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公主有座图书馆 > 第323章 菁英营变保镖团
  孤身一人身处军营的男人身强体壮,李全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人给制服:“你该听的是萧教头的话。”

  “虚伪!”王庆挣脱不开,也震惊这个文弱跟书生般的同僚怎么有这样大的力量。

  但满心里还是想着张巧珍,他对张姑娘没有逾越的感情,但就是看不过萧教头看不清的样子。

  看着王庆软硬不吃的模样,李全在心里骂了一声“傻子”。

  但也不由得警惕起来,这张姑娘没拿捏住萧教头,反倒把这群愣头青一个个迷得找不到东南西北。

  临离开沈宅前,李全下意识看向了萧漠北的方向,对方精准地察觉到了他的视线,面无表情,微微颔首示意。

  王庆一走,士兵们的气势好像降了下来,若不是有王庆这个木楞头在前面顶着,他们也不敢质疑教头的决定。

  等他们偃旗息鼓,萧漠北发话了。

  他冷冰冰地看着张巧珍,说:“我记得你不是一个爱撒谎的人,还是你以为我对你在沈家的作为一概不知?”

  说着,他上前迈了一步,紧逼着张巧珍,满眼都是讽刺。

  “表哥,你在说什么?我不清楚。”张巧珍下意识地后退,眼神飘忽不定,不敢直视萧漠北凌厉的双眼。

  她安慰自己,表哥不可能知道那件事,就连安荣郡主都不知道,怎么会有其他人得知?

  可是萧漠北并未让她如愿,如同重锤落地般说道:“之前在宁和院,你对如悦的马车动了手脚,如果不是如悦并没有在那个时间上去,很可能就出了事故。”

  “做出如此狠毒之事,竟然还敢污蔑如悦虐待你,珍儿,你的眼泪让我觉得虚假。”

  张巧珍的身子抖了起来,士兵们也一片哗然。

  萧漠北说的是真的吗?这件事竟然是张巧珍做的?沈如悦的表情也微微凝滞。

  “你误会我了。”张巧珍剧烈摇头,抓着萧漠北的衣袖,扬头看他,强行挽留。

  “表哥,这是沈如悦跟你说的对不对?她不喜欢我当然要诬陷我啊!表哥,你怎么能不信我呢?”

  她恶狠狠地看向沈如悦,凄惨地控诉道:“你为什么要在表哥面前说我的坏话?你这个坏女人!”

  让张巧珍心惊的是,沈如悦面上的表情表示她显然是不知道此事的,她猛地看向萧漠北,张了张口。

  “你现在知道了?这事儿可不是我发现的。”

  沈如悦耸了耸肩,无所谓道:“我原先都没猜到你身上,今天这也是第一次听说,原来你真对我怨恨到这地步啊?”

  沈如悦挑眉喊道:“我的珍儿妹妹。”

  “不可能,不可能被发现的。”

  张巧珍的全部力气都泄了出去,她无力地跌坐在地上,看上去就如同落汤鸡一般,整个人都肉眼可见地衰败了下来。

  萧漠北冷漠地看了她一会儿,喊了个人来:“迟安,把人送到衙内,这件事,交给官府来解决。”

  迟安完全没想到萧教头竟然是叫他来做这件事,整个人都麻了。

  走向张巧珍的时候,还有些忐忑,要是张姑娘对着他露出失望的表情怎么办?路上,自己该如何劝说张姑娘不要伤心?

  至于萧教头和沈如悦说的那件事,他是不相信的,张姑娘这么好,怎么可能做出这样害人的事儿?

  于是,迟安弯腰的时候,在张姑娘耳边悄声说道:“别怕。”

  张巧珍的眼中闪过一丝欣喜,竟然这样安静了下来,垂着头跟在迟安身后走出了沈宅。

  闹了这一出,沈如悦的心情糟糕极了,跟萧漠北说了声,便打算回房间去休息。

  谁知,萧漠北却拦住了她,拉着她来到了剩下的士兵们面前。

  交代道:“交给你们的第一个任务,每日以两人为单位,暗中保护沈小姐的安全,从翰林院到沈宅的这段距离,你们一定要打起精神来。”

  保护沈小姐?菁英营的士兵们倒吸一口气。

  看来萧教头是真的栽倒在了这个沈小姐身上,王庆和迟安的前车之鉴在这里,他们也不敢公然抵抗。

  “是!”菁英营的士兵们的应答声整齐划一。

  随后,萧漠北便要带着人回城北大营了。

  沈如悦微微皱眉,对他方才的行为感到不解,还有张巧珍的事情想要询问他,便默默地扯住了萧漠北的衣角,咬了咬唇。

  于是,正等着教头发令的士兵们,清晰地看见他们教头的表情瞬间变得柔和,反手握住了沈小姐的手,揉了揉对方的头顶,不知说了什么。

  沈小姐的脸立马红了起来,在教头看过来之前,他们迅速抬头的抬头,看天的看天,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夭寿了!他们的冷血教头竟然还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张姑娘说了那么多话都没能得到一个侧目,这个沈小姐轻轻松松便做到了,想到方才萧教头给他们的任务,他们瞬间肃然起敬,能降住他们教头的人肯定不是凡人。

  沈如悦听到萧漠北的话,瞬间放开了他的衣角,退后几步,整个人的脸都是红彤彤的,让人恨不得掐出一滩水来。

  “你怎么变得这么不正经?”美目中流淌着一片水,水中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一瞥风情流转。

  萧漠北微微愣神片刻,看了看菁英营的那群崽子们,发现没人看向沈如悦,还是挪了挪脚步,用背将那些视线挡的严严实实。

  “你干什么?”面前突然投射下来一片阴影,沈如悦有些蒙。

  萧漠北将她散落在鬓角的发丝撩到了耳后,低头道:“今晚上激得等我,我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

  礼物?沈如悦心中一喜。

  她追问:“是什么礼物?可以先告诉我吗?”

  奈何,她怎么撒娇,萧漠北都不透露任何详情,满眼带笑地看着她着急,好似在享受似的。

  “不说就不说,等到了晚上,看你还能藏住什么事儿!”沈如悦恨恨道,翻了个白眼。

  菁英营走的时候悄无声息,沈宅又恢复了短暂的安宁。

  沈如悦看着萧漠北骑在马上的背影,唇角勾起。