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的师弟是唐僧 > 第11章 此去长安化缘
  Ps:新书上传,求收藏,求推荐票!

  ...美丽分割线...

  句小天看着锦盒、降魔杵,心中高兴。

  “我来看看师父这些年积攒了多少家底?”

  手掌一伸,擒龙控鹤手发动,发出一股吸力,锦盒落在句小天的手中。

  锦盒不大,只有巴掌长,十公分宽,通体呈现暗青色,长方形,中间的位置上挂着一把铜锁。

  “藏得还挺严实。”

  句小天心中一动,手掌迅速的变化为纯金颜色,用力一握锦盒,咔嚓一声,锦盒上面出现许多犹如蛛丝般的裂纹,裂纹蔓延在锦盒的各个部分。

  四分五裂。

  锦盒是木头制品,其碎木块,自句小天的手掌缝隙中洒落下来,唯有一叠银票留存下来。

  三张百两的银票。

  两张五十两的银票,还有几张零零散散的银票,加起来足足五百两。

  “这银票我先收起来,咱们这就离开吧。”

  把银票往怀中一藏,句小天用手拿着降魔杵,带着江流儿当即离开了金山寺。

  他决定此去长安化缘。

  要说现在是大唐,最富裕的地方,自然是大唐的首都长安城。

  要说能够在长安得了机缘,想要化来大量的银子,应该不难,但是长安城的人见多识广,想要忽悠他们出钱,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只能见机行事。

  两人都是第一次出门,和风习习,阳光明媚,望着大好天地,心胸开阔。

  出了金山寺之后。

  句小天两人都是普通打扮,入乡随俗,看不出来任何的异样。

  “师兄,咱们这一次去哪里化缘,替佛祖重修金身,是不是需要大量的银子?”

  江流儿没有离开过金山寺,对于世间事,那是一无所知。

  看到什么都觉得有些好奇。

  绿的树,红的花,流的水,飞的鸟以及大道上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人群,都让他不住的伸头去看。

  一看就是个没有见过任何世面的土包子。

  句小天也不例外,他也是第一次到了金山寺外的大唐地界,史书中对大唐有着太多的记载,盛世大唐,万国来朝。

  纵使千百年后,也有很多人以唐人自居,以唐人为容。

  由此可见的大唐的绝世风采。

  金山寺距离长安城有着五十多里路,差不多一天的工夫,两人就能够赶到长安城。

  不过,两人初次离开金山寺,见识外面的风光,并不着急赶路,反而如同游山玩水般,这儿看看,哪儿瞧瞧,对任何地方的任何东西,都感觉非常的新奇。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眼看夕阳西下,晚霞满天。

  两人才走走停停,才走了二十多里路。

  天色眼看擦黑,夕阳的最后一点余晖也即将消逝,马上就是星光灿烂开始。

  句小天有着修为在身,没有什么感觉。

  江流儿年龄小,这些年来,迁安法师也只是让江流儿诵读佛经,从没有让江流儿修习过佛门秘法。

  一天下来,身体便有些撑不住。

  过了初始离开金山寺的兴奋劲头后,整个人的越发的感觉疲乏。

  “走,天就黑了,晚上走夜路,太不安全,咱们去前面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过夜的地方?”

  句小天背起江流儿,趁着没人,大步迈开,如同蜻蜓点水,脚尖一点地,整个人就奔出去二十多米远。

  很快便见到一处落脚的地方。

  一座破庙。

  句小天带着江流儿到了庙前,这座庙显然已经被遗弃多年,缺少修葺,四面漏风,内里的神案上面尘埃密布。

  供奉着的神像,看起来有些怪异。

  至于是哪位尊神,句小天也没有认出来。

  走入庙里。

  简单清理了一下落脚的地方,然后朝着庙里的神像微微鞠躬。

  “我们二人路径贵地,无处歇脚,就在尊神的庙里暂居一夜,叨扰的地方,还请尊神见谅。”

  对于庙里的这尊神,句小天也是彬彬有礼,没有半点放肆。

  行过礼之后。

  两人在清扫的地方,就地盘膝坐了下来。

  “小师弟,这里是一张素饼,你赶紧吃点,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饿着了。”

  “谢谢师兄。”

  江流儿接过大饼,狼吞虎咽,这一天下来,确实累坏了,饿坏了,玩的时候,还没有觉着什么,这一停下来,就觉的全身酸痛。

  又饿又累,非常的疲倦。

  句小天自己也拿出来一种大饼,这饼却是一张肉饼。

  就算是在金山寺的时候,句小天偶尔的时候,也会在金山寺附近打些鸟雀、鱼虾来吃。

  好不容易重活一世,他可不想亏待了自己的嘴。

  而且他是修行者,消化能力特别的强,很多东西到了他的肚子里很快就会被分解消化。

  对于此事。

  迁安法师、江流儿都知道。

  但是句小天是俗家弟子,并没有规定需要吃斋念佛。

  江流儿是胎里素,自幼在金山寺出家,从来没有开过荤。

  轰隆!

  两人吃饭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一道炸雷,明亮的闪电一闪而过,把刚刚降临下来的夜幕照耀的如同白昼。

  片刻后。

  倾盆大雨落了下来,如同九天之上的银河倒灌人间,雨落天地,连成一片,如同一张巨大的雨幕遮天。

  “好大的雨!”

  句小天微微皱眉,这样的天气,江流儿很容易感冒。

  “小师弟,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附近看看,有没有什么干柴好用来取暖,不然的话,你在这里过一夜,很容易着凉。”

  “嗯,谢谢师兄。”

  句小天站了起来,走入雨里,身体外有着一层薄薄的,肉眼难见的光芒透体而出,光芒贴着句小天的衣衫、鞋底,使得雨水、污泥都无法粘在他身上。

  怕出意外,句小天并没有走远。

  暗中的护教珈蓝看到这情况,当即分出一人,张嘴一吹,一道神风卷过,自远处卷来不少的干柴,落在破庙的四周。

  “呵呵,早就知道江流儿的身边,暗中定然是有着佛门的人守护。”

  句小天感应灵敏,若有若无的朝着护教珈蓝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拾起木柴,转身回到了庙里。

  “他能够看到咱们?”

  护教珈蓝看着离去的句小天,有些不自信的相互看了一眼。

  “难道,这十年中,他的修为已经到了这地步?”

  回到庙里。

  句小天点燃了木柴,熊熊的篝火燃烧,使得微微泛着夜寒的寺庙中很快温暖起来。

  “小郎君,奴家路过此地,碰上了大雨,不知能不能到庙里避一下雨,等雨过天晴,东方日出的时候就离开。”

  一个穿着雪白衣衫的貌美少女站在了庙外的门槛前,含羞带怯的看向了句小天、江流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