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师弟是唐僧 > 第22章 迁安法师也慌了
  句小天、江流儿一下子愣了。

  往昔的时候,迁安法师对两人是非常的疼爱的,从来没有说过一句重话。

  今天这是怎么了?

  “师父,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江流儿在一边试探着问。

  句小天沉默不语。

  他想到了原因。

  “你说我脑子坏掉了?你这个小畜生,简直翻了天。”

  迁安法师被江流儿一句给怼怒了。

  虽然他心中知道江流儿、句小天不凡,一个是九世善人,有着无量功德;一个是天降佛子,注定要成佛作祖的。

  可是这些年来,迁安法师也是把两人当做普通的人来看待,该有的脾气还是有的,该骂的还是骂的。

  尤其是。

  现在两个人出去化缘的时候,偷了降魔杵不说,还偷了自己私藏的五百两银子。

  辛辛苦苦一辈子,才积攒下来这么一点儿家当,一下子就被两个人全部偷偷的拿走了。

  这让迁安法师的心痛到发抽。

  “说,是不是在外面把为师的银子造光了,没钱了,这才回来的,我说过,你们化不了三万两银子是不准回来的。

  道云,把他们两个人赶出去,没有银子,就在外面风餐露宿吧。

  咱们金山寺不养废物。”

  至于降魔杵,迁安法师并没有收过来。

  在他看来,有着降魔杵为他们护身,这也是好事。

  道云听了,眉眼中带着一丝轻笑,“师父,两位师弟外出多日,风尘仆仆,既然回来了,不如先在庙里住下,稍作休整,至于化缘的事情,咱们再想办法。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毕竟,三万两实在是个大数目。”

  迁安法师依旧怒气不解,“哪里有这样的事情,要是让他们回来,是不是也要让其他的僧人回来?

  做事情,本座向来都是一视同仁。

  何况这两个小臭崽子太气人,应该治一治。”

  迁安法师全程黑脸,一生积蓄,尽数被江流儿、句小天带走,让他心火沸腾。

  句小天、江流儿相视一眼,到了迁安法师面前,低头认错,“师父,我们错了,不该偷拿师父的钱,请师父责罚。”

  此刻道宁也走了过来,“有功必赏,有错必罚,你们既然错了,按照规矩,抄写《阿含经》一遍。

  抄写不完,不许吃饭。

  师父,你觉得这样的惩戒如何?要是轻的话,就在多一些惩戒。”

  道宁说完,给句小天、江流儿使了一个眼色。

  两人乖巧,一句都没有反驳。

  直接道,“师父,我们做错了事情,不解释,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迁安法师的心情,这才稍微好了一点点。

  “惩罚肯定是要惩罚的。”

  “但是这个惩罚可以延后,等你们化来三万两白银之后,再回寺中接受惩罚,没有完成任务,谁也不会准回来,这是规矩。

  不要怪师父狠心,无规矩不成方圆。

  师父作为住持,更是要遵守规矩,绝不会带头破坏规矩的。”

  句小天从怀中掏出六万两银票,递了过去。

  “师父,我们都是你的弟子,也绝不会破坏规矩的,这是我和江流儿两人得来的银票,一共是六万两,完成了师父交给的任务。

  所以,才回来的。”

  一叠银票!

  足足六张!

  每一张,都是一万两的大票。

  至于其他的银票,句小天自己留了下来。

  修行是一件非常耗钱的事情,时时刻刻,都要给自己留点底。

  腰里有钱,底气才足。

  迁安法师双眼发光,袖子里的手,都微微的有些颤抖。

  他自己生平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

  “六万两?”

  仔细清点过无误。

  随即心中闪过种种念头。

  “说,这么多的银子,你们是如何在短短的时间内化到的,莫非是你仗着五鬼搬运术之类的旁门左道,以不法手段窃取的白银?

  要是真是如此的话,这样的银子,我金山寺绝不会收的。

  金山寺虽然穷苦了些,但也不使人间造孽钱。”

  句小天摇了摇头,声音非常的稳,“师父,我和师弟江流儿日日受到师父高尚品德的熏陶,虽然不敢说是道德之士,但也是谨守寺中戒律的人。

  绝不会去用旁门左道弄来那些不该有的钱,这对修行者而言,可是极大的业力。

  弟子是不会沾手的。”

  句小天平时做事,小心的过分。

  对这一点,迁安法师还是非常的相信。

  但是迁安法师还是看了句小天一眼,“可是你偷了为师一生的积蓄!”

  句小天有些尴尬,“用师父的钱,也算偷吗?

  师父的钱,不就是留着给弟子用的吗?早用晚用都一样。”

  迁安法师盯视句小天,“不告而取就是偷,偷师父的也是偷,莫非你觉得师父说的不对?”

  这话怎么反驳?

  师父做的,就算是不对也是对的。

  句小天绝对没有任何顶撞自己的师父的意思。

  “师父,我错了!”

  挨打要立正,认错要端正。

  句小天的态度非常好。

  “嗯,那你们的钱是怎么来的,我可不认为靠着正常的手段,能够在短短几天内弄到别人一辈子也弄不来的这么多钱。”

  迁安法师看着低着头,一脸老实巴交,忠厚铁憨形象的句小天。

  句小天是他一手带大,知道句小天一肚子注意,绝不是看起来的老实巴交。

  谁要真的把句小天当成了真老实,非要吃大亏不可。

  句小天把在长安城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你带着江流儿去逛青楼了?”

  迁安法师双眉微微的上挑,语调也不由的提高了起来。

  他只是让句小天借助这一次的机会,带着江流儿去见识下万丈红尘中的种种不易。

  可是这一点没有做到不说。

  还带着江流儿去青楼。

  江流儿可是佛子下凡,天定的取经人。

  这要是被句小天给带歪了,成了花和尚,自己可怎么向西天如来佛祖交代?

  “师父,我们是正正经经的逛青楼的,请你不要多想。”

  句小天硬着头皮解释了一句。

  迁安法师一听,顿时火冒三丈,“逛青楼的,还有正经的,你这是忽悠谁呢?江流儿还小,你怎么可以带他去那种地方?

  那地方,对他有好处吗?耳濡目染之下,要是本性变坏了怎么办,谁负责?”

  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都不应该带着江流儿去逛青楼。

  这一下。

  迁安法师也慌了。

  要是让如来知道自己的弟子转世之后被人带着去逛了青楼,以后自己西去之后见了如来佛祖,能有好果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