缕的法力过去,滋养江流儿的身体。

  有了这些法力滋养身体,江流儿勉强可以咬牙坚持,但是饥肠辘辘的感觉,仍是让他倍感难受。

  肠胃中,仿若翻江倒海,更是头昏眼花,几乎晕倒。

  句小天一看情况不对,从怀中掏出一个替身木偶,念动咒语,木偶就地化为一个假身陪着江流儿跪在那里。

  自己的真身,早已经隐去身形,出了大雄宝殿,向着食堂中走去。

  “咦?”

  路上遇到了道宁,道宁眉头微微一皱,眸子里金光闪耀,向着句小天隐身的地方看了一眼。

  继续前行。

  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食堂里面,还有着一笼刚刚包好的豆腐白菜的包子,热气腾腾的,特别好吃。

  等一会有空了,再去吃点,好久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包子了。”

  言语间,道宁身子一晃,已然到了演武场中去练习罗汉拳。

  “师兄的道行不浅,应该是隐约感应到我的存在。”

  句小天看着离去的道宁,心中感觉暖暖的。

  借着隐身术,句小天步子飞快,到了食堂中,果然看到一大笼的热气腾腾的包子,散发着菜香,应该是刚刚蒸好不久。

  取了几个,放在胸口附近的衣衫中,这才转身回到大雄宝殿。

  收了木偶假身,句小天现身出来,取出几个包子。

  “江流儿,赶紧吃几个热气腾腾的包子,老和尚现在正在气头上,不知道让咱们在这里跪多久呢。

  可别饿坏了身子。”

  江流儿看着句小天取出的包子,一双眸子都亮了。

  “多谢师兄,还是师兄有办法。”

  江流儿并不迂腐,当即取出几个包子,吧唧吧唧的一阵子,吞咽下肚子里,那种饱腹的充实感觉,特别的舒服。

  “好了,吃干抹净,然后好好的在这里跪着,等着老和尚气消了。”

  江流儿也吃了几个,默默的修行。

  又是一天一夜过去。

  迁安老和尚的禅房中,老和尚手中不断的捻动着念珠。

  “已经两天两夜了,句小天修行秘法,身体还扛得住,江流儿是个普通人,两天两夜不吃东西,估计撑不住了。

  他还在长身体,可不能饿坏了他。

  我去看看,若是两人真的知道错了,就放过他们,以后再找机会让他们出去历练。

  过上几年,就该把江流儿的身世告诉他了。

  知道了身世,江流儿也应该去江州寻找他的亲生父母,来结束这一难了。

  此难过后,便是他西去取经的时机到了。

  不过,此前还是应该让他尽数掌握小乘佛经中的十万八千法,唯有尽掌十万八千法,他才会明白大乘佛法的好处。”

  心中有了计较。

  迁安和尚出了禅房,向着大雄宝殿中走去。

  大雄宝殿中,句小天感应到了迁安和尚到了,忙低声说着,“师弟,师父到了。”

  江流儿一听,原本闭着眼睛养精神的模样一变,整个人变得十分的憔悴了起来。

  “我感觉,佛子跟着句小天学的有些变坏了,这事儿,要不要向佛祖汇报?”

  护教珈蓝看着江流儿装模作样,心中有些看不下去。

  这样下去。

  取经的佛子,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用!

  这都是劫数!”

  珈蓝之首摇了摇头,他已经得到了佛祖的明确指示,不要、不能、不敢随意插手取经人的事情。

  在他取经之前,只需要保住他的性命、元阳即可。

  其他的,顺其自然,不可强求。

  “你们在这里反思两天两夜,面对着佛祖扣心自问,可知道自己错了?”

  迁安和尚的声音传来。

  随后。

  老和尚穿着灰色的僧衣,迈步站到了江流儿、句小天的身前。

  “师父,我们错了。”

  两人即刻认错,毫不犹豫。

  迁安法师嘴一撇。

  这两个人,自小就是认错麻利,任何事情,只要错了,几乎是当场就认。

  尤其是句小天,一脸沉着,表情认真。

  可是事后,该犯的错一点儿也不少犯。

  不过,比起同龄人而言,句小天绝对也算的上是少年老成。

  “咦?不对啊,江流儿你是个普通人,在这里跪着,饿了两天两夜,中气怎么这么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