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师弟是唐僧 > 第17章 因钱而定的斗篷公子
  ps:新书上传,已经签约,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打赏!!!

  ...美丽分割线...

  “日长深院小榴开,懒斗红妆傍镜台。偏爱双双飞燕语,自开珠箔放归来。”

  公子钟德在众人中间,众星拱月般灿烂夺目。

  他微张妙口,声音洪亮,吐字清楚,一首青楼曲响在众人耳畔。

  “日长深院小榴开,懒斗红妆傍镜台。偏爱双双飞燕语,自开珠箔放归来。”

  一时间,许多读书人,都开始低头暗自品味着这首小诗,但觉趣味横生,字字珠玑。

  二楼上。

  赵灵飞也是细细的品着这一首小诗,越品越是觉得不是滋味,心中柔肠结有千千结,她感觉自己仿若笼中鸟,独我不得出。

  双眸迷离的有些痴了。

  “若是可以自由,谁愿意做一青楼女子呢?”

  她也想离开青楼,自由自在,寻找自己的真爱,平平淡淡过一生。

  可是,她是笼中鸟,金丝雀,没有榨取干净她的价值之前,谁愿意放她离开?

  但是作为名妓,她很快就收拾了自己的心情,俏脸带着迷人的笑容,声音中带着酥人的慵懒味道。

  “真的是难得的好诗,钟公子大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小女子十分佩服。”

  赵灵飞扫了一眼钟德,顾盼生波,媚意流转。

  “但是今天来的都是读书人,每一个人,都有机会,不如大家把自己所想,都写在纸上,我们让长安城中三位有名的老先生来挑出最好的十人,每一个人,都会有着一笔不菲的润笔费,大家意下如何?”

  这事儿,早已经宣传出去,每一个来这里的,不是冲着钱,就是冲着人,要么就是冲着人钱两得的美名而来。

  自然不会拒绝。

  要是直接选了钟德为第一,众人哪里还有什么机会?

  一时间。

  潇湘馆中,笔落如风雨,尽是笔尖摩擦纸张的沙沙沙的声音。

  句小天看了,心中只是一笑。

  三国时期曹孟德之子曹植在曹丕的生死逼迫之下七步成诗,名动天下,被称为才高八斗,冠绝古今。

  而现在的现场中的众人,却是提笔立就,几乎是没有经过任何的思索,似乎是要比才高八斗的曹植都要高出一斗来。

  “什么比试啊,在场的大多人,怕是早已经得了题目,请人写好了诗篇或者是历经数日打磨出来一首诗篇来此地出风头而已。

  自古皆然,黑幕重重,弄不好这第一的名头,也早已经内定完毕,大家都是过来走个过场,做片陪衬红花的绿叶。”

  坐在那里,一边吃东西,一边冷眼旁观。

  对于现在的诗会的里的规矩,句小天还没有弄明白。

  只是听说了第一名可得三万两白银且可以和这位潇湘馆的赵灵飞姑娘彻夜长谈外,其余的二名乃至第十名什么的,是不是也有着一些令人激动的具体奖励尚未可知。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没有好处的事情,句小天自然不会轻易的去做。

  然而在众人提笔疾书的潇湘馆中,句小天、江流儿二人依然不断的吃喝,显然也成为了另外一种风景。

  这一切都已经被台上的赵灵飞、绿衣丫鬟,乃至三位看起来德高望重的老孺看在眼里。

  尤其是赵灵飞银牙暗咬,一对美眸微微的眯了起来。

  “看对联的情况,此人是心中有着锦绣才华的,这个时候,却是这番姿态,到底是几个意思,是看不起我这等青楼出身的女子吗?

  要是看不起的话,你来这里干什么?是为了作践人,还是看我的笑话?”

  心中怒意翻涌,面上不露声色,仍是笑容如花,默不作声。

  待过了一段时间,潇湘馆中的众人,都已经陆陆续续的把自己的大作,纷纷呈交给三位老儒的时候,句小天依旧没有动笔的意思。

  坦然而坐,神态自若。

  “还有没有其他的人没有完成,再给大家一炷香的时间,要是完不成的话,写诗的时间就结束了。”

  其中一位老儒,穿着黑色的唐衫,精神抖擞,面色红润,声音中带着一股温润的感觉,中正而淳厚。

  此时他面上带笑,环顾四周,和蔼可亲。

  “刚刚的时候,我和章老、孙老,已经看过几篇,大家的诗才惊人,非常难得,这一次诗会,说不准可以出现一篇足以传世的篇章。”

  众多的读书人听了,脸上都浮现了喜色,要是真的能够出现足以千秋传颂的诗篇的话,在场的众人,都有可能因此而名留青史。

  能够名留青史,对每一个读书人而言,都是一种梦寐以求的事情。

  “这位读书人,众人都已经动笔,差不多全部写完,为什么到了你这里,却是一点不动,会不会是因为时间不够,我们可以多给你一点时间。”

  心中微微含着怒气的赵灵飞,终于在这近乎最后的关头,眸光看向了句小天,且貌似关怀的开口说话,

  “哦?”

  读书人乃至三位老儒也是随着赵灵飞的眸光看向了坐在偏僻角落里面大吃特吃的句小天、江流儿二人。

  “原来是写出来僧游灵隐寺寺隐灵游僧的斗篷公子,却是有着真性情。”

  一位老儒笑着。

  能够短时间内,写出来这样一副对联的人,其才华造诣必然很高。

  这样的人,在这样的场合中大吃特吃,毫不拘束,可以说的上是真性情;若是没有什么才华,依然如此的话,便是一介狂徒,不足道尔。

  见赵灵飞开口问话,众人也在看向句小天的同时,希望知道句小天不动笔的原因。

  众人望来,句小天并没有半点的慌张,气度斐然,让三位老儒暗自点头,觉得是可造之材。

  须知很多人,都会在众人的注视下显得慌张乃至狼狈。

  小小年纪能够有着这样的心理素质,却是难得。

  “诗篇已经在我心中,但是我有一事不解,所以没有动笔。”

  句小天刻意的改变了自己的声音。

  咬字清楚,传遍全场。

  赵灵飞灵动的双眸微微转动,心中也是有些疑惑不解,觉得句小天是故意挑衅,便轻启朱唇,声音微微提高。

  “哦,不知道公子有什么疑惑的地方,还请提出来,小女子灵飞定然会尽力为公子解惑的。”

  “嗯,倒不是什么特别的问题,我只听说第一名是有着三万两白银的奖励,第二名乃至第十名都是有着不菲的奖励,却是不知道,这数额到底是多少?

  因而犹豫不决,不知道该如何落笔?”

  赵灵飞一顿,有些气急败坏,语带嘲讽,“莫非公子是觉得自己的诗篇能够包揽前十名,视在场的众多的天之骄子为无物吗?”

  说完这句话,赵灵飞心中便暗暗的后悔自己口不择言,这样一说,却是无形中给这位斗篷公子带来不好的影响。

  其他的读书人、乃至老儒,都是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了斗篷遮面的这个人,感觉此人过于狂妄无知了。

  句小天轻轻一笑,“因钱而定,价格给的合适的话,包揽前十又何妨?”

  狂言放出,满堂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